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軍委展開新巡視 江的「大功臣」需查

人氣: 17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0日訊】據海外媒體報導,中共中央軍委9月15日起派出四大巡視組,對軍委機關、軍兵種部隊和軍事院校等十多個大單位進行「全面肅清郭、徐餘毒」的專項巡視,直到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三天結束。報導稱,此次重點巡視對象是中共軍級以上黨委領導機關和副軍職以上的高級將領們,巡視重點抽查軍委聯合參謀部、軍委政治工作部、軍委後勤保障部和軍委裝備發展部。其目的是「除惡務盡,絕不讓有問題的官員『揹著包袱』參加『十九大』」。

雖說巡視組查的是現役將領,尤其是中共十九大代表,但既然要「肅清郭、徐餘毒」,既然巡視到了軍委後勤保障部,還是不要錯過江澤民的「大功臣」、備受徐才厚誇讚的現海軍醫院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吳孟超,他還是福建醫科大學名譽校長。9月19日,他還剛剛獲得「上海醫學發展終身成就獎」。

而就在9月8日,福州大學與福建醫科大學孟超肝膽醫院共建「福州大學孟超醫學與交叉科學研究中心」框架協議簽約儀式及電影《我是醫生》的福建首映式在福州大學舉行,吳孟超同時被聘為該校「雙聘院士」。在電影《我是醫生》中,講述了吳孟超如何攻克肝癌的「事蹟」,講述了他的「仁心仁術」,講述了他生活簡單,最大的樂趣是手術,每年主刀手術近200台……

根據報導,吳孟超先後完成了國內第一例肝臟外科手術和世界第一例中肝葉腫瘤切除術,創下了切除腫瘤重量最大、肝臟手術年齡最小、術後存活時間最長等多項世界紀錄,開闢了肝癌基礎與臨床研究的新領域,因此被譽為「中國肝臟外科之父」。已經死去的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對其也是備加誇讚。

2012年2月,吳孟超還獲得中共央視頒布的2011感動中國人物獎。官方簡歷上介紹說,那時「他已親手完成了1萬4000多台肝臟腫瘤手術,其中肝癌切除手術9300多例,成功率達到98.5%……90歲高齡依然奮戰在腫瘤手術第一線」。

不過官方不敢介紹的是,吳孟超治療晚期肝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做肝移植來取代被切除的癌變肝臟,他一人就做了1.4萬例,這就存在一個問題:他是從哪裡得到匹配的肝臟呢?作為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並曾在一些醫院的器官移植慶祝大會上發表賀詞的吳孟超,他會不知道供體來源嗎?

同樣,中共媒體不敢披露的是,他是江澤民最為關心的醫生,曾被江四次接見。有知情人2014年向海外《新紀元週刋》透露,江和吳的關係很特別,每次江參加醫學界開會,只要江到會,必定要問一句,上海的吳孟超到了嗎?這其中的潛台詞大家都懂的。據說,2011年,在江瀕死之際,也是吳孟超給其做器官移植手術。

江澤民為何如此關心吳孟超呢?1999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之後,妒忌心極重而又心胸狹窄的江澤民決心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而後快。江為了強迫政治局其他人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找到了時任成都軍區司令員、黨委副書記的廖錫龍,讓其編造法輪功要推翻中共的假情報。與此同時,江還讓曾慶紅、羅干命令在紐約的情報人員謊稱法輪功有海外背景,迫使政治局其他常委在鎮壓問題上選擇了同意。

江開始鎮壓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不屈的精神令其十分恐懼。在遼寧的薄熙來夫婦首創活摘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後,江授意業已升任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的廖錫龍,負責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於是2002年後,中國器官移植迅速發展,到了2006年被曝光前達到了頂峰。海外獨立調查的諸多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是中共活摘器官產業的主要供體。

中國器官移植業如此發達,除了政法委、軍隊、醫院等的積極參與,還有賴於專家學者對於異體器官移植排斥反應的研究,因為器官移植成功的關鍵是對免疫排異反應的控制。吳孟超就是這樣一個領軍人物。在他的帶領下,在軍方的強力支持下,東方肝膽外科研究所解決了異體肝臟移植的排斥反應和治療問題,單就這一個成就,他就是江的「大功臣」,更不用說他給江做了手術。而這使得江提出的活摘器官產業化成為可能,而且利潤豐厚。吳孟超為此得到江和軍委徐才厚的多次嘉獎和獎勵。

儘管中共媒體在宣傳中刻意淡化吳孟超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和作用,但通過蛛絲馬跡我們還是找到了不少證據。如《中華消化》雜誌1999年第四期刊登了吳孟超撰寫的論文《異種肝移植中體液免疫反應作用及機制的研究》;《中華器官移植》雜誌2000年第21卷第2期刊登了他與其他人合作撰寫的《肝移植後急性排斥反應的診斷和治療》……2006年2月,他在北京佑安醫院肝移植中心肝移植百例慶祝大會上發言,除了高度讚揚,還對技術突破寄予厚望。

2006年初,吳孟超、黎介壽、石炳毅等數十位器官移植領域知名專家,先後在昆明、廣州召開了器官移植高峰論壇會,專家一致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要設高門檻。據參加過多起器官移植手術的石炳毅介紹,迄今,全國已實施各種器官移植9萬餘例,僅去年就進行了近萬例腎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如此龐大的數字,供體來自何方?為何語焉不詳?在4000例肝移植手術中,吳孟超參與了多少?

2010年,吳孟超還為同事吳建衛編著的《臨床肝移植》一書作序,而該書非常詳細地介紹了中國的肝移植情況,肝移植病人的選擇、各種不同的手術方式、術前和術後的處理以及免疫抑制劑的應用等。沒有大量的移植案例,這樣的書如何能夠寫就?

2011年5月11日,吳孟超和學生王紅陽做客新浪,接受了採訪。在談到中國的肝臟移植問題時,吳孟超是這樣說的:「肝臟移植我們現在做的數字是全世界最多,質量、效果也不錯,已經趕上國際水平。但是前一階段由於種種原因,受到一定的影響。」

2012年5月25日,在接受騰訊網採訪時,吳孟超表示中國目前器官移植市場還比較亂,需逐步走向正規化,「法院裡面給中間商很多,說不清」,「我們這方面親屬做得還不多,所以肝移植也貴」,「前幾年不是做了很多嘛,這幾年少了,這幾年比較規範」。

從他的話中,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吳孟超是知道中國肝臟移植手術的數字的,知道供體的來源的,也知道是什麼原因「受到影響的」。那是因為2006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曝光後,中共不得不在以死刑犯搪塞的同時,出台政策加以限制應對國際社會的譴責;加之國外一些國家通過法律限制公民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從而使中國的器官移植數下降。顯然,吳孟超不僅是知情者,也應該是參與者。

根據中共官方資料,東方肝膽醫院是中共首批獲准開展人體器官移植(名單)中的醫院。作為醫院的不老翁,按照此前央視披露的數據,到2010年左右,吳孟超就已經做了1萬4000多例肝臟手術,其中肝癌切除手術9300多例,這其中有多少是肝臟移植手術?有多少供體來自法輪功學員?對於這樣的疑問,吳孟超也應該心中有數。

不僅如此,吳孟超還在福建醫科大學開設孟超肝膽醫院,在上海建吳孟超醫學中心,在寧波醫院建上海吳孟超醫學中心分支,等等,而這些醫院都涉及器官移植。哪裡來的那麼多供體?

據2012年5月29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發布的《關於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系統涉 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顯示,在持續十三年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軍隊是迫害的重要一環,軍隊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超常,供體來源奇足,軍醫大學的附屬醫院都開展大量的器官移植。

作為這個迫害重要一環中的吳孟超,雖然大半生以仁心仁術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值得人們稱道,但從其參與活摘器官罪惡那一天起,就徹底將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成為了歷史的罪人。因為醫學界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和《日內瓦宣言》都嚴格規範了醫生的天職,那就是救死扶傷,而救人決不能建立在殺人的基礎之上。更為重要的是,即使在威脅之下,醫生也絕不能做出任何違反人道、戕害生命之事。明知供體來自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吳孟超,卻依舊拿起了手術刀,卻依舊為移植數量的增長喝彩,其醫德究竟在哪裡?他不是江和中共地地道道的幫凶和殺人惡魔,又是什麼?

而如果北京高層、軍委巡視組繼續罔顧吳孟超的所為,那其所造下的罪孽就不僅僅是江澤民集團和吳本人的了。是以查查這個江的「大功臣」,將起到震懾這人神共棄的罪惡的作用。#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9-20 8: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