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筆記(八)

作者:曾錚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 ,

離道越遠越難往回返

閱讀了大紀元《【中國歷史正述】創世記之六:伏羲氏》這篇,頗多感慨。

在伏羲氏的諸多功德中,第一項便是始創八卦,開創中華易學——這門曾經讓我非常癡迷,最後卻不得不放棄的「學問」。

伏羲先天八卦圖。(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根據朱熹《易經集注》的伏羲八卦次序圖。(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我從大學時期便開始琢磨宇宙中有無終極真理,或稱最後的統一規律。我相信應該是有,於是便從中外哲學名著、佛經、《道德經》中一一去找。那些都找遍了仍未尋獲時,我開始研究《周易》。

當時真是很下功夫的,光各種參考書就花了一千多元吧。似乎也有一些心得與成就,比如有時能很準備的預測事件,包括我自己生小孩時即將遭遇的厄運。

後來厄運真的發生了,我差一點命喪黃泉。這時內心除了充滿對命運之神的驚怖和臣服外,也突然對自己熱衷多年的術數研究產生了深刻的厭倦和懷疑:算得再準,卻不能改變命運的話,算它何用?

從那時起,我便將《周易》束之高閣。

讀到這篇伏羲氏的傳記,才突然明白自己以前研究《周易》的誤區和膚淺。

最本質、最致命的問題是,我那時還完全是一個「唯物主義」的無神論者,我對《周易》的所謂研究,只侷限在「技術」的局面,把它當作一種不同於現代數學的另一個「數」來學習和運用,我根本不懂得易學真正的「理論基礎」何在。

也許,這就像一隻爬到神的腳背上的螞蟻一般,既不知道神的存在,更不知道自己是處於神的腳背。那麼一隻試圖去研究神的腳背到底是什麼的螞蟻,又能「研究」出什麼呢?

看了《創世記之六:伏羲氏》,才更深刻地認識到,伏羲氏生下時便「天賦秉異,具有聖人之德」。他是「負天命降世於人間,傳授給人類文化,帶領人類脫離野蠻狀態,回歸純真善良的本性,與神相通」的。

他所創立的,也不只是易學八卦,還包括漁業、畜牧業、嫁娶禮儀、中央官制、甲歷、音樂、樂器等諸多方面,在是人類的「懵懂時期」,用從天上帶來的智慧和神通,教化人類,並帶領人類在地上開創文化。

僅就易學本身,也絕不是之前我所認爲的簡簡單單的可以「預測」事件和吉凶而已。它是建立在「天人合一」的、與「唯物主義」完全不同的宇宙觀之上的,是對包括人類社會在內的整個宇宙運行規律與理法的理解,是一套龐大、統一、完整的系統。

如果不能從這個層面來看待和理解易學,而完全落入「用」的窠臼,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對易學的褻瀆,也是完全誤入歧途了。

其實何止是易學領域?人不信神,開始只注重物質、只追逐物欲之後,在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走歪了,真的是離道越遠越難往回返。@#

──轉自作者博客

(點閱讀史筆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偏離「道」在人間的體現,一方面是人所具有的先天神通慢慢都失去了,離「善」與「真」的初始越來越遠,越來越不信神、越來越依賴於所謂物質與現代科技,最終更大踏步地走向自我毀滅。
  • 武乙死了,繼位的是他的兒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幾個版本,《史記》叫他太丁,甲骨文裡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數古籍稱他文丁。
  • 《周易》所使用的思維方式、「計算方法」、語言、表達方式、對世界的理解、描述和預測,以及它背後的宇宙觀及更深層次對宇宙、對人類的理解,跟從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完全不是一回事。
  • 武丁的王位傳給了兒子祖庚,祖庚不幾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祖甲繼位,祖甲沒有管好自己,連累父親創下的基業受損,《史記‧殷本紀》中說了原因:「帝甲淫亂,殷複衰。」帝甲的後幾世乏善可陳,除了紀年,其它不見於史。
  • 對於「神話」,我們應該更加嚴肅地對待,因爲它們很可能就是遠古時期留下來的真實歷史。
  • 不管是從人類已知的各種例證,還是從理性思考的角度來看,我想,任何一個擁有開放和理性思維的人,都不會狹隘到認爲人類是茫茫宇宙中唯一擁有高級智慧的生命,也不會認爲人類就一定不會走向毀滅。
  • 我們能否有機會衝破『成、住、壞、滅』的輪迴圏,跳出『滅』的過往宿命而得以與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 文化的根本源頭是天理至道,即神傳。文化,是上天與神的系統安排與教化過程及其成就與展現。
  • 人類萬古不變的濃烈的刻骨鄉愁,其實是「被造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記憶深處」的,「那至高無上的天,才是我們的歸宿。」
  • 伏羲氏除了創立八卦、開創易理學外,還留下了其它許多偉大的文明成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