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教師讚頌:萬能之神用音樂啟示人間

2017年9月29日晚上,音樂教師韋紀妤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的演出。(陳霆/大紀元)

2017年9月29日晚上,音樂教師韋紀妤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的演出。(陳霆/大紀元)

2017/09/30

【大紀元2017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台灣台南記者站報導)金秋宜人,雅樂悠揚,2017年9月29日晚間,台灣台南市文化中心再度迎來了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為府城文化古都帶來了蘊含五千文明的華夏樂章。演出結束時,滿場歡聲雷動,觀眾捨不得散場,盡情呼喚安可曲。音樂工作室負責人、大小提琴教師韋紀妤也萬分感動地說:「這是天上的音樂啊!我整個身體的細胞都被活化了!」

「今天一直聽,身體一直有電流通過的那種感覺,從心理影響到生理的感受。」韋紀妤進一步說出她的深層體會,「因為萬能的神,都是無形無象,我們人類就是比較愚昧,要看到有形有象的才能去感受到,所以祂(萬能的神)是用神韻音樂,來展現祂的美好,把祂的和善帶給我們,透過音樂告訴我們。」

「我覺得神韻交響樂團就是天地之間的代言者,是天地之間萬能之神的一個完整的主體,藝術總監就是上帝的大腦、上帝的思維,指揮就是上帝的那隻手,其他的團員就好像上帝的各個器官,各聲部之間的調和,代表天地之間,萬事萬物各方面的調和。」韋紀妤說,她感受到完整的宇宙,在樂曲裡面呈現,所以神韻交響樂團,給人的感覺是如此的洪大和壯觀。

五千文明為底蘊 展現深層精神內涵

韋紀妤讚揚神韻交響樂有別於一般的交響樂,「她把我們中國人五千年的文化,整個融入在音樂裡面,讓人感受很深,這是很難得的。」她說,「西方音樂,作曲家往往就是把自己生活的經驗,對於人生的希望、或者是振奮,放在他的交響曲裡面,是在表現作曲家他本身的生活體現。」

「可是神韻交響樂的藝術總監,他在作曲方面,或者說在配樂方面,已經不是他個人的立場,他已經把中華五千年來傳統的文化和所有的倫理道德,比如說孔孟之道、儒家思想、道家講的無為而為,甚至包括各宗各教,都放在音樂當中。」

她讚歎:「因為音樂無國界,藝術總監用這世界共通的語言,把豐厚的中華文化展現出來。我覺得這非常厲害,這就是神韻音樂裡面帶給大家最不同的地方。」她舉例,「就像柔情似水的二胡,還有琵琶跳躍的音色,都有我們中國人更深沉的內涵精神層面,藝術總監用我們聽得到的有形音樂,把無形的那個精神帶出來,是非常難得的。」

王者交會不爭鋒 協和共譜美好莊嚴

韋紀妤也體會到,神韻交響樂將中西樂器做到完美的結合,裡面蘊含更深層的啟示。她說,《神之韻》這首曲子就好像王者的交會:「『二胡』是國樂中的翹楚,是國樂的王者樂器,『小提琴』就是西樂裡面的翹楚,是西樂裡面的王者樂器,神韻交響樂把這兩個平常『王不見王』的樂器,非常巧妙的融合在一起,中西合璧又不針鋒相對,那個諧和是很難能可貴的。」

她強調這樣的諧和是源自於藝術總監的安排,「藝術總監在譜曲上面,非常用心,因為兩個都屬於高音域的樂器,可是卻不是說『誰比較厲害』或『誰今天比較厲害』,她們好像互相去讚美對方,『妳很棒』『其實妳也很棒』」,互相欣賞的那個角度,好像是在說『妳陪襯我,我陪襯妳,然後我們共同譜出一曲』,這樣融合出交織出的神韻音樂,真正能展現天界的那種美麗跟莊嚴。」體會到這層含意,讓韋紀妤「心裡真有莫大的感動!」

她進一步說,中西樂器這樣的諧和交融,其實也帶給人世間許多啟示,「現在國與國之間,或政黨與政黨之間,都是為自己嘛,完全不把眾生利益放在心裡,我覺得這就好像兩個王者相爭。」她說如果能學習神韻交響樂的精神,互相陪襯,相互譜出美好,展現王者之間的諧和,才能真正利益眾生。

《梅花》一曲喚醒華人 五千文明勿忘本

女高音歌唱家的一曲《梅花》,也讓韋紀妤感受深刻,「女高音,真是震撼,她唱的就是我們國花!讓我們覺得華人還是真的不能忘本,五千年的文化,其實我覺得蠻重要的,可是我覺得現在的孩子,或許下一代、或者教育,已經慢慢的不再講倫理道德了。」

「所以這首歌有『喚醒』的作用,她在幫我們複習,去思考我們的民族根本,不然下一代,包括我們自己,可能就是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只想到過好生活,比較沒有顧到精神層面,或者顧到國家社會。因為現在的人好像就是只想自己的利益,沒有想到整個全人類的(課題),包括地球的問題。」她說。

所以她認為從音樂展現的五千文明,以及歌唱家唱的《梅花》,對教育也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從音樂教育來講,啟發的就不只是我們把譜面上表面的技巧或者是練習的音符教給孩子,我們可以更深遠的讓孩子了解,其實文化那才是我們要透過音樂,包括透過藝術代代傳承下去的。」

指揮如神來之手 揮出天地間愛的樂章

韋紀妤推崇指揮米蘭.納契夫是整個樂團的靈魂,「指揮就像是神創之人、神來之手,他是外國人,他卻可以把中國五聲音階,我們中國人的美德,那種堅忍不拔、那種謙遜的氣質,把她表現出來,我覺得真的很厲害!」

她說,「黃河、長江在五千年來,源源不絕的孕育了多少人?這其中有大地對我們中華民族的愛,我覺得這個指揮,把中國人的這個感覺,掌握的很好,他完全掌握了中華文化精神,然後呈現出來,這是非常困難的。」

韋紀妤以自己學音樂的歷程說明,「我學大提琴,中學時曾學國樂,在演奏長江三峽的時候,國樂老師曾說你們要去看過長江三峽,才能體會那種奔騰壯闊,而我們只能用想像的。」她說,「這位米蘭指揮,他也許沒有親眼看過長江,也不知道長江跟黃河對於中國人是怎麼樣的影響深遠,可是他卻能把中國人對於大地的情感,對於民族的情感,放在神韻的音樂裡面。」她讚歎:「他就是上帝的那隻手!神來之手!」

樂團如神的主體 展現宇宙諧和祥和

韋紀妤提到,「整個神韻交響樂團,就如同天地之間,神的一個完整的主體,藝術總監D.F.先生就是神的思維,因為萬能之神很多想法,就是在神韻音樂當中,完整的呈現。」

「妳看他們各聲部跟聲部(之間),調和得很好,就好像我們的免疫系統,我們的自律神經,它調和的非常好,因為調和不好,人就會生病。」

她強調:「我們聽這個音樂,已經超脫出我們只是聽一首好聽的音樂,她已經照顧到我們『精神層面』的部份,就好像走過大周天、小周天,然後進到我們生活當中的十方各界嘛,然後今天就是整個濃縮在台南文化中心這個90分鐘的音樂當中,然後對我們有形有象的萬物萬靈,去做一個啟發。」

「我覺得祂是用音樂,來展現祂的美好,把祂的和善帶給我們,透過音樂告訴我們,告訴我們盡量往良善去做,那我們就是在這方面去帶動社會,去做一股善的循環,把這不好的世道,不好的世風去把它做一個扭轉。」她娓娓說道。

宇宙與人類對話 人對天地應有愛敬

韋紀妤說,神韻交響樂中的所有作曲者都非常用心,「他們非常用心,用二胡的特色跟柔和的音質,把中國人那種很深遠的情感,對於土地的熱愛,對於敬老尊賢、對於天地之間的那種尊敬的心境,把她帶入到音樂當中。」

「她用比較平和、平易近人的方式來告訴我們,對大地、對天地之間該要有的情感,我覺得這個非常難得,在我們一般的交響樂跟西樂是聽不到的。」她強調:「她(神韻交響樂)不完全只是技術上的呈現,那是更深沉,是情感還有精神層面的表現。」

韋紀妤還體會到,既然神韻音樂展現天界的美好,對人間也是一個啟示,「我覺得天界其實也可以在人間,我們可以去做一個實現,可是就是端看每個人的心理,看你願不願意先去改變自己,找回良善的氣質,良善的本性,再進而改善別人,然後在社會上形成一個善的循環。」她說神韻交響樂就像為社會注入一股清流,「讓我們的人間,可以處處看到美好,處處看到蓮花。」

神韻音樂的力量 勝過人間戰爭砲彈

韋紀妤說,神韻音樂的力量無比強大,「在非常忙碌而且混亂的社會裡面,真的帶來一股祥和之氣,就是在這個紛亂的世道當中,注入一股溫暖的清流。其實神韻音樂發展出來的情感是有力量的,那股力量在無形當中可以一直呈現。」

她強調:「她不是非常激昂,或是激烈的音樂,但她是有法力的!能平靜我們內心,力量很大,帶來的是源源不絕的感動,那種感動源源不絕地湧現在我們心中,那種感動我覺得比戰爭,比砲彈來的更有力量!」

韋紀妤最後滿懷感謝地說:「謝謝神韻交響樂,流瀉完美無瑕的音樂,今晚引我入太虛,與宇宙產生對話與共鳴,謝謝神韻交響樂團所做的一切,我非常感謝。」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