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穆迪標普先後降級 中國經濟有多懸(下)

中共一直嚴守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穩定,2017年對民企海外投資急剎車也是這個原因。一旦貿易出口減弱以及資金外逃加劇,人民幣狂貶,中國經濟離崩潰不遠。(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人氣: 96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採訪報導)中共一直在經濟上「保六望七」,力圖維持外界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良好預期;而外界亦把中國經濟比作剎車失靈的高速列車,一旦減速或動盪、那結果就是崩盤。

觀察中國經濟局勢,實體經濟蕭條,長期積累的房地產泡沫、地方債務泡沫以及內貶外升的人民幣匯率問題已經逼近同時爆發的臨界點,加上近期大型外企撤廠或關閉研發中心,都在預兆中國經濟形勢不妙。

上文我們介紹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相繼調低中國主權評級,中國經濟指標顯示增長減速,以及國內房地產市場的可能走勢,本文將從中共最緊張的外匯儲備來談,探討未來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關鍵。

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形勢嚴峻

有經濟學家認為貨幣貶值、資金外流,是目前中國經濟存在的最大問題。《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在中共政府看來,人民幣匯率外匯儲備是反映人們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一旦對外貿易下滑以及外匯大量流失,引發金融動盪、甚至中國經濟崩盤的可能性是大大增加。

2016年是中國大舉境外投資的分水嶺,同時也讓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跌破3萬億美元「大關」。根據Dealogic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企業海外併購達到頂峰,當年共進行1,870億美元投資,是2015年的二倍。為了扳回外匯,2017年中共強力限制民營企業對外投資,比如對萬達以及安邦的處理,旅美中國問題專家何清漣表示:「問題是,這種方法可一不可再。」

此外,資金外逃的情況很可能被低估。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9月公布的最新報告,研究人員對「誰持有避稅天堂的財富?」進行了宏觀經濟分析,指出在香港、澳門的掩護下,中國大陸的空殼公司從2007年起出現爆炸性增長,但因為多層次操控,其數量及規模可能被大大低估。經濟學家謝田表示:「空殼公司大多用買專利、買技術、假投資方式來轉移資產。」

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長期處於外升、內貶的雙重矛盾中。因為中國巨大的出口順差,尤其是對美國每年高達三、四千億美元的順差,對應了人民幣對外升值的壓力;同時,中共在國內過度印鈔,政府投資刺激經濟、催發房產泡沫,又釋放了人民幣對內貶值的壓力。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在正常國家,兩股壓力會因為市場調節、匯率變動和物價升降,而自動調節、達到平衡。但在中國,因為同時操縱匯率、匯兌、印鈔(M2)和物價(及編造通脹數據),升貶壓力不能平衡,這才出現今天的局面。」

他說:「如果外貿出口還比較不錯,可維持出口和人民幣價格堅挺,表面上撐著購買力」,但考慮到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後,執政重點之一就是調整對華的大規模赤字貿易,「糾正貿易的話,中國對美貿易會繼續下滑,外匯流失就會加大。」未來一旦中國對外貿易放緩、外匯儲備下降,不足以支撐人民幣預期走強,中國的經濟問題可能會一觸而發。

假如中國經濟崩盤,誰能救市?

這些年,學界對中國經濟預測似乎存在一條潛規則:大家可以說它有大問題,但不敢說它已「出」問題。從美國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2000年寫的《中國即將崩潰》,到2012年《全球事務》刊發《華盛頓郵報》社論版副主任編輯蒂爾(Jackson Diehl)文章,預言中、俄兩國即將崩潰,都沒有成真。

但如果中國經濟真的崩潰,誰能救它?2016年,美國之音採訪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家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被問到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它經濟體會不會「救市」,克魯格曼搖頭回答:「不會。中國(經濟)不會因為規模太大就不會垮,但會因為規模太大而到很難被救(活)。」

他隨及補充說,中國經濟領域一旦出狀況,共產黨政權有可能會再次依賴打壓的手段來控制形勢。「已經看到中共政府在政治開放領域向後退,到那時候,可能會退得更多。」

中國朝代衰亡更替時,往往同時出現內憂外患,比如遭遇統治集團的內部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底層反抗以及外敵入侵等。看當今中共治下的中國、遊走在崩潰的邊緣,數次能僥倖逃脫、都因為愈加收緊的獨裁控制,拚命摀住各種危機。

正常社會遭遇經濟危機,有錢的人錢沒了、沒錢的人更窮了。當記者問謝田教授,中國真的經濟崩潰會如何?他回答:「將是財富的重新洗牌。但對中國來說,既得利益集團、官員的財富,會在中共解體的時候突然都沒了。」

對於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勢,謝田認為出口會進一步衰退、資金(內資、外資)也會外逃,同時官員的跳船行動加劇。當資金外逃嚴重、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撐的時候,人民幣會大貶,他形容:「百分之幾十、百分之幾百這樣的貶值」。

一方面,一旦人民幣狂貶,國內的通貨膨脹就會失控,中共就再也抵擋不住經濟的連鎖效應。「價格上漲,財富效應就會縮水,持有房產的人不得不破產、甩賣,房地產泡沫破裂導致房地產市場崩盤,就會帶動銀行體系破產,因為銀行太多錢都壓在房地產上面。」他說。

反過來,「一旦房地產泡沫破裂,(中共)多發、濫發人民幣的問題進一步被暴露出來,通貨膨脹就會失控,那時候人民幣會更不值錢,外匯也會加速出逃。」

那麼中國經濟是否有解?研究中國經濟問題多年的謝田表示解體中共、中國經濟或可從頭開始。他認為,中國財富已經集中得太厲害。不除掉這個既得利益集團,不讓財富進行重新分配,解決不了經濟問題。

「如果習近平能夠宣布共產黨違法,解散共產黨;凍結利益集團官員的所有資產(財產),收歸國有;重新把這些錢還給老百姓,逼破股市泡沫;把貪官流到海外的資金收回,購買大量外國產品平抑物價;把土地還給中國老百姓,把房地產市場變成真正的房地產,就有可能形成新的財富效應。」

經濟學講預期,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卻真實地在微觀層面上影響每一個人的行為決策,並能反應到宏觀層面的生產和消費總和上來。在解體中共的預期下,老百姓對經濟生活恢復信心,投資者對經濟回報保持樂觀,國際社會看好中國政經形勢好轉,才是重振經濟、打造中國強國夢的關鍵。(完)#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9-29 5: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