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醫院社工的告白: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去愛

文/柯弦

社工的世界,每日上演著各種人情冷暖。(Shutterstock)

社工的世界,每日上演著各種人情冷暖。(Shutterstock)

人氣: 25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走進紐約布魯克林八大道瑪摩利癌症中心的大門,右轉就是社工室。這裡是癌症病人求助解難的地方。

傅道玟和另一位社工就坐在小而溫馨的社工室裡。病人隨時走進來,在椅子上坐下,就可以開始傾訴心理和身體上的痛苦,或是尋求生活和經濟上的幫助。不大的房間,卻像可以為病人排解一切煩憂的解憂室,也上演著各種人情冷暖。

「她把他照顧得很好」

一位先生,40多歲的年紀,就被診斷得了腦瘤。他的太太還很年輕,兩個人剛來到美國不久。先生忽然被宣判罹患癌症,兩人都措手不及。

頭昏、沒力、視力模糊,腦瘤的症狀將先生折磨得痛苦不堪,更讓做太太的心痛又迷茫。沒人說得準先生的情況能不能康復,又會不會惡化。腦瘤一旦惡化,病人可能會難以行走,甚至失語、失明。

40歲的男人原本是家庭的支柱,突然變得前途未卜。她哭,覺得徬徨,不知道先生未來會怎樣。但她還是咬著牙,擔起了照顧先生的重任。

她包辦了他的生活起居,煮飯、洗衣,每一個細節都照顧得細緻周到。帶著先生出去運動,陪先生看病,在先生焦慮不安的時候安撫他的情緒。

「她把先生照顧得非常好,好得沒話說。」傅道玟說。

那位太太曾堅定地對傅道玟說,無論先生之後會變成怎麼樣,她都已經做好準備,要陪他一路走下去,和這個病對抗到底。

「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像她這樣完全付出地去照顧家人。」傅道玟頗有感觸。有很多家庭,孩子長期在外州工作,母親病得很重,只能待在養老院,生活也無法自理,但孩子一年都不會回來看母親幾次。還有的家庭,母親住在子女家,幫忙帶孫子。結果某一天忽然被診斷罹癌。孩子看母親不能再照顧孫子,反而需要被照顧,還需要做密集的治療,就說「你去跟妹妹住吧,不要繼續住我這裡了」。於是,母親像沾了泥土的皮球,從一個州被踢到另外一個州,踢來踢去,沒有一點家的感覺。

雖然癌症病人遭遇的人情冷漠並不少見,但也有很多病人和家屬之間的扶持令人感動。傅道玟談到一對兄弟,兩人原來在美國一個較偏僻的州開餐廳。哥哥卻不幸得了癌症。為了讓哥哥來紐約的醫院接受更好的治療,弟弟毅然把店關掉,陪哥哥來到紐約,讓哥哥安心在這裡治病。

愛美的女孩

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被診斷患有鼻咽癌。

聽到診斷結果時,她嚇壞了。她長相漂亮,還在念大學,和其他同齡女生一樣愛打扮、交男朋友。她從未想過癌細胞會出現在自己的身體裡。

生活瞬間被打亂。一次次化療,她的免疫力逐漸減弱,不能再去學校和人多的地方。頭髮和眉毛不停地掉,直到剩下光禿禿的頭殼。

女孩的自信隨著頭髮的稀落而不斷消減,她擔心男友也會因為這樣離她而去。她開始焦慮、失眠、看心理醫生。

我希望讓她知道,即使得了癌症,她還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Shutterstock)
我希望讓她知道,即使得了癌症,她還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示意圖,與本文無關。(Shutterstock)

美國有一種「心願基金會」,專門為年輕的癌症病患完成心願。傅道玟決定通過這種方法讓女孩振作起來。她知道這個女孩很在意外表,想要一個每天上妝打扮用的化妝台。

傅道玟找到了一個願意幫助18~25歲癌症病患的基金會。和基金會商談之後,基金會決定幫這個女孩達成心願。不久後,女孩真的收到了一個化妝台,而且和專業化妝間裡的一樣,鏡子的四面都有照明燈。收到禮物的時候,她非常開心。

傅道玟微笑著說,「我希望讓她知道,即使得了癌症,她還可以過和普通人一樣的生活,還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只是她在這個過程中比較辛苦一點,必須常來看病、治療。」

七八個月後,這個女孩終於從鼻咽癌治療順利「畢業」,回到了學校和以往的生活。

「上次看到她,還帶著假髮,但頭髮已經長出來一些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傅道玟的眼神很欣慰。言談間,她把這些二十幾歲的病人當成孩子一樣看待,雖然她自己也不過剛剛脫離這個年歲。她說,碰到年紀這麼小、還未經歷過太多世事的癌症病人,社工需要給他們多一些精神上的支持,情感上的鼓勵。

還來得及說再見

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她的媽媽不久前因為肺癌癌細胞擴散過世了。她和傅道玟感嘆,在媽媽生病後,她才學會珍惜。

她媽媽年輕時就和爸爸分開,一個人在美國把她拉拔長大。十年前得了腦瘤,經歷辛苦的治療後,好不容易獲得痊癒。誰想,又在去年發現得了四期肺癌,並且已經轉移到腦部。

在抗癌這一年左右的時間,她一直陪伴著媽媽做治療。一起經歷了媽媽病情的好轉、惡化,到最後離開人世。

很多人認為,癌症對於病人和家人來說,都是殘酷的。但這個女兒說,癌症對於病患的家人,也有值得感恩的事情。

癌症往往是長期的、可控制、甚至可以治癒的,家人還來得及和病人好好相處,陪伴、照顧他們。不像其它的意外,突然間一個中風、心臟病突發、甚至事故,一瞬間人就沒有了。來不及說出口的感恩、來不及珍惜的親情、來不及挽回的遺憾,都不再有機會彌補。

而她,還有很多的時間和媽媽聊天,分享彼此的感受。雖然她在陪伴媽媽的過程中,要為媽媽的病操心,又要忍受來自這位「大病人」時不時的壞脾氣。有時候媽媽身體難受,脾氣也比較差,把氣發在女兒身上,傅道玟就從旁勸導媽媽病人,幫母女倆互相諒解。母女倆吵架,吵完又和好,感情反而更貼近了。

媽媽過世後,女兒萬般不捨,卻也分外感恩這段朝夕相處的時光。

女兒為媽媽做了細緻的紀念儀式,四十九天後,她給傅道玟寄來一張的卡片,說在家裡開闢出一小塊地方,來紀念媽媽,想到媽媽的時候,也會想到一直為她們母女加油打氣、陪伴她們走過來的社工。

社工也有喜怒哀樂

安撫病人的情緒、同他們分擔喜怒哀樂,幫助病患和家人尋找經濟和生活上的支援,這些都是醫院社工們的工作。傅道玟說,無論是不是工作分內的事,他們都會盡力幫病人處理,只希望病人能夠專心治療,不要被其它的壓力分心。

每天和各種各樣的癌症病人打交道,偶爾也會遇到比較「難搞」的病人。有的時候,病人提出的要求超出了社工的能力範圍。當傅道玟耐心跟病人解釋說他們無法處理,並告訴他們哪裡可以處理時,有的病人會突然發脾氣,劈頭斥責:「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在這裡是做什麼的!」

困難必然會有。傅道玟笑說,她的工作幸運的是,有她和她同事兩個人。他們會分享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從另一個人眼中換一個角度看問題,也就能夠釋然。她的同事告訴她:「我們一定要笑,不然我們可就要哭了。」

還有一段時間,傅道玟的外婆身體狀況不太好。她的外婆八十多歲了,遠在台灣,傅道玟很擔心外婆的身體。那段時間,剛好有一個與外婆年紀相仿的病人來找她。那個病人的治療不是很順利,人也很辛苦,每當見完那位病人,傅道玟就會想起自己的外婆,心裡也開始難過。

「雖然社工的教育告訴我們,不可以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病人身上,但是畢竟我們也是人,也是會有情緒的。」傅道玟說。所以這時候她也會和同事談心,讓自己振作起來。

兩次見到傅道玟,她都沒有化妝,清秀的臉顯得十分安寧。瞳仁在陽光下現出淺淡的褐色,透著令人安心的平和。她微笑著說,很多病人,她給予他們的一點點幫助,他們都會非常感恩。而當她發現自己為病人盡到了一點力量時,她也會覺得滿足。

在和病人接觸的過程中,傅道玟也從病人身上學到了一些東西,比如如何看待人生。每天面對生命的無常,讓她真切意識到明天、下個月的事情,永遠無法預料。

「不要花太多的時間和情緒,在一些沒有必要去糾結的事情上。有很多更值得你關心、更值得你放很多力氣在上面的事情。」傅道玟說,在來得及的時候,好好珍惜愛護身邊的朋友和家人。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