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經濟學家: 國會不應接受前中共黨員

楊健在2012年進入國會的首次演講中把中共的六四鎮壓說為「學生抗議」。(視頻截圖)

楊健在2012年進入國會的首次演講中把中共的六四鎮壓說為「學生抗議」。(視頻截圖)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薇編譯報道)自從上週三新西蘭媒體新聞中心(Newsroom)和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聯合調查,曝光了新西蘭國家黨華裔議員楊健在中國間諜機構工作的經歷後,新西蘭宏觀經濟學家邁克爾·瑞德戴爾(Michael Reddell)連續發表了兩篇博客評論。

他9月16日的博客題目是「就像議會裡有個克格勃間諜一樣」。他表示:獨裁中國對新西蘭自由民主價值的威脅與20世紀70年代的蘇聯相同,甚至更甚。曾是中共黨員,並在中國情報部門工作,甚至故意掩蓋自己的過去,而且從未譴責中共(獨裁)制度的楊健,今天再次想成為新西蘭議會的候選人,是不能接受的。

瑞德戴爾說:「當Newsroom轉載我對國會議員楊健的評論時,他們強調了我把楊健比作七十年代在新西蘭議會任職並推行蘇維埃主張和意見的前克格勃官員的比喻。一位資深右翼評論員認為這個比喻是誇張的,並說現在與20世紀70年代的蘇聯完全不同。」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觀經濟、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管事務的專家。他曾經在新西蘭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機構工作30多年。(視頻截圖)
Michael Reddell是位研究宏觀經濟、貨幣政策以及金融監管事務的專家。他曾經在新西蘭及海外的一些金融機構工作30多年。(視頻截圖)

他說,「我不明白在明亮燈光下的現代中國與上世紀70年代的蘇聯的不同之處。除非是現在的中國獨裁者穿著更好的外套?」

他表示,關於楊健過去對這個政權(和黨的事業)提供的積極服務顯然是值得關注的。除此之外,中共當局對內推行的價值觀以及他們對外採取和提倡的主張,這兩方面對任何尊重自由和民主的人都是不能接受的。基於其所有的罪行,任何像新西蘭這樣已建立並維持了上百年自由的國家也都不應該接受。

「這是一個謀殺示威者的政權 – 即楊健所說的『學生示威』- 監禁不同政見者,禁止信仰自由,封鎖批評獨裁政權的網站,鎮壓異議。幾十年來,他們強迫超生夫婦墮胎。今天,為了監督本國人民,他們在使用監控技術上領先於世界 – 比蘇聯40年前可以使用的任何東西都要領先。」他進一步說,財富被「政治精英」和他們圈子裡的人所掌控而形成骯髒的不平等,只不過是邪惡的另一方面。普拉達手袋和智能手機並不會告訴我們這個政權的(邪惡)本質。

他指出:「就現在來說,中共仍然是北朝鮮的主要保護者。中共通過與西方國家理念相反的一些國際組織提出他們的價值觀和國際治理標準。中共還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擴張主義勢力 – 最明顯的是在南海公然違反國際法行為。中共還是網絡間諜活動的主要角色。中共企圖通過在其它國家安插其(現在或以前)公民的戰略,對許多國家施加影響是有據可查的。」

他強調說:「我認為,中共對我們的嚴重威脅至少與以前的蘇聯一樣,也許更甚於此,因為這個威脅並沒有被認識,而且更加陰險(因為有著)更好的偽裝。而更好的衣服,好的款待,我們自己的部長們 – 也許是主要黨派的 – 都太急切地想要了。

瑞德戴爾表示:「我不是一個喜歡干涉其他國家內政的人,無論它們是大還是小,不管他們有多麼糟糕,但是,如果一個人曾是這樣一個邪惡政權的積極分子,是一個自願加入共產黨的人,來到新西蘭,想成為管理我們國家的一分子,人們應該合理地期望他會(a)承認他是共產黨的成員,並且(b)公開譴責(專制)制度的罪惡。」

但是,令瑞德戴爾驚訝的是,楊健在2011年首次參選時,曾向《新西蘭先驅報》(NZ Herald)吹捧中共政權的獨裁專制,他對該媒體表示:「中共有效的專制政權為長期經濟政策提供了穩定的平台,而國際貿易的激增使人權和信息流動得到改善。」

瑞德戴爾說:「一家中文媒體的人對我說,楊健在其國會首次演講中對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所用的語言,是只有支持中共政府和中共對民主示威殘酷鎮壓的人才會使用的語言。」

他認為,楊健的中共背景的被揭示,「應該是一個重要的正在發展的事件,對前總理凱伊(John Key),對國家黨和內政部長,以及其它政黨的領導人都是一個嚴肅的問題。」

他最後說:「在20世紀70年代,一個前克格勃官員(無論他在該機構具體做了什麼)成為新西蘭國會議員,會被認為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如果那個人嚴重地隱瞞他的過去,卻繼而與蘇聯大使館緊密合作,這個醜聞會更大。一個曾是中共黨員,並在中共情報部門工作,甚至故意掩蓋自己的過去,而且從未譴責中共(獨裁)制度的人,今天再次成為我們議會的候選人,是不能接受的。」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