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殘疾人士感恩李洪志先生給了她新生

圖為黑龍江法輪功學員恭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中秋快樂的賀卡。(明慧網)

圖為黑龍江法輪功學員恭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中秋快樂的賀卡。(明慧網)

人氣: 1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7日訊】編者按:中秋佳節盼團圓,明月皎皎憶師恩。每年中秋時節,全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向法輪功創始人恭賀中秋,感恩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功傳諸於世,引領他們獲得身心健康,找到人生的真諦。

這些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每個人心中都懷著無限的感恩。

以下是明慧網報導的一位殘疾人士的自述(文字有編輯):

我是2002年中秋節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

我原是一個嚴重癱瘓的病人,雙腿不好使,沒有支撐力,像麵條一樣軟,就是想靠著床站一下都不可能的。不但腿軟,腰椎骨也軟;後背不靠東西,自己坐不住。

兩個腿胯骨一高一低,屁股也是一高一低的。我坐的時候只是一邊屁股著地,如果想兩邊著地,身子就是歪的。我的右胳膊沒有力氣,右手就是拿半碗水都哆嗦。十個手指,有六個是變形、歪的。我的四肢只有左手還算是正常吧!

3歲時,有一次高燒到42攝氏度,去醫院打針;打針後,我全身就不會動了。

我媽說:這孩子養到哪天算哪天吧。不知過了多久,我的頭能抬了,上半身靠著能坐了,左手能動了。但走路是不可能了,要想行動,就用一個很矮的小凳子,我坐在上面用手一挪一挪地蹭。從此,我就這樣活著。

我成了全家的愁。記得剛懂事時,媽媽的表情就印在我的腦海裡:她呆呆的眼神看著我,摸著我的腿。長大了,姐妹們出嫁了。媽媽總是愁著說她老了時,誰能給我做口飯吃呢?

母親四處尋找能收養我的人,終於找到了,就是我現在的丈夫。丈夫是一個孤兒,心智不太健全,家很窮,但身體還好。他不能出去掙錢,因為智力有限。這樣我這四肢只有一肢好使的人,就成了家裡掙錢的主力。

我們就賣烤地瓜。丈夫把所需東西都準備好,把我一起放在車上,送到市場。我只管賣,過程的艱難就不說了。

1999年前後,我身體又添了新病。乳房長出兩個像乒乓球大的腫塊,好使的左胳膊也沒有力氣了,整天吃藥止疼;又得了心臟病,胃腸也出現病變,總要上廁所。全身疼痛難忍,整天是昏睡狀態。

人都說死很難,可我覺得活著更難。生意做不下去了,又不能斷了生活來源,就僱一個人先頂著。

絕境中遇到大法

誰能想到生命到了絕境,還能遇到轉機。

2002年,我遇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她勤勞善良,對我們很好。她說法輪功是一門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很多人煉法輪功病好了,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看書後我覺得這功法太好了,是要人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

這本書把我這一生的困惑和痛苦的原因都說出來了。而且不管是甚麼樣的人,只要真學都行,我也能行,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只看人心。

我高興地想:我有師父了!我有師父了!我得法了。我忘不了得法的那一天是2002年的中秋節,終生難忘。

得法容易,學、煉就難了。

我沒上過學,磕磕巴巴地認識幾個不多的字,要想學法就太難了。有不認識的字,我就問其他法輪功學員,用心記下來。自己在家學法時,就一個字一個字對著學。初期時,為了每天學一講法,從下午四點開始一直讀到晚上九點、十點,用五六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學完一講,從不懈怠。

參加集體學法時,我不是加字就丟字、錯字。這可怎麼辦?一天我想:我要是背下來,學法時再讀就不會錯了。我開始背法,先是一行一行地背,再兩行三行地背,再整段地背。不管怎麼難,都堅持著。我終於背下來了《轉法輪》,集體學法也能跟上了。

我煉功就更難了。先過打坐這一關,我的屁股一高一低坐不住,腰椎軟挺不住。別看我的腿沒有支撐力,可是有感覺,知道疼痛,還很敏感。我先是在高一邊的屁股底下墊個墊,後腰墊個墊,把腿盤上了。這個疼啊!我大汗淋漓,只堅持了十分鐘。

我想,我就這樣煉功嗎?不能這樣煉,要像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坐直了煉,不怕苦!屁股底下的墊去掉了,後腰的墊去掉了,就這樣煉。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堅持著,怎麼苦都堅持著,半個月後我能打坐一個小時了。

煉動功就更難了。我的兩臂能支撐著身子坐著,可是從來就抬不起來,這不是不怕疼就能堅持的。煉動功時站不起來,我就坐在床上煉;做不到位,就能做甚麼樣就甚麼樣。我不去想能不能起作用,我就是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是真難呀!兩手艱難地抬起來,堅持不到一分鐘,它就不聽使喚地下來了。我再艱難地抬起來,累得全身無力,繼續抬起來。

不論是學法、打坐、動功,我就是挺著、挺著。我說不出甚麼法理,就是不管甚麼累呀、疼呀、難呀、困呀,我就是挺著。干一天活回來再學法,又困又累,我就是堅持著。不知不覺地不困也不累了。

重生

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乳房上的兩個腫塊沒了,全身不疼了,心臟病、胃腸病都沒了,我有力氣了。

值得一提的是:得法前我的右手拿半碗水都哆嗦,拿不動。現在有力氣了,能拿東西了,雖然還是有點反應不靈敏,動作有點慢,但這已經有很大的幫助了。這是我從來不敢想的。

更重要的是我的病沒了,從那時起我一片藥都沒吃過,又能賣東西,可以生活了。

我開始煉法輪功正是中共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們全家反對我修大法。可是看到我的變化,全家人都支持大法,丈夫主動給師父買供果。

不管怎麼忙我都不耽誤學法、煉功,我對時間抓得很緊。早上起來我要比別人早起很長的時間。我一天的生活、修煉,因行動不便所耗費的時間,要比正常人多出四五個小時。到冬天穿棉衣棉褲就更難了。

為了學法、煉功,我就早起晚睡,累了困了挺著……師父給了我再生的希望,我不知怎麼感謝,我就是聽話,師父說了的我就是去做。

得法十幾年了,學法、煉功我沒耽誤過一天,無論怎麼難,我都堅持著,咋難我都樂,我是得了法的人。

惦記著那些不明真相的人

可是我心裡很惦記那些雖然身體健全、還不明法輪功真相的人,想讓他們了解真相。

雖然不能走路,可賣地瓜能接觸人呀,我就逢人便講:大法好呀!你們要明白呀!我有這個願望,有緣人就不斷地來。買地瓜的人多數都是回頭客,他們以前知道我的情況,後來看我精神、身體大有改變,都很好奇地問我。我就從頭至尾地給他們講,他們聽了都明白真相了。

漸漸地我又發愁了。買地瓜多數是回頭客,我怎麼能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呢?

有一天我注意到街上跑著有一種叫代步車的,車形很小,操作簡單,可以拉乘客。我心一動:要是能開這車就好了。可我下半身一點不能動,怎麼能行呢?可有一天真有一輛車開到我面前。我仔細觀察和詢問,得知這車是可以改裝的,改裝成全部手動操作。我一聽心裡立刻開了一扇門:有希望了!

我跟家裡人一說,全家人反對,都說:你這樣的身體怎麼學?就算是學會了車,開出去誰放心?你從小到大都不知道外邊甚麼樣,路怎麼走?你一點不能走動,有點事怎麼辦?誰聽說50多歲的癱瘓人學開車的……我把心一橫:一定能行!

誰能想到,我歷盡艱辛,半個月後學會開車了。並且,我的右手靈活了,能和左手配合有節奏地給油門了。這是現代醫學永遠也做不到的。

我再次感到了大法的超常。這個樂呀!我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哪!54歲的癱瘓人能開車了,能自己走出家門了!

成天樂呵呵的

一次一位法輪功學員的母親,看見我行動艱難,露出難過的表情說:「你真苦呀!我就看你可憐。」我高興地說:「我不苦呀!全世界70億人,只有1億人得大法,其中就有我一個。我是多麼幸福的人呀!」「人都不知道怎麼活,要知道應該怎麼活了,就不苦了。」我接著講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體現。她感慨地說:「你真幸運呀!」

有很多人說我:「這老太太總是樂。」一次開車拉一位50多歲的女士,她做買賣很有錢,卻滿臉愁容。看我樂呵呵地講真相,就把她的愁事和我說了,原來她兒子是吸毒的。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講給她,身體都是殘疾的,可我就是快樂,因為我修大法了,希望她也能學大法。她當時非常認可。

還有很多人佩服我。一次一個老頭用手指著我說:「你?」又指著車說:「開這個車?」我說:「是。」他又問一遍:「你?開這個車?」我又答:「對呀!」他睜大眼睛,張著嘴,突然豎起大拇指衝著我,停在那裡半天沒動。每到這時,我都用親身經歷講真相。世人在驚嘆、敬佩中明白了法輪功真相。

我原本癱瘓、渾身是病、渾身疼痛,現在一片藥不用吃、卻精神十足;其中的感激,不是人類的語言能說得出來的。是法輪大法再造了我,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10-04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