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九大臨近各地草木皆兵 安保監控全面升級

人氣: 55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臨近中共「十九大」,大陸安保監控全面提升,從會議召開地北京的空前「維穩」、到網絡嚴控、文化嚴管等方面都升級外,許多維權人士也被警告和被跟蹤。整個中國可謂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中共十九大將於10月18日召開,北京嚴正以待。路透社報導說,中共當局不僅從其他省份已調遣了幾千名警察進京「維穩」,從9月初開始,北京也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

由於這期間恰逢「十一」、「七中全會」及「十九大」等敏感日,中共還增派了大量安保人員進行穩控。「朝陽群眾」、「西城大媽」等民間「情報組織」的「維穩人員」高達19萬。

9月11日,北京市舉行「維穩」安保大會,26日,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召開的領導幹部會議上還稱,十九大保安要做到「滴水不漏」,工作確保「零差錯」。

「大街上隔不遠都是帶紅胳膊箍的,很多很多,他們給開工資、發給胳膊箍發身衣裳就上街了。」北京市民徐先生告訴大紀元。

「現在大街上走到哪,尤其天安門周邊,還有府右街到處查身份證,過安檢檢查這檢查那你要走路的先查查你,你要是上訪的就把你抓到車上去抓走了,現在疑神疑鬼的,到處都查,走道都困難,草木皆兵了,感覺到特別可笑。」北京市民張先生對大紀元說。

張先生表示,現在北京到處都是安保,一天24小時,「出好幾千個億,有錢隨便僱,不給錢發動什麼人呢?」

訪民倪玉蘭告訴大紀元,「現在有的訪民來了以後,到了長途汽車站下了車就不讓出站,國務院信訪局那邊上訪的人特別多。」

北京維權人士章先生對大紀元說,敏感人士有的被旅遊了,有的被上崗了,就是不能隨便出家門,出門警察看著。「上訪的,這兩天最高法院那邊據說拉走了幾千人,拉哪去了,不太清楚,外地的人基本沒了,現在上訪的都投訴無門。」

而擔任所謂維穩的中共公安系統從上到下舉行各種安保誓師大會,僅在22日當天,公安部和河北省公安廳分別召開了相關「誓師會」,以確保史上最嚴安保措施實施。

大陸各地也開始全面加強保安措施。大陸媒體報導說,安徽省六安市霍邱縣公安局各基層派出所加強執行,實行夜巡夜查,讓轄區百姓感到警察就在身邊監視。

27日,廣州地鐵公司宣布,從10月10日開始全面提升安檢級別,所有地鐵站按照「人走安檢門、物過安檢機」的原則實施安檢。

26日,深圳市公安局也召集各區公安分局負責人、零售商業協會、大中型商場、超市安全管理員等代表共計300多人會議,要求加強公共場所安全防範管理。

而早前,中共國務院已派出31個督查組分別對31省市進行督查,「嚴防重特大事故」發生。

與此同時,為了嚴控網絡輿情,Facebook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式WhatsApp或已遭中共封殺,27日,百度公司與中共網警宣布啟動「闢謠平臺」,隨後各地372家網警巡查賬號正式入駐該平臺。大陸新浪微博也宣布公開招募1000名微博監督員。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向大紀元表示,最近進行連續的網絡封殺,中國電訊還出臺了對一個埠封殺的通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關於電信、網通、聯通、移動通過手機出口的135到139的埠全部要封,封的時間大概是一個月,到10月28日為止。這些措施都是針對所謂的保衛十九大而開展的行動。」

古河說,這兩天,廣東那邊傳出十九大期間要斷網以及一些極端的情況,「這種情況完全是配合十九大的召開,特別是海外爆料對十九大的影響,這個是他們絕對非常的忌憚。而最壞的情況也許是全國斷網,這是自從有了網絡到現在,前所未有的。」

古河表示,在一個獨裁政權即將垮臺的時候,因為垂死掙扎,你會看到所有的招數他們都會用出來,「不過,你把公雞都殺掉,難道天就不亮了嗎?」

此外,近期有一些電影和文化電視節目也遭到撤檔或下架。由騰訊視頻和黑龍江衛視聯合製作的文化類節目《見字如面》第二季也在播出一集後被要求全網下架。而《見字如面》的主題並不涉及時政內容。

著名導演馮小剛原定於9月30號上映的作品《芳華》,可能因內容涉及1979年中越戰爭,當局擔心會引發對中越戰爭的討論,導致老兵上訪,日前突遭撤檔。

古河說,只要中共認為所有會對19大,或當前的局勢造成影響的、造成動盪的,它就會隨意的把這些東西下架了、封存了。

「像馮小剛《芳華》那部片子,裡邊有一部分講了越戰老兵的生活,這也是對體制內的批判,毫無疑問,一個是面臨19大的維穩,另一個是面臨中共的主旋律媒體宣傳指導思想,因為它揭露了社會的黑暗面。」

古河表示,「下架」從一個方面來講是對全國老百姓進行思想統一、思想愚化的一種手段,「也是馮小剛導演沒想到的,所有他含淚帶領劇組成員向全國人民鞠躬道歉,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與此同時,中共對許多民主和維權人士還進行警告、跟蹤。

廣州維權人士野渡告訴大紀元,他被警告不能接受媒體採訪,「現在不方便接受採訪,現在一個月內都不方便了,現在敏感時間點到了。」

「我被好幾個人跟蹤,昨天有一個叫王永震的小夥子30多歲,主動的跟我見面打招呼了,正式的亮明身份。每天我去哪他都要跟到哪。」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說。

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向大紀元表示,中共現在十分脆弱,生怕整個社會都要動起來,形成威脅,當然會高度緊張。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7-09-30 3: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