命運探索

命運天定嗎?(175)才高八斗 命運作主

作者:泰源

才高八斗,命運作主。(圖江兆申《萬木連林》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人氣: 18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唐代的崔昭緯和張曙兩人,在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年)秋一同自西川赴京應舉。兩人一起找人看相,預測考試前程。

張曙自恃才名甚噪,人們都說他將來必中狀元,一向瞧不起崔昭緯。崔亦自愧不如,甘居其下。

但是,找到看相先生後,那先生將兩人掃視一番即對張不屑一顧,卻是一個勁地盯著崔看,並說:「郎君將來考個高等十拿九穩。」

張聽罷,露出極為不滿的神色。看相的這才說:「這位郎君亦有科第之份,不過不在近兩年內,要待崔家郎君拜相後方能及第過堂。」

次年春試,張曙果然因家中突然出了喪事,未待終場便提前回鄉去了,而崔則高中榜首(中和二年壬寅科狀元,考官是禮部侍郎夏侯潭)。事後,張得到消息,心中異常不平,遂寫詩諷刺崔道:

「千里江山陪驥尾,五更風水失龍鱗。昨夜浣花溪上雨,綠楊芳草屬何人?」

崔得詩後,大為不滿。後來,兩人在一起夜飲。崔以巨觥勸張,張不勝酒力,再三推辭。崔道:「只管喝吧!將來我做了宰相,一定取郎君做個狀頭。」恰恰點到痛處,張頓時臉色一沉,拂袖而去。從此,兩人的關係甚為緊張。

崔及第後,升遷甚快,三、四年間便官至中書舍人。歷翰林學士,轉兵部侍郎,昭宗大順元年(公元890年)十二月已官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次年正月,張曙方才及第,果然於崔昭緯名下過堂。

資料來源:《記考》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吉神深藏,終身之福175

辛金日主,生十一月大雪、冬至之期,天氣嚴寒,金寒水冷,必喜火調候為先,局中無丙、丁火,不足以言富貴。這是指原命八個字的配合,要想成好命,八個字中必須見有丙丁巳午火,否則只能是平常的命,除非極少數入特殊格局的人。但這並不是說必定要取火為用神,局中有火後,再看辛金日主的強弱而論運程之宜忌。

例如原命身旺,辛金日主有根或有印、劫相助,行財官(木火)運發。原命身弱,則喜土金相助,行比劫、印授(金、土)運發。可見,常說「金水傷官喜見官」,是說喜火作為命中的調候和暖身作之用,並不是說全都以火為用神。

現看此造,八字中不見有明火,看似平常之命。辛金日主有申金為根,雖見申子半合水,但再得戊土、庚金、未土之助,日主不弱。乙木偏財盤根於未,未為燥土可止水驅寒,便得亥子水可生木,偏財亦為有氣。身強財壯,已成一財格,惟缺火溫暖。豈知未燥土中內藏己、丁、乙,一點丁火暗藏,寒谷回春,此丁火官星可用也。

此為吉神深藏,終身之福。書云:吉神宜深藏地支者吉,凶物深藏成養虎之患。此例是矣。

因吉神丁火官星藏於未土中,亥水、子水便不能傷之。假設換未土為巳火、午火,則地支見亥、子水沖剋,衝破用神,反而不吉。

中年後運入南方火運,助起財官(木火),發財至大富。@*#(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漢建立時,公孫述割據益州(今四川盆地、漢中盆地一帶)自立稱帝,號成家,尚白色。此前,他做了一個夢,得了一個讖語,暗示公孫述據地為王的年數。漢建武十二年,也正是公孫述稱帝十二年,漢軍入蜀,滅了公孫述。結果正和那夢中的讖語符應。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中年易遭意外和不測之命。
  • 犍為郡東邊十多里處,在深岩中有一座道觀,道觀中有石函。鄉里中相傳是尹真人所傳:「這個石函中有符咒,萬萬不可開啟它。否則,必有大禍。」到了唐代宗大歷年間,青河有一位崔君,奉命任犍為郡太守。他打開石函那天,到了冥府,三天後又還陽了,但是他的福壽幾乎不存了………附篇 八字實例分析:早運佳,中晚年潦倒破落之造。
  • 《廣德神異錄》記載,唐朝一個孫生能相面相得很準。有一次他同時看到睦州郡守的官僚房琯和崔渙,預知他倆都能做宰相,後來都一一應驗。預測中他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壽限到何時。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一生起伏不定的命造。
  • 參加科舉考試十多次始終落榜的李敏求無家可歸,幾乎不想活下去了。這一天夜裡他在簡陋的旅店了忽然感到自己靈魂離體一般,去到了陰司,見到了當太山府君判官的故舊給他看到了命運簿……後來他的人生經歷完全和陰司命運簿所載一模一樣……。附篇:日本最大的製藥公司,武田藥品工業第六代經營者武田長兵衛的命造八字分析。
  • 李義府被聯名推薦。唐太宗召見了他,並出了一道試題,讓李義府作一首《詠烏》詩。李義府當場寫出一首《詠烏》詩:「日裡揚朝采,琴中伴夜啼。上林多少樹,不借一枝棲。」唐太宗非常賞識他……批算八字,批一個人的富貴貧賤的應驗較多,而批一個人的夭壽,應驗就較少。為何?蓋因人的一念之善,就可以延壽;一事之惡、足以奪算。
  • 神靈說:「石雄這一去,一定會有大官推薦重用,建立戰功,所以能當上河陽和鳳翔節度使,但他的更高願望得不到滿足,因此這件事必須保密,不能讓別人聽見。」李德裕遭貶官來到潮州,有人對他講了石雄應驗神靈的事。李德裕明白一個人的興盛和衰敗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憂鬱的心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