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優先黨黨魁:中共加強控制新西蘭 須調查

圖為新西蘭優先黨黨魁彼得斯在國會進行質詢。(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圖為新西蘭優先黨黨魁彼得斯在國會進行質詢。(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本週二(9月19日)新西蘭優先黨黨魁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發布媒體公告表示,中共對新西蘭正在加強控制,新西蘭政府必須作出解釋。

彼得斯說,「上星期我們要求對國家黨名單議員楊健進行全面調查,他是中共黨員並與中共情報界有密切聯係。楊(在本週末的大選中)有可能憑在國家黨中的排名再次進入國會、成為名單議員。」

「總理比爾•英格利希(Bill English)針對待這件嚴肅事情輕描淡寫地說,楊博士已經對13年前的(公民身分)申請進行了重審,這是在故意逃避。」

「本週,著名學術教授安-瑪瑞•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說,需要一個特別委員會,來調查中共對(新西蘭)民主的衝擊。」

「她說,澳大利亞正在尋求設立一個反對外國干涉國內事務的法律。除了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英國、日本和歐盟,也對於中共擴張主義和控制政策深感憂慮。」

「五年來,中國已經接管了新西蘭的嬰兒配方乳製品行業,並且已經掌控了我們乳製品行業附加值的後門鑰匙。我們最大的紅肉出口商Silver Fern農場,去年也被中國公司收購。」

「在全國各地,從國家層面到地方政界人士,都在談論中國有興趣資助(新西蘭的)基礎設施建設。」

彼得斯說,「中共正在悄悄地開始主導新西蘭人的生活,並且明確地指出了我們的經濟方向 – 國家黨政府必須對此作出解釋。」

「中共的影響令人擔憂」

上週,彼得斯在達尼丁的競選演講中,就要求對楊健的中共軍方間諜背景展開調查。並直指楊健「為中共工作」。

彼得斯在演講中說,「新西蘭又被暴露在中共的爪牙之下,中共在新西蘭政府中的影響是真實的。這不是機場書架上的間諜驚悚片,這是我們國家的現實。這對我們和我們的盟友來說,都令人擔憂。」

「當國家黨把楊健列入議員名單中時,新西蘭就變得很脆弱。他在中共軍事情報機構的10年工作現在已被揭開,但還沒有完全搞清楚。」

「他試圖平息憤怒,說自己光明磊落。但他的解釋無法洗白他的過去。從最開始,他的履歷有就有10年失蹤,那是他花在中共情報部門的時間,而不是作為英語老師。」

「楊博士是誰?他是國家黨的大籌款者,他是新西蘭與中共密切聯繫的中心因素。他為國家黨這次選舉提供了足夠的中國資金。」

「這不是我們在質疑他的影響,而是他對國家和國家政策的影響。楊博士的手觸及到了我們方方面面外交政策的制定。他進入了有影響力的議會的外交、防禦和貿易特別委員會。」

「這使他在中共軍事情報部門工作10年的背景顯得異常突出。因為我們知道他利用在政府裡的地位推動中共的利益。」

「新華社3月28日的一份報導證實,楊博士和國家黨主席彼得•古德費樓(Peter Goodfellow)『深度參與』組建了一個高水準的中國商業網絡——由中國奶業公司雅士利啟動。這使得新西蘭成為第一個西方發達國家,與中國簽署了一帶一路經濟合作。」

「楊在為中共工作」

彼得斯說,「有更多證據可以證明楊博士為中共工作。7月26日,在國會議事錄上記錄著,他發表了一個關於中國40年重視基礎設施建設的演講。它讀起來就好像是在做廣告——為中國,而不是為新西蘭。我在國會的議事錄中寫道,「這是直接來自北京的消息。」

「楊博士剛剛參加了新西蘭中國建築工業協會年會。他領導了中共的一帶一路小組。在6年的國會工作中,楊博士成功地把自己安插進了新西蘭政府。但他真正代表的是誰呢?國家黨和楊博士都無法證明他曾被中共『驅逐』。」

「中共接管新西蘭的努力是成功的。五年來,他們接管了我們的嬰兒奶粉行業。從在新西蘭的生產到進入中國嬰兒的口中,都被他們控制。他們擁有我們乳製品行業附加值的後門鑰匙。我們最大的紅肉出口商Silver Fern農場,去年也被中國公司收購。」

「全國各地的國家級和地方政府的政治家,都在談論中國要資助新西蘭基礎設施建設。他們開始主宰新西蘭人的生活,明確我們的經濟方向。」

「對楊博士的質疑將引起我們的國際情報聯盟——五眼聯盟——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英國的騷動。澳大利亞已經阻止了中國公司華為進入澳大利亞,但我們的政府卻鼓勵他們進入新西蘭。我們的盟友有理由對我們國家令人震驚的天真感到震驚。」

「國家黨政府必須立即採取行動,進行全面調查。必須有證據來說明楊博士對國家安全不是一個風險。同時,楊博士必須辭職。」

「他可以從回答簡單的問題開始,比如:他與新西蘭的中共當局代表接觸多少?他是否還是中共黨員?他是如何離開中國到澳大利亞,然後再到新西蘭的?」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