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祕檔】林彪被逼外逃(上)

武德山

人氣: 7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2日訊】編者按:1971年發生的林彪「九一三事件」,被稱為中共最大的黑幕謎案。中共一直是從維護政權的角度來修改歷史,如果揭開真相,重評林彪,中共苦心維護的周恩來的正面形象會遭到破壞,而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也會隨之受到更大質疑。據專家調查,林彪案的很多關鍵證據,都被毛澤東、周恩來等人銷毀,還原歷史非常之難。

本文有些未公開的內部檔案,其中流露出的史實,應該能佐證民間的流傳與猜測吧。

毛澤東發起批陳整風,亂中找機會打倒林彪

林彪不肯就範的強硬態度,使毛澤東的計劃不能進行下去。毛能想到的唯一辦法,還是掀起一場大的鬥爭運動,找機會打倒林彪,他決定給江青委以重任。

1970年11月6日,經毛批准,中共中央下發了《關於成立中央組織宣傳組的決定》,中央組織宣傳組設組長一名,由康生擔任,設組員若干名,由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紀登奎、李德生擔任。中央組織宣傳組管轄中央組織部、宣傳部、《人民日報》、《紅旗》雜誌、新華總社、中央廣播事業局、《光明日報》。」康生這個組長是掛名的,紀登奎、李德生各有軍政要職,實際也是掛名。中央組織宣傳大權落在江青手中。這個組織是中央書記處的雛形,是與「軍委辦事組」相對抗的「中央辦事組」。

11月16日,經毛批准,《中央辦事組》起草了《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指示中說:「在黨的九屆二中全會上,陳伯達採取了突然襲擊,煽風點火,製造謠言,欺騙同志的惡劣手段,進行分裂黨的陰謀活動。」[1]「批陳整風」運動由此展開。

1971年2月20日,軍委辦事組對毛批評軍委座談會不批陳的問題寫了檢討報告,毛在報告上批示:「你們幾個同志,在批陳問題上為什麼老是被動?不推一下,就動不起來。這個問題應該好好想一想,採取步驟,變被動為主動。」「為什麼老是認識不足?」「原因何在?應當研究」。 實際上是暗示他們揭發、批判林彪。

1971年3月29日,周恩來根據毛的意見,同黃永勝等軍委辦事組成員前往北戴河,向在那裡的林彪匯報毛有關揭批陳伯達的一系列指示,以及中央準備在最近召開「批陳整風」匯報會等問題。周恩來說:「此行目的,是毛澤東要林彪出來參加一下即將召開的批陳整風匯報會,講幾句話,給他個台階下。」[2]

在同林彪談話中,林彪對毛的批示表示擁護,對黃、李、邱三人的檢討表示「高興」,對吳、葉寫的書面檢討,表示「完全同意」。但林彪對自己的問題始終避而不談,毫無認錯之意,也沒有表示他將出席中央「批陳整風」匯報會。[3]

4月15日至29日,「批陳整風」匯報會在北京召開,中央和各地黨政軍負責人共99人出席,主要批黃、吳、葉、李、邱的問題。會議期間,周恩來曾給19日回京的林彪送去文件和毛的有關指示,並示意林彪到會講話,但林彪表示「堅決不講」,也沒有要出席會議的意思。[4]

毛讓江青為林彪拍攝學習毛選的照片

毛澤東逼迫林彪檢討的目的未達到。林彪多次提出要見毛澤東,當面把事情說清楚。毛自知理虧,像當年對付高崗一樣,就是不見林彪。

林彪對廬山會議以來開展的「批陳整風」,特別是毛對黃永勝等的批評不滿。他要求見毛不成,有意見無處申述,忍耐到了極限,這種情緒甚至在公開場合明顯表露出來。「批陳整風」匯報會結束時,恰逢「五一」節。這天晚上,林彪勉強來到天安門城樓觀看焰火,他一臉沮喪,始終不同毛說話。在城樓上,他坐在毛的側面,幾分鐘後便不辭而別。林彪這一舉動,引起在場目擊者的議論和猜測。

為了穩住林彪,6月9日,毛讓江青為林彪拍了大幅學習毛著的免冠像,登在1971年7、8月合刊的《人民畫報》封面上。作者署名:「峻岑」。毛向林彪暗示:儘管批陳整風搞得激烈,黃、吳、葉、李、邱作了檢討,但到此為此,不會動搖你的接班人地位。同時也向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表明毛林之間親密無間的關係。

林立果起草《武裝起義計劃》

毛澤東和林彪在逐漸決裂過程中,林立果是林彪的主要依靠力量,林彪對林立果寄予厚望。林立果當了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之後,林彪曾對兒子說:「一員猛打猛衝的的大將,充其量只有匹夫之勇,而成不了帥才。真正的帥才應該會組織人、指揮人、利用人。要做到這點,首先是籠絡人。要導之以高爵,養之以厚祿,任之以重權。」

林立果按照林彪的要求,在空軍司令部成立了一個調研小組,自任組長,組員有空軍司令部副參謀長兼辦公室主任王飛、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劉世英、處長劉沛豐、副處長於新野。林立果繼續壯大他的組織,網羅各方人才。他們反對文化大革命、反對暴政、有正義感,願意學習張良在博望坡刺殺秦始皇的壯舉。

1971年3月21日至24日,在上海巨鹿路889號,一幢日式樓房的地下室裡,林立果找了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研究起草了《武裝起義計劃》。這個《571工程紀要》是「9.13事件」後,從空軍學院林立果常住的房間裡被發現的手寫文件。文中指責毛澤東:「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最大的封建暴君。」「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為變相失業,『五七幹校』是變相勞改,中央高層政治是絞肉機。」文中還聲稱:「與他的鬥爭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或者我們把他吃掉,或者他們把我們吃掉。」這個手抄文件,與其說是政變計劃,不如說是一篇聲討毛澤東的政治檄文。(待續)

注釋:

[1]《中共中央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 中發[1970] 62號,毛主席批示:照辦。1970年11月,16日。
[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緬懷毛澤東》(下)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126頁。
[3] 周恩來在北戴河林彪處談話記錄,1971年3月30日至31日。
[4] 訪問吳法憲談話記錄,1993年11月18日到25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25 9: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