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專家警告:我們的價值和自由受到中共威脅

楊健在國會演講中宣傳中共的一帶一路,被新西蘭優先黨領袖Winston Peters稱做「這是北京來的」。(視頻截圖)

楊健在國會演講中宣傳中共的一帶一路,被新西蘭優先黨領袖Winston Peters稱做「這是北京來的」。(視頻截圖)

人氣: 34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薇編譯報道)新西蘭宏觀經濟和貨幣政策及金融監管事務專家邁克爾·瑞德戴爾(Michael Reddell)9月14日發表文章分析了楊健的首次國會演說,指出楊健並沒有因為成為新西蘭國會議員而改變其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而是自進入國會以來,一直在推動與北京的緊密聯繫,以及與中國共產黨的國際政策和立場相呼應。

瑞德戴爾在他的經濟學博客「牢騷卡桑德拉」(Croaking Cassandra)上發表的題為「關於公眾人物的標準和楊健」的文章認為,中共在西方民主國家培養人員方面越來越活躍,以助其逐漸實現政治影響力。而國家黨並不在意楊健的背景,只在乎他為該黨籌得的政治捐款,這對新西蘭和所有信仰民主自由的國家構成了威脅。

瑞德戴爾說:人們試圖否定對楊健的質疑,指稱這是「種族主義」,其實是想轉移視線。(中國)是一個一黨專制的霸道國家,實行的是獨裁統治,並殘酷地鎮壓持不同政見者,使數千萬中國人死於謀殺和飢餓。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些人(包括楊健本人)試圖否認《金融時報》和「新聞室」對國家黨議員楊健的質疑,並以「種族主義」之說來混淆視聽,試圖避免真正的議題和真正的問題。

他直率地表示:「我會擔心一個新西蘭國會議員具有其原籍國專制政黨黨員和軍事情報機構的背景。這樣的背景能說明有關個人的價值觀,並且,沒有建議認為楊健的從事軍事情報工作或加入共產黨是出於被迫。相反,他是被認為可靠才被允許做的。」

瑞德戴爾進而分析說:有些人在擺脫了其殘酷的專制國家後,完全放棄了以前對該國的忠誠。他們已經完全明白了原來國家所代表的邪惡,並且這些人常常是敦促西方人認識威脅的領導者。

但是楊健呢?他在國會的首次演講中並未提及他曾參加過中國共產黨,或曾服務於情報機構。儘管令人驚訝,但還不是最壞的。對自由的嚴重挑戰是,楊健把六四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活動和政府的大屠殺形容為只不過是「學生示威」,並說這打擾了他「出國留學的計劃」。

瑞德戴爾指出:楊健很「安全」地對「文革」進行了溫和地批評 , 但他從來沒有提到可怕的大饑荒的邪惡,這是中共政府製造的最嚴重的永久性災難之一。

楊健反覆提到(中共政府)對他的機會和選擇的支持,卻對中國沒有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未作任何置評。相反,卻歌頌中共政府「使數百萬人脫貧」的「成功」,而他竟表示「反思中國實現積極改革和發展的道路,我堅信國家黨的政策符合了新西蘭的最佳利益。」

瑞德戴爾表示:「對一個有著國際關係學術背景,並表達有意願在議會為外交事務做貢獻的人,卻對中共在南海的擴張主義,或在國際上倡導與自由民主相對立的觀點根本沒有表示。然而,中共對我們構成了威脅,對整個東亞國家(和信仰自由的人)構成了威脅。正如《金融時報》指出的那樣,中共對在西方民主國家安插和培養人員方面越來越活躍,並逐漸實現其政治影響力。」而且,自進入議會以來,楊健一直在推動與北京的緊密聯繫,以及與中國共產黨的國際政策和立場相呼應。

瑞德戴爾認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楊健已經放棄了對中共情報機構的積極參與,直至昨天這些並不被人知道。

他說:「誰知道楊健與中共當局的關係是什麼樣的。但正如《金融時報》指出的那樣,中共在西方民主國家培養人員方面越來越活躍,以幫助他們逐漸實現政治影響力。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都有了具體的事實報道(包括情報部門)。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楊健在議會待了六年之後,媒體才發現這個議員的背景 — 人們不得不問為什麼這些事在2011年當國家黨首次把他列入候選人名單時並沒有被揭示。或許在他試圖成為選區議員時應對其有更多的審查?」

他還說:「但更令人擔心的是國家黨對楊先生背景的不在意。他是(我們被告知)國家黨的一個非常有力的籌款家,而政治並不便宜。國家黨的最大捐款者是一個名為內蒙古騎馬業(新西蘭)有限公司的組織。這是一家在新西蘭經營規模很小的,但卻是中國億萬富豪大公司名下的子公司。」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觀經濟、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管事務的專家。他曾經在新西蘭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機構工作30多年。(視頻截圖)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觀經濟、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管事務的專家。他曾經在新西蘭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機構工作30多年。(視頻截圖)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觀經濟、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管事務的專家。他曾經在新西蘭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機構工作30多年。#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