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夾浦鎮紀實:小鎮的「滅頂」之災

1-DESK1-001
浙江省長興縣夾浦鎮上萬人找水吃,否則就要飲用河裡被污染的水。目前已經導致1417人患癌症死亡。(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人氣: 166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再過過,這個鎮子的人就都快死光了。」72歲的顧根林無奈地說。

他的家鄉是浙江省長興縣一個鄰近江蘇的小鎮──夾浦鎮。三四十年前,那裡還山清水秀。孩子們跟著他到河邊釣魚,顧根林和其他鄉親一樣還從河裡挑水回家吃。

只是近些年,家鄉的河水再也不清澈了,有時白白的,像濃濃的豆漿。但那不是豆漿,而是含有有毒化學物苯的織布漿水。他的老伴兒因飲用了這水,得了癌症,治療無效,又加上警察上門的恐嚇,在2012年就去世了;大兒媳婦也得了癌,現在還在化療中。「大兒子天天哭啊!我也沒有辦法。花去一百多萬,跑到上海華山、中山、瑞金醫院看,也沒把我老伴的命救回來。兒媳現在也……」顧根林哽咽了。

夾浦鎮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夾浦鎮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現在還有一個關鍵問題,這些活著的人怎麼辦?他時常想,老伴已經死了,可是還有近萬小孩子和像他一樣的老人飲水怎麼辦?孩子們在學校裡,有人給他們挑水喝?沒有,都是喝有污染的河水。

「那個水不能喝啊,喝了就嘔吐、拉肚子,嚴重的就是得癌症啊。我們村子有28,500人,這3年已經有2430人得癌症,1417人已經死了。我們一個小莊子94人,3年死了8個。河裡的魚也都死光了……哪一天,這個鎮子的人都會要滅絕的!!」顧根林訴說著。

顧根林挨村挨戶找,找衛生所的醫護人員把得癌症的人的名字統計了起來。圖中是部分名單。(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顧根林挨村挨戶找,找衛生所的醫護人員把得癌症的人的名字統計了起來。圖中是部分名單。(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為了得到這些數據,顧根林自己曾到疾控中心要數據,可是他們不給他。於是他到一個村一個村的醫務室,讓那些義務人員從電腦裡調出統計數據,用手寫、並籤上他們的名字,然後蒐集出來的數據。「我一個村一個村地跑,跑了好多地方啊。」

夾浦鎮像豆漿一樣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夾浦鎮像豆漿一樣的河流。(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從去年起,由於在縣鄉一級四處反映污水處理廠排放織布漿水問題得不到任何答覆,顧根林從今年3月10日開始,不得不給浙江省各部委、中共信訪辦等郵寄了20幾封報告及證據(照片及錄像),但是一直沒有得到回應。證據中缺少衛生局的病例報告,只是衛生局不給。

「實在沒有辦法啊,我還寄信給中央了,給習近平了。這幾天剛好巡視組下來了,可是那些污水處理廠還是弄虛作假。那些大型的織布企業在巡視組巡查的這幾天停工,11日巡視組一走,他們就又開始加工了。我們連巡視組的電話都打不進去。」

夾浦鎮的紡織品流出的漿水到處都是。(知情人提供)夾浦鎮的紡織品流出的漿水到處都是。(知情人提供)

2005年開始,夾浦鎮就有民眾反饋有人把含苯的織布漿倒入河中,導致水廠的水質污染嚴重;而後,投資十幾億建新的自來水廠,可是排污的問題始終沒解決,而自來水廠的水也被污染。「每天8萬台機子在運作。家家戶戶給污水處理廠錢,光污水一條,家坊就要給200元/家/月。一共下來,每年他們要得3、4千萬的錢,但是每天卻有30萬噸的漿水不是流入河道,就是在車間、田間、路上流著。夏天,在河邊根本不敢走,都是臭味。污水處理廠是前門進污水,後門排污水,根本不達標。可是這污染的水是要流進太湖的。」

夾浦鎮的紡織品流出的漿水到處都是。(知情人提供)
夾浦鎮的紡織品流出的漿水到處都是。(知情人提供)

顧根林說,這些污水處理廠、大型紡織企業跟當地政府、環保部門勾結:為了能賺到錢,不僅威脅像他一樣敢反映情況、講真話的人;還加大力發展紡織業,鼓勵銀行貸款買紡織機。

「地方政府報復我,把我的水電斷掉。半個月前,環保公司還有一些人,他們還想用車禍把我撞死。鎮長還說我把事情鬧大了……每天都有上千人到山裡找水,連鎮長自己都要找水,還不讓人反映?現在找水的村子,人家也要上班,不能都在家裡等你去取水啊。」

據長興新聞網8月中旬的報導,長興縣夾浦鎮仍在加大力度發展織布葉,聲稱「力創江南布藝小鎮」。

夾浦鎮村民找水吃。(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夾浦鎮村民找水吃。(知情人提供、大紀元合成)

「地方環保部門根本不管,我也想不通啊。污水處理廠被個人承包後,污水處理不達標,都排到河裡了。以前晚上偷偷排,現在白天都敢排。我有照片跟錄像啊。沒辦法,每天幾千人去找水。我就一個大隊、一個大隊的拍照片,已經有500多張照片了。年紀大的人,沒有交通工具的,喝不到水的。只能喝河裡的髒水。這個鎮子要有滅頂之災啊!」

由於每天幾十萬噸的漿水不斷地排放,夾浦鎮的小河裡經常都是白花花一片。「2010年就開始變白了。可是他們不斷在河邊搞建設,但是不關心污水處理。表面上看著都是光鮮的,可實際上人們連水都沒得喝。」

顧根林還舉了一個臨近村子的例子。一個姓肖的單身老人,以前一直養鴨子、鵝等。有一天適逢他回家吃飯,他養的鵝跑到了河邊喝水,不到2小時,鵝全死了。顧根林說,現在是水不能喝、魚沒有了、稻子也不能吃;水、空氣、土壤全都被污染了。

一個月前,顧根林曾經跟他們那邊一個人大代表講這個事情,人大代表一聽忙說:「不要這樣講,沒有這個事的啊。」他曾寫信給縣長、鎮長,他們卻冷漠地說:「我也喝這個水。」

就這樣像白色泡沫一樣的水,也在飯店、賓館使用著。

顧根林寫的報告。(知情人提供)
顧根林寫的報告。(知情人提供)

「我去告環保公司,沒有用啊。老百姓很支持我,當官的怕我。可我也怕他們,因為他們在想辦法弄死我。我的老伴都死了,我也沒什麼可怕的了。只是那些孩子們怎麼辦?喝了這些水,未來怎麼辦?」

顧根林還在回憶幾十年前的「山清水秀」:在田埂上喝著從河裡打來的水,瞅著小魚從腳下溜走,遠望三面環山的下游──太湖,那是夾浦鎮小河流向的地方。#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09-13 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