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秋佳節謝師恩」系列報導之四

修大法頑疾遁無形 做好人春風化雨潤無聲

昆士蘭大法弟子中秋節感恩李洪志大師

2017年9月部分澳洲法輪功學員在悉尼港旁的皇家植物園合影。(Nick Shen/大紀元)
2017年9月澳洲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悉尼港旁的皇家植物園合影。(Nick Shen/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俞大偉昆州布里斯本報導)「假如哪位醫生治好了我的頑疾、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哪位老師教會我如何做個有智慧的好人,我會尊敬他一輩子;假如哪位聖賢指引我人生迷津,我會崇拜他一輩子。」

法輪功學員、中醫師琳達由衷地表達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感恩之心:「我們的師父就是這樣的良醫、良師和聖賢,他幫助的不是我一個人,而是一億多人。我們的師父高尚而又平實,偉大而又謙和,他就是這樣一位受萬民敬仰愛戴的人。」

中醫師夫婦通過大紀元得法 無病一身輕

中醫師琳達全家移民到布里斯本已經20多年了。「那個時候,新移民的精神糧食也就是每週五出刊的中文報紙。」琳達說。

「自從有了《大紀元時報》,每週拿回家的一疊報紙中,最吸引先生和我的就是大紀元的「人生感悟」專版,「每次讀著讀著心中總是充滿著感動。反復自問:人世間真有這麼好的人嗎?從不同的人、不同的文章、不同的故事中展現出來的是一個共同的特性──是由種種角度表達出作者內心深處同化了『真、善、忍』的高尚品德。」

就這樣一週一次被這種正能量磁效應所吸引,加上各種因緣聚合,琳達和她先生也成了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尤其她先生前半生所累積的影音拍攝、製作經驗,讓他走進了媒體,為了幫助、配合他的工作,從事針灸中醫師的琳達成為兼職小區業餘記者。

中醫師琳達協助她的先生進行節目的拍攝。(本人提供)
中醫師琳達協助她的先生進行節目的拍攝。(本人提供)

一週七天無休止的忙碌,但琳達先生的身體卻從原本一身病的狀態,在幾個月的時間內症狀一個個消失了。

琳達的先生原來是數學家教老師,患有眼疾,在屏幕上編輯一點教材都承受不了。修煉法輪功後,他居然可以日以繼夜地做視頻剪輯,視力還不斷地進步,常常忘記戴眼鏡。他的糖尿病好了,二十多年的消化性潰瘍症狀消失了,體力改善了,可以拿著沉重的攝像機跑前跑後的。

琳達自己當時正值更年期,患有各種更年期的症狀,如潮熱等,也在不知不覺中很快就好了。回顧這十幾年的修煉生涯,琳達對李洪志師父充滿著感恩,她雙手合十說:「恭祝師尊中秋佳節快樂!」

得法煉功 腹中死胎自然排出

早在1996年,安娜的大姐和母親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通過她們,安娜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因為大姐和母親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有較大改善,特別是安娜的媽媽多年的頭疼頑疾不治而癒。

安娜的大姐和母親之前就向安娜推薦過法輪功,但是因為忙於工作,而且安娜身體還不錯,所以並沒有在意去修煉法輪功。但是1998年9月24日發生的一件事使安娜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安娜說:「那天我懷孕三個月了,大姐陪我到醫院做孕檢,醫生說胎兒已經死在腹中,需要做人工流產手術,否則的話,會導致子宮大出血,不能生育,甚至會發生癌變,很危險。我很害怕,聽說人工流產手術很疼,可是不做手術的話,可能後果更加嚴重,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安娜大姐跟她說,「你不如嘗試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你可以試一試。」安娜想大姐說得對,於是她拿起了《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看了起來。越看越覺得好,這本書解答了安娜很多對人生、對宇宙苦苦思考而不得其解的問題,而且講了為什麼要做一個好人,怎樣做一個好人,還講了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人、壞人的標準。

安娜心裡說:「這正是我要的!」於是安娜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安娜觀看美國神韻演出留念。(本人提供)
安娜觀看美國神韻演出留念。(本人提供)

安娜學會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每天看書學法、煉功,同時在生活中用法輪功「真、善、忍」的修煉原則來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時時處處考慮別人,與人為善。每天都是樂呵呵的,遇到煩惱也不生氣了,就像徹底換了個人似的。

神奇的是,安娜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後,沒有吃一片藥,安娜腹中的死胎自然排出,沒有一絲疼痛,排出後身體感覺一身輕,容光煥發。

兩個月後,安娜再次懷孕,後來生育了現在的兒子。兒子非常健壯、活潑可愛。醫生都感覺很神奇,覺得不可思議。

安娜提及法輪功師父,淚水漣漣,她說:「感謝師父的慈悲!如果不修煉大法,我不知道如何走過人生的坎坷,是大法給了我生活的勇氣、信念和力量!衷心感謝師父!」

抵制迫害 惡性葡萄胎不治而癒

法輪功學員安妮在大陸時,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無理迫害的流離失所。2001年1月21日,就是除夕前兩天,她被綁架到派出所,那時她已經懷孕有幾個月,在派出所突然大出血,送去醫院檢查發現沒胎心聲音,再進一步檢查,說是惡性葡萄胎。

醫生說情況很危險,必須馬上手術。如果不手術的話,有三種可能性:一是大出血而死,二是得絨毛癌而死,三是腫瘤惡性增生疼死。

安妮回憶當時的情況說:「我知道惡警沒安好心,他們一直在通緝我,他們想在我手術後,和我丈夫(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一起作為同案判刑。於是我就在大出血的情況下開始絕食、絕水抵制迫害。」

後來警察到看守所騙取了安妮丈夫的簽字,準備強制實施手術。在實施前,他們送安妮到另外一家更加高級的醫院檢查。醫生說,病情惡化了,現在手術已經晚了,一次治不好,要至少三次以上手術,還要做多次化療,住院時間至少一個月以上,治療效果不容樂觀。警察顧慮了,於是他們非法判了安妮監視居住,並把安妮送回家。

安妮在2017年澳洲昆士蘭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本人提供)
安妮在2017年澳洲昆士蘭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本人提供)

回家後身體正常。但是三月底的一天晚上,安妮突然開始大出血。伴隨著大塊的血塊,血流不止。4月3日半夜,安妮突然想上廁所,排出了一大堆絮泡狀的血淋淋的內容物,足足有一大盆。第二天,安妮像啥事沒有一樣,一身輕。

走在外面,街坊鄰居都說:「這丫頭不是惡性葡萄胎、得絨毛癌嗎,怎麼越活越年輕?」他們知道真相後,都嘖嘖稱奇。很多被中共詆毀法輪功的謊言矇蔽的人通過這件事轉變了對大法的看法。

安妮在煉功前脾氣不好,煉功後學會了「忍」,脾氣變溫和了,像換了個人似的。另外做事能夠按照大法「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要求,凡事考慮他人,做到「善」。

得法前安妮曾經在自家小賣部前撿到過一枚金戒指,當時不知道失主。後來得知一位阿姨丟了金戒指,安妮問了阿姨金戒指的特徵,她知道自己撿到的就是那位阿姨的金戒指。當時有些猶豫要不要還給失主,但是周圍的朋友勸她不要歸還,說「反正不是偷的,是撿到的。」於是,安妮把金戒指留了下來。

得法修煉後,安妮用大法法理對照自己,覺得自己做得不對。但是撿到的金戒指已經和她自己的金項鏈一起重新鍛造,被她送給別人了。於是安妮在一個信封裡塞上了比金戒指等值的錢還要多的錢,並附上了一封信,說自己之所以歸還,是修大法後才這樣做的,落款是大法弟子,並想辦法把這封信連錢一起送到了那位失主阿姨手裡。

那位阿姨很感動,到煉功點感謝法輪功,說:「太謝謝法輪功學員了,要不是遇到法輪功,我這金戒指的損失肯定是找不回來了。」她還專門寫了一封感謝信,送到居委會感謝並表揚法輪功。

中秋佳節來臨之際,安妮說:「我們的師父是最偉大的,因為他無條件的教導億萬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然而卻被中共如此污蔑,蒙受千古奇冤!烏雲遮不住太陽,歷史將證明一切!未來的世人一定會感恩師父為世人的無私付出與承受、感恩大法的福德!」

安妮最後動情地說:「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您的救度之恩!您講的法理驅散了我人生的陰霾,使我知道了人生的意義,並努力成為一個同化『真、善、忍』的美好生命。藉此機會送上最衷心的祝福,祝師父中秋節快樂!」#

責任編輯:宗敏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