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迫害 中秋月難圓」系列報導之四

父冤死 母三度入獄 中秋月圓人難圓

陸亮春

中秋月圓。(Fotolia)
又值中秋,月圓人難圓。(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6日訊】已有六年多未能和母親相見,思念如樹的年輪,一年年地向外延伸著,思念也隨之有增無減。又值中秋月圓人難圓母親和家庭這些年的經歷縈繞在腦海中,落筆成文聊以化解心中牽掛,也算慰藉父親在天之靈。

母親支撐著家

我們家有兄弟姐妹四個。母親性格外向,開朗又熱情,不僅要照顧我們幾個孩子,還承擔著養家的重擔。

父親由於工傷患了骨髓炎,常年需要看病治療,但是病情還是時好時壞。醫生建議父親截肢來保住性命,但年輕的父親為了媽媽、孩子將來的生活,拒絕了。於是天南海北找中醫、偏方來保住性命,期待著有一天可以痊癒。

這樣的情況父親不能堅持上班,只有基本工資,所以家裡生活非常拮据。

2017-09-25-12108- IMG_1732
母親耿淑鳳2015年9月再次被判刑四年,中秋佳節,母親仍在獄中,真是月圓人難圓。(陸亮春提供)

在70年代,小孩子能吃上糖就是很享受的事了。為了多點收入,母親總是加班,想有點餘錢給我們這些孩子買點零食吃。那時的生活雖然貧困,但母愛在我們的心裡溢得滿滿的。有時母親下班後,會變戲法式地從口袋裡掏出幾塊糖,我們四個孩子含著甜甜的糖會高興很久。天生體質虛弱的我總是能得到母親額外的關注。

1983年,母親想掙點錢改善家人的生活,於是決定停薪留職,開家小商店。一年下來,家裡經濟寬裕了不少。第二年,父母開了家餐館。五年後,第二家餐館開業,生意也非常好。隨著餐館的規模日益擴大,父母在當地也小有名氣。

但做生意很操勞,母親日漸覺得體力不支,尤其是父親的脊髓炎一直未癒,所以父母在當時的氣功高潮中,進入了公園裡晨練氣功的人群中。

父母開始思考,人沒錢時總想有點錢,人有錢就有一切了嗎?人為什麼活著?怎麼才能身體好,才能長壽?帶著這樣的困惑,父母常去寺廟燒香拜佛,但仍然對人生充滿了困惑。

人為什麼活著?

1995年6月,在父母餐館打暑期短工的一個女學生借給父母一本書,說看了之後可以修身養性,提高做人的素質。父母看過一遍後,馬上意識到得到了一本寶書,多年來困擾心中的謎團就在這本書的字裡行間中,被解開了。

年近半百的父母在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後,對這本書倍加珍惜,「真、善、忍」成為父母為人處世的準則。為父母帶來這難得機緣的寶書就是《轉法輪》

從此以後,我家的生活軌跡改變了。父母經過深思熟慮,決定關掉外地的生意,轉而回到家鄉經營本地生意。他倆決定要將這本書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介紹給家鄉的父老鄉親。

父母回老家後,先把《轉法輪》送去廟裡給當主持的表姑看。表姑自小受人指點七歲皈依,十幾歲就出家了。表姑看了之後,告訴我們:這是一部高德大法!要好好修呀。聽表姑這一說,父母要把法輪功介紹給大家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父母自己掏錢租了場地,免費給大家放法輪功的講法教功錄像。這樣的活動辦了好幾次,每次都來好幾百人。那時候國內下崗的人很多,經歷生活波動後的人們都感覺身心疲憊,生活迷茫,無所適從。

每個細胞都洋溢著幸福喜悅

當人們看完法輪功的講法錄像,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後,許多人都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知道了應該怎樣從容不迫地走好生活的路。

1995至1999年是我們一家六口人最幸福的時光。自從修煉法輪功後,父母嚴格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母親多年的胃潰瘍、失眠不治而癒,父親患了20多年的脊髓炎也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身體健康使他們變得年輕。

那幾年父母的每個細胞都洋溢著幸福、喜悅。父母待人也更好了,所以家裡餐館的生意也特別好,經濟條件算得上是當地數得上的了。當時有私家車的人還不多,我們家早早就有了。

我們四個子女就在這種單純、善良的環境中成長。我們感到煉法輪功真是很好,功友們彼此友善、互相信任。

父母被關押

但幸福的時光總是太短暫。1999年7月18日,家裡突然來了很多人,有熟悉也有陌生的面孔。我感到很詫異,後來明白是政府派人來監視母親。母親面對十多名「陪客」,沒法經營餐館,只能在家待著。

考慮到餐館工作人員的感受,母親暫停餐館營業,給員工放假。7月天氣炎熱,考慮這十多名「陪客」,母親儘量少走動,免得一群人跟著走,還煮新鮮的玉米給大家吃。

但僅三天,也就是7月20日,廣播電視開始攻擊法輪功後,母親馬上被關進了看守所,很快父親也被關進去了。

父母第一次被關進看守所的那段時間,是我們四個子女生活最艱難的時候。突來的家庭變故,我們思維上還沒適應,加上餐館停業沒有收入,父母被關,銀行帳戶暫時被凍結,手裡沒有錢,家裡也沒存放多少吃的。原來人來人往熱熱鬧鬧的家,一下子沒人來了。你想想,門口老有便衣守著,誰敢來呀?

那段時間,家裡真的是艱苦,沒有吃的;我們四個人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情,一下子也是懵了,雖然我是老大,但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好在一個法輪功姐姐,悄悄來看我們,帶來了10斤的掛麵。我們四人就靠那點掛麵過日子。這個姐姐來我家的事,後來還是被公安知道了,公安恐嚇她,再不讓她來了。

母親三度入獄

1999年7月後,家中經過的磨難太多了。父母頻繁進出看守所,因為逢年過節和政府開會的時間都成了敏感日。別說餐館沒法正常經營,家中電話被監聽,門口常年守著便衣,這日子根本沒法正常過。

從我尚在兒子的哺乳期就被勞動教養二年開始,母親因堅持向周圍人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也被判了三年勞教,被送進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女子勞教所。

幾個月後,大妹被勞動教養三年半。大妹被刑訊逼供,大腿被打得腫脹到像腰一樣粗。

小妹因檔案裡有煉法輪功的記錄,大學畢業後沒法正常分配工作,研究生畢業後由於不給辦理護照而無法正常出國深造。

母親事後知道這些非常難過,默默流了不少淚。一家人都知道沒有地方可以申訴、講道理。母親已經六十多歲了,我自己有勞教經歷,知道母親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2011年4月,父母又雙雙被抓。我知道只要迫害還在繼續,父母一家就不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覺得自己幸運很多。因先生在堪培拉工作,所以我於2011年9月帶兒子離開了中國。

後來獲悉,母親被判三年半的大刑,被送進遼寧女子監獄。父親原本學煉法輪功後康復的身體,不堪看守所中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病倒了。雖獲得保外就醫,但被折磨的陰影揮之不去,身體每況愈下。

2015年9月,母親再次被判刑四年的消息傳到堪培拉時,我一下就懵了。

來到了堪培拉,藍天白雲,連呼吸都覺得自由多了,但我的內心總是很沉重。想起這些年親人們受的苦,尤其是母親的三度入獄,我怎麼可能輕鬆呢?

結語

家人擔心我在海外謀生不易,所以一直沒有把父親2014年去世的事告訴我。直到2016年4月,我才知道其實和父親早已是陰陽兩隔。

中秋佳節,母親還在獄中,真是月圓人難圓。回想起和母親共度的時光,母親加班回家後,從口袋掏出糖分給年幼孩子們的一幕總浮現在我的眼前。如果沒有這些年的迫害,我家還是富足和美的大家庭。

我真希望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能早點結束,年邁的母親能早點回家。這些年的顛沛流離,我已失去為父親盡孝的機會,母親也已是70歲高齡,我真希望還能有機會為母親端杯茶送杯水,做點家務。#

責任編輯:劉頌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