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1)

JACKABY
作者:威廉‧瑞特(美國)

《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高寶書版集團 提供)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

時值一月下旬,我順著輪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時新英格蘭才剛披上一層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漢姆市在漸沉的暮色下閃閃發光,街燈照亮沿岸一整排結冰的建築,磚牆彷彿鑽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煤氣路燈的光點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搖曳彈跳。

我提著一只裝著所有家當的手提箱,向前邁開步伐。在海上飄了好幾週之後,如今腳踏實地的感覺讓我有點不習慣。

隨著距離縮短,四周若隱若現的建築輪廓一一浮現。不久後我會對這座城市瞭若指掌,但是在一八九二年的凜冬,每一扇透光的窗戶、每一條漆黑的巷弄對我來說都無比陌生,充滿未知的危險和極具吸引力的神祕感。

這座城市不算古老(相對於那些我旅行途經的城市來說),卻展現出與歐洲海港城鎮並無二致的繁榮盛況以及莊嚴穩重的風貌。我去過烏克蘭的山村、波蘭和德國的中世紀石造小鎮,還有位於我的祖國英國的鄉間莊園,不過美國港口城市這種繁忙的脈動仍然讓我望而生畏。即使最後一抹暮光消失在空中,碼頭上依舊人影幢幢、各自忙碌。

一名店主拉下百葉窗,準備打烊休息。一群休假中的水手沿著港口漫步,想找些刺激的娛樂,揮霍自己賺來的辛苦錢──而一旁幾名身穿低胸服裝的女子看起來十分願意施以援手。

我在一位路人身上瞥見父親的影子,對方看起來自信又事業有成,大概正在晚歸的路上,已經將晚間時光奉獻給重要的工作,而非守候的家人。

一名橫越碼頭的年輕女子拉緊大衣,垂著頭經過那群水手。她的肩膀大概正在發抖,細微得無法察覺,但她不受水手們喧嘩的笑聲影響,仍舊堅持原本前進的方向。在她身上我看見了自己,一個迷途的女孩,頑固倔強,不願回家。

碼頭颳起一陣冷風,鑽進我磨破的裙襬,更透過接縫吹進厚大衣底下。我還得迅速壓住頭上那頂老舊的斜紋軟呢帽,以免被風吹走。雖然這是男款的帽子(我父親口中的報童帽),但幾個月下來我也戴習慣了。

就這一次,我真希望自己有乖乖聽從母親的建議帶上幾件襯裙,她總是強調襯裙對合宜的淑女著裝有多重要。我身上這件樸素的綠色外出裙雖然方便活動,質料卻沒辦法抵禦凜冽的寒意。

我豎起羊毛衣領擋雪,奮力向前走。口袋裡的錢幣叮噹作響,我在海外工作的報酬就只剩下這些了。這點錢除了憐憫之外什麼也買不起,而且我還得非常努力地討價還價才行。

至少錢幣上的外國頭像背後有段故事,我很高興在我喀嚓喀嚓地踏雪向旅館跋涉時,有這些發出清脆聲響的小伙伴作伴。

我踏進旅館時,裡面一名身穿棕色長大衣、圍巾纏得幾乎蓋到眉毛的紳士,順手幫我扶住了門。我把帽子和大衣掛在門邊,拍拍頭髮抖落雪片,接著把手提箱塞在大衣下方。

這間旅館飄著橡樹、木柴和啤酒的氣味,柴火的熱度刺痛了我冰冷的雙頰,六名客人零散地坐在三、四張圓形原木桌旁。遠遠的角落放著一架平臺鋼琴,前面沒坐人。

我在中學時上過鋼琴課,還記得幾首曲子。我母親堅持淑女一定要會幾種樂器,如果她哪天發現我竟然把她優秀的文化薰陶及訓練應用在這種庸俗的目的上,應該會昏倒吧!尤其還是在這間古怪的美國旅館獨奏。

我飛快地揮開了母親盛氣凌人的保守思想,不然一不小心被說服了怎麼辦?

我帶上最迷人的笑容走向酒保,他在我走近時挑起濃眉,皺紋頓時爬上他圓潤的光頭。

「下午好,先生。」

我停在吧檯前。

「我的名字是艾碧蓋兒‧盧克,才剛搭船來到這裡,因為手頭有點緊,所以想問問可不可以借用您的鋼琴賺點小錢,彈幾首……」

酒保打斷我的話。

「那臺鋼琴幾星期前就壞了。」

我看起來一定很沮喪,因為他在我準備轉身離開時露出一臉同情。

「等一下。」

他倒了杯啤酒,把酒杯推向我,和善地看了我一眼,點點頭。

「坐下吧,小姐,等雪停了再走。」

我用感激的笑容藏住詫異,在吧檯邊的高腳椅上坐了下來,旁邊就是那臺壞掉的鋼琴。

我環顧四周,觀察其他客人。母親的聲音再次在腦中浮現,訓斥我看起來一定就像「那種女孩」,更糟的是在這種場所流連的酒鬼,會像碰上迷途羔羊的狼群般盯著我。

然而事實上,這裡的酒鬼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我,而且大部分看起來都很和善,儘管臉上可能帶了點工作了一整天之後的倦容,還有兩名客人在後方下棋。

手上拿著艾爾酒還是讓我很不自在,感覺似乎應該回頭張望找尋校長的身影。

這不是我第一次喝酒,不過我還是不習慣被當成大人對待。◇(待續)

——節錄自《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高寶書版集團

【作者簡介】

威廉‧瑞特(William Ritter)

作者定居在美國俄勒岡州的春田市,從事教職。《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是他的第一本小說。本書的寫作時間位於夜半時分,在起床照顧強褓中的兒子之後,作者會清醒地躺在床上,在腦海中打造絢爛豐富的奇幻世界——新菲多漢姆市就是其中之一。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韋納八歲了,有天他在儲藏室後面的廢物堆尋寶,找到一大卷看起來像是線軸的東西。這件寶貝包括一個裹著電線的圓筒,圓筒夾在兩個木頭圓盤之間,上面冒出三條磨出鬚邊的電導線,其中一條的末端懸掛著一個小小的耳機。
  • 我每天帶上槍,出門去巡視這黯淡的城市。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個人已經和這工作融為一體,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提著水桶的手一樣。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