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思懿:閒話「留德華」參加德國大選

9月24日是德國聯邦大選的日子。圖中選民正在去選舉站投票 。(Jens Schlueter/Getty Images)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5日訊】今天德國大選,去投票選舉的時候,看到不少老人家推著助行器去投票。我很好奇,就問了一位剛走出來的老太太,結果嚇了我一跳。

這位老人家說,她聖誕節前就滿95歲了。她說,只要身體允許,她就來投票。她經歷過二戰,現在依然關心政治,看報紙。這一票不為自己,而是為兒孫。老太太讓我很感動。

我是當上德國人很多年以後,才開始關心選舉這件事的。

剛到德國時,不明白街上為什麼忽然冒出了花花綠綠的廣告牌,上面是什麼什麼黨,一個人的名字,一兩句話。那些廣告牌風吹日曬一段日子後,又莫名其妙不見了。過後才明白,這是選舉。

後來入了籍有了孩子,帶孩子出門,會看到拉選票的黨派舉辦的活動,他們會熱情地與街上的人交談,介紹他們的黨。見到小孩子,就把糖果、氣球、風車等小東西拿給孩子。

我周圍其實有不少華人朋友,對選舉一點都不感興趣,有些德語也不是很好,也根本不了解那些黨都是怎麼回事。他們說的最多的理由就是,選不選都影響不大,不會改變什麼,所以十幾年如一日,堅持當「潛水員」。

前兩天遇到12歲的莎莎,她媽媽就是典型的「潛水員」,對選舉一竅不通,她卻振振有詞地說:「千萬別選默克爾啊,她讓難民進來,現在管也管不了了。我們班裡有個難民女生,好凶啊,我們不同意她要做的事情,她會打我們。我們家邊上的遊戲場還要砍樹蓋難民營呢,以後都不能去玩了。」

這個小姑娘知道,手裡的選票是有作用的。我想起我當時中文學校班裡的一個德國女孩麗薩,她當時17歲吧,她對我說:「我覺得,參與政治很有意義和作用,由於我的參與可以讓一些事情發生,或不讓一些事情發生,我認為絕對應該去選舉。」她積極與各黨派的政治家聯繫,邀請他們到學校舉行辯論,還去柏林兩個星期,參加了聯邦議會組織的全國性政治夏令營活動。

我有一個同學在德國大公司工作,她把選舉看的很重要,問她要不要行使主人翁的權力,她斬釘截鐵地說:「當然要,這是我的權力。有一回我崴了腳,是拄著枴杖去的。」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選舉也成了我們家飯桌上的話題。幾年前,讀高中的兒子說,在學校進行了預演,大家都做了一遍Wahl-O-Mat。我這才知道,德國還有這麼一個輔助程序,幫助新手認清哪個黨符合自己的政治觀點。跟著習題走一遍,這個程序會給出幾個推薦。

幾天前,我去市場買東西,剛好碰到各個黨派都在抓緊最後的時間拉選票。我到各個攤位上轉悠,和他們聊天,每個黨都準備了小熊軟糖,似乎每個黨都發了軟糖。

基民盟攤位上遇到一個小伙子,他說自己24歲,是義務來站台的。他們一家都是社民黨選民,但他分析比較後,認為基民盟的綱領更符合他的政治立場,所以加入了基民盟。

綠黨攤位上的女士說,從90年代抗議建核發電廠就開始加入綠黨的活動。她說:「我覺得,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不能沒有綠黨。」

在我們家,我們不保密自己選的黨,兒子Wahl-O-Mat給的推薦黨也是綠黨,我對綠黨那個土耳其裔候選人挺有好感,作為外國移民,他的某些經歷我也有,再說有機蔬菜的確比大規模種植出的蔬菜更有味道。

不過前天兒子吃了我帶回來的小熊軟糖後,大發感概:「綠黨的小熊軟糖真難吃啊。不選綠黨了。」

責任編輯:祝蘭

評論
2017-09-25 3: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