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看熱血教師與學生的成長奮鬥史

作者:徐桐炘

元介飾演的王政忠一開始也不清楚如何和同學相處,但逐漸摸索出一套方法。(《停泊棧》期刊)

      人氣: 21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原標題:熱血教師與學生的94狂奮鬥史)

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改編自台灣熱血教師王政忠撰寫的同名書籍。他當年投入杏壇,其實是想在大城市成為補教名師;實習時卻被派往南投縣稅收最少的中寮鄉爽文國中教書;之後明明一心想要離開偏鄉,卻自創「翻轉教育」,透過每天「0.01的改變」,期待讓每位指導的學生有機會翻轉人生。尤其是921大地震後,他原有機會走出南投,卻因學生問的一句話而回心轉意,動人故事也被搬上大銀幕,觀眾看電影時絕對會隨著這位老師日漸高漲的滿腔熱血,心臟跟著一起狂跳鼓動。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電影海報。(《停泊棧》期刊)

2008年拿下POWER教師全國首獎;2014年獲教育界最高榮譽師鐸獎;2015年還發起教師研習營,透過夏令營講座課程分享教學經驗,王政忠早在教育界小有名氣。他本人也能言善道,除了出書寫下為人師表的心路歷程,網路上更有為數不少的演說影片,不禁令人疑惑:已有何其多的紀錄式版本創作,還需劇情電影錦上添花嗎?但導演陳大璞用扎實的劇情打破外界疑慮,鏡頭下刻劃出老師和學生一起成長的奮鬥史,毋須誇張的特效和演技就能撼動人心。

回來,才有希望

電影鏡頭相當忠於原著,從飾演王政忠的演員是元介騎著小50機車,沿途看見翹課的學生、再順著蜿蜒山路抵達一所老師和學生都很「自由」的爽文國中,因為學校人手不足,主角剛從學校畢業進入教學領域,立刻被冠上「組長」頭銜,他只能逆來順受,但或許是能者多勞,他也因此將更多事情攬上身,從此結下他和這個校園20年的不解之緣。

看不慣無法靜下心唸書的學生,再加上他個人出身際遇,希望用教育為這群偏鄉的孩子們帶來改變,因此打造「希望工程」──以各種獎勵制度吸引學生專注於課業,學生可透過日常學習成果累積點數,作為競拍獎品的籌碼。許多原本對上課興致缺缺的孩子,開始積極表現。片中又安排一位「大魔王」,原著中也有相似角色,雖善於體育,對唸書卻一竅不通,原認為集點數毫無意義,但因為老師祭出一雙尺寸與他相符的球鞋,也讓他燃起奮鬥的心情,最後在競拍場上,同班同學甚至樂捐點數給他,齊心協力標獲鞋子。

結束一年實習,王政忠心心念念想逃離該校,回到都會區作育英才。不過故事急轉直下,1999年發生921地震,南投身為震央,被搖得支離破碎,他在軍中聽到母親說爽文國中已被震成廢墟,趕緊回去探望,未料卻見到生靈塗炭的景象,校園變成斷垣殘壁,許多學生對他哭喊……。相較於書中只以老師的視角敘事,片中更真實呈現每個學生在地震當下的遭遇,很多人失去親人,也有人為了救出親人而喪命,最後只留下一顆顆殘破的心,學生問:「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是元介和夏于喬帶著國樂社同學一起說服翹課打工的同學返回校園。(《停泊棧》期刊)

場景重現921「慘景」

筆者曾覺得這個片名過於普通,無法吸引一般影迷,但觀影時聽見孩子身心都帶著傷口問出此句時,真會讓人瞬間紅了眼眶。主角投身杏壇20載的故事之所以能翻拍成電影,正是因為他無視自己內心的嚮往,決心留下,陪伴學生度過在空地上臨時搭建教室上課的日子;還能看出他縮短城鄉差距的雄心,在資源匱乏的情形下,仍致力深耕文化教育。電影故事終止在國樂團成為南投代表,上台北比賽。但現實中,王政忠甚至統合在地國小,建立完整鄉土教育,希望孩子們有「更好的選擇」。

電影雖無法將王政忠多年來的貢獻一一列出,他和每個學生之間深厚的情誼更不可能在短短不到兩小時的影片細細呈現,但片中成功點出台灣偏鄉教育問題,不僅是硬體資源不足,環境更為學生帶來不利的影響:許多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父母無暇管教,在地震後更面臨家庭經濟困境,無法將孩子的受教權排在優先順位;孩子儘管有心去學校,卻得為幫忙家境出外工作,也逐漸遠離校園。但王政忠老師循循善誘、不屈不撓幫助孩子復學,透過許多有趣方法吸引孩子學習,又能細心兼顧家長的心情。

雖說沒有過度的特效包裝,但為重現片中重要轉捩點:921地震,後製成本仍高達800萬,劇組還搭設長達80公尺的中寮大街,再現1999年災後慘況,房屋倒塌、原本純樸的小鎮變成一片廢墟,甚至不時聽見尋找親友的呼救聲,連災後搭建的臨時教室也如實呈現,因過於真實,陳大璞表示:「有些居民看見後就哭了!」許多人儘管已從傷痛中走出,看見如今已不願再回想的相似畫面,難免觸景傷情。

為偏鄉弱勢孩子找機會

最為挑戰的莫過於如何讓飾演爽文國中學生的小演員入戲,陳大璞發現:「小朋友可能可以懂同情,但要進展到同理心,真的不容易。」因為他們年紀尚小未經歷過921,劇組只能用紀錄片讓他們了解921震災的來龍去脈,最後成功讓小演員們真情流露,演出和家人、朋友生離死別時的悲傷感,無論是痛哭、暗自垂淚,甚至是默默追憶好友,都讓人鼻酸,再加上劇情的安排,每個角色都在有限的登場時間內表現出立體飽滿的人設,實屬全劇組的功勞。

是元介也為王政忠一角煞費苦心,他表示一看到劇本就非常心動,「我不斷用電話騷擾導演,才獲得這個角色。」之後不但看對方著作、影片,為了解教學理念,更親自前往爽文國中觀摩王政忠的上課方式,就連動作站姿、對話神情和口頭禪都不放過。夏于喬則飾演英文兼任音樂老師,該角色雖是杜撰,卻符合王政忠透過建立國樂社讓孩子接觸更多藝能教育的初衷。導演一開始相中她的國樂背景,卻要求主修揚琴、副修鋼琴的她在劇中拉二胡,她也只能趕緊勤練!

筆者有幸提前參與試映會,當天影廳裡的啜泣聲此起彼落,這部電影不只能喚起台灣人對921大地震的回憶,更多的是對台灣整體教育的期待。也盼望偏鄉弱勢的孩子擁有更多發展空間,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有幸接受王政忠老師的教學,但相信透過他已狂賣10萬本的書籍,以及將在9月教師節上映的電影,絕對會為台灣社會帶來衝擊和影響力。

作者

徐桐炘

資歷未滿一年的電影線超菜鳥記者,自此徹底拋下過去的法律人稱號,開始寫稿人生,總想大笑大哭看電影,但常不自覺關注自己在意的老議題,盼用一支筆打破同溫層創造更多共鳴。@#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66期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珀斯美食 Furusato秘製照燒三文魚。(田珊/大紀元)
    回想起小時候,吃的食物很簡單。偶爾外出用餐,想吃好一點,就選擇排骨飯、雞腿飯、牛肉麵;想便利些,蚵仔麵線、陽春麵也是一餐,記憶中的美味不曾消失。現在品嚐一些極盡講究的食物,似乎也沒比過去更享受和滿足。人類因社會活動越來越複雜,慾望也越來越多,許多行為不再出於單純的基本需求,原來餓了吃飯、渴了喝水、冷了穿衣,只求維生,現在顯然要得更多。
  • 兒時的春天,只要接連幾天大太陽,媽媽總會把家中的棉被都拿到院子裡攤開來曬。當有一家曬起了被子,左鄰右舍的被子也都陸續出籠,彷彿每家的媽媽早已約好要在同一天一起曬被子。
  • 對於竹崎的記憶,開始於一個遺憾的故事:總聽好友提起,他與摯友20多年前熱血青春環島台灣,經歷無數白天、夜晚的促膝長談,幸福於人生知己難覓的滿足,然後學校畢業分開數年,突然被急促的電話召喚,一場意外讓他來不及再與摯友歡敘,只見到加護病房既熟悉又陌生的病患不再甦醒,更來不及道別⋯
  • 前陣子看到一位知名女星出書談教育,他的孩子因錄取美國名校受到關注,加上他本身擁有教育學學位,出面分享教育課題再適合也不過。這類成功典範的報導或書籍很容易引人注意,造成話題,但在我們心生羨慕、想要了解、學習其中的要領前,或許應對成功的定義有更多思考。
  • 愛,不是因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別處理、隔離對待。愛,是讓我的不同能與他人息息相關,能與世界緊緊相扣。
  • 隨行在未可預知的旅程,朋友,是一件奇妙又難得的緣分
  • 若是在不一樣的做法發生當下,幫助孩子看到大家對他的愛,反而可使孩子以更成熟的態度面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
  • 「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 相較於工整、精準的電腦字體,鉛字保有手工的溫潤,往往一個豎筆就有很多粗細變化,每個字都是一幅山水畫。
  • 學習的態度,在各行各業都是一樣的。我們需要隨時觀察自己、觀察周遭,修練和修正自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