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小紅(2)

作者:陳念萱

《小紅》(遠足文化出版 提供)

      人氣: 2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就在小紅欣喜若狂地整理著辛苦採收回來的脆黃臘梅,小心翼翼地檢視花卉收藏專冊裡記載的工序,窗外雪地裡,蓑衣人瞬間閃現,幾乎沒看清他如何移步,便已到門外。

屋裡的道長似早有準備,早早地候在了門邊,一把將蓑衣人拉進裡屋,不容小紅多問便把房門掩上。小紅只得狐疑地看一眼,繼續埋首在整盆的黃燦燦裡,這一罐罐剛裝好的翠玉黃,遠甚於其它事物引起的好奇。

好不容易收拾完畢,窗臺上已排滿了一片黃的瓶瓶罐罐,道長說這是夏日解暑藥,最受婦道人家歡迎,備著送禮。

「送禮?」

入山以來,小紅從未見道長與誰往來,只有村民送菜送糧食來交換藥材,這些禮送誰呢?婦道人家?

「這是苦玄和尚,我嫌他名字不好聽,叫他臘梅師兄,我們有急事下山,妳自己把門窗關好,不必等我們回來吃飯。」

道長匆忙拉上蓑衣人走了,小紅連這臘梅師伯的眼眉都沒瞧清楚,也沒顧上打聲招呼,兩人早已不見身影。

小紅自言自語地怪道,平時沒見過師父步伐如此迅疾啊?還是自己太專心處理臘梅,眼花了?

也只狐疑了幾秒,忙著收拾善後轉眼便忘,隨便拉上門窗已困乏,晚餐也沒吃,直接爬上床睡了。

正睡眼惺忪間,忽有人影在床前佇立,小紅呢喃著:

「師父回來啦!」

只見人影一把將小紅托起,正欲甩出忘記關上的窗外,又出現一個動作更快的影子將小紅奪下,直接用腳將前面那影子踢出窗外。「碰」的好大聲,似乎正巧摔在大石頭上,聽著很痛的樣子,慘叫慢了半拍,大約是驚嚇得傻了。

待站定,才發現是蓑衣人,小紅還來不及問:

「師父呢!」

蓑衣人已奔出門外,外頭人聲、虎聲、豹聲、狼聲四起,半夜三更地特別駭人,睡意正濃的小紅見門窗已被蓑衣人迅速關上,便放心地倒頭睡下,這一日夜採收醃製幾十罐臘梅,僅有的力氣,連渣都沒剩下,無心發展平時特別旺盛的好奇心,不常見的微細鼾聲也出現了。這一累便打鼾的習慣,還曾被道長取笑過:「年紀小小便打鼾,妳這五臟六腑如何用到老?養肺必須練氣,這麼懶的人怎麼辦?」

「小紅,嚐嚐臘梅師兄給妳做的五花餅,這是見面禮。」

嗽洗完打算動手做早餐的小紅,發現道長與和尚早已坐在玻璃屋窗邊的石頭座上喝茶,彷彿一夜靜好,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難道昨夜是夢?

沒吃晚餐,正餓得慌,對著看不出年紀的和尚點點頭,小紅狼吞虎嚥起來。

茶几上,紅、粉、黃、白、綠五色,煞是好看,梅餅、櫻餅、菊餅、杏餅、綠芍藥餅,酸中帶甜又泛著各種不同的香,小紅閉上眼睛,越吃越慢,想像著,這苦玄和尚的花園長什麼樣啊?

「師父!我們可以去臘梅和尚的園子走走嗎?」

道長與和尚相視大笑,繼續喝茶,小聲地商量著什麼事,似乎不願讓小紅聽見。

「妳吃完了,收拾一下,出來拜師。」

拜師?不是才拜過嗎?又要拜?

「妳見面禮也吃了,這拜師可不能省下。」

啊?小紅差點把漂亮的青瓷小碟給摔在了水槽裡。

「我為何要拜和尚做師父?我可不想學佛啊?我若出家,這寺廟的規矩可守不來,壞了人家的名聲不好,您饒了我吧!」

道長又好氣又好笑:

五花餅好吃嗎?想不想學怎麼做?」

小紅飛奔到窗邊,劈頭跪下,磕了三個響頭:

「臘梅師父在上,請受小徒一拜。我有言在先,別讓我出家啊!」

平時表情不多的道長,今日笑得開了花,臘梅和尚來得好啊!小紅也開始喜歡這五花餅師父了。

「易容、隱身、快走,先選一樣,讓臘梅師兄教妳,總之也都得學,貪多嚼不爛,一樣一樣來,我看妳先學快走吧!我們不在時也能防身,昨夜妳差點便摔個狗吃屎,虧得師兄手腳利落,否則今日便破相了。」

啊?昨夜不是夢?

「昨夜發生什麼事了?」

道長擺擺手:

「山下村子裡的糾紛,也是我們不小心,急著趕回來,被跟蹤了,還是我的威虎機警,把附近山頭放養的猛獸都喚了來。否則,妳早遭殃了。也難為妳睡得這麼死,完全不受影響,真是奇才。」

小紅這才細細地端詳了苦玄和尚,眼眉清秀、皮膚白皙、四肢瘦弱,內衫雪白、外衫淡灰,襯得臉色越加地細緻,一點也不像昨夜身手矯健的蓑衣人,比起道長的高大肅穆,簡直是兩個極端。

「你你你,多大年紀啊?做我師父。」

和尚眉毛挑起:

「做妳師父綽綽有餘,還挑剔,妳這小丫頭,若非看在道長多年的交情,我才懶得收徒弟,不學拉倒,我走了。」

道長笑著,什麼也沒說,看得苦玄來氣:

「徒弟還給你,我不要了。」

想起五花餅,小紅趕緊賠禮:

「誒!我要學五花餅,願意喊你一聲師父,有啥了不得的,臘梅師父好!」

不對啊!師父喊他師兄,來頭不小,卻為何長得如此稚嫩秀氣?

***

孫道長與苦玄等兩位貴客下山,在竹篋重新收拾後的茶室裡,足足聊了三天三夜,一點也沒打算歇歇的意思。

三餐照樣是小紅自己一人在房裡解決,她只好繼續把神仙列傳給看了一遍,偶爾抬頭看窗外,仍能看見道長與和尚兩人,一會兒唇槍舌劍,一會兒撫掌大笑,看樣子,正在興頭上。

山中歲月,沒天沒日,小紅從來不看日子,偶爾竹篋提起,才恍惚知道。不知又過了多少天,竹篋忽然招呼小紅去茶室一起用膳。

桌上擺著全然不同的五色餅,雖仍是紅、白、黃、綠、黑五色,卻換成了玫瑰、牡丹、臘梅、蕪菁、烏梅,滋味越見清晰的酸、甜、苦、辣、鹹,與五花餅的淡雅截然不同,刺激多了。

白粥也不同以往的藥草氣,放了許多根莖類蔬果,濃稠香甜,小紅忍不住嘆息:

「今天的膳食,好正常啊!」

苦玄與道長相視一笑。◇#(節錄完)

——節錄自《小紅》/遠足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小說:小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麵包片還擱在那父親嘴邊。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著自己的熱咖啡騰騰冒煙。街上傳來一陣婦人的哭喊。哭聲,尖叫聲,馬匹嘶鳴。 父親起身開窗,狹小的廚房立即凍結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兩人一問一答,街上一片喧嘩嘈雜蓋過他們的對話。
  • 蘇軾的學生秦觀出身揚州,由於揚州「北據淮,南距海」,所以別號「淮海居士」。秦觀是個很愛歌唱的人,也常常為歌妓寫歌。
  • 會唱歌,真是上帝給人最好的禮物。只要輕輕張開口,如怨、如慕、如訴、如泣的歌聲,流洩著濃濃的情感與心意,就能深深打動人的心。宋朝人尤其愛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愛寫歌、愛唱歌。
  • 有一個尋常的動作,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牙醫的兩隻手通常都不是懸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險工具的那隻手。我們都會尋求一個支撐點,最常用的是無名指,將手指輕抵在牙齒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於四處亂動。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若要介紹臺灣,就必須先從臺北捷運的廣播說起。臺北捷運在廣播站名時會以不同的語言重複四次。以「永春」為例,會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順序廣播,依序是國語(北京話)、臺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若在鄉下搭公車,最後廣播的有時不是英語,而是當地原住民的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