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感悟】史太君論書 一箭三雕

作者:沉靜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人氣: 16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紅樓夢》中,黛玉談詩論琴,寶釵論畫,妙玉論茶,賈母論書,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換。第54回《史太君破陳腐舊套》是有關賈母的重要情節。

榮寧二府元宵夜宴,賈母讓寶玉給大家斟酒並乾了這杯。至黛玉前,偏她不飲,拿起杯來放在寶玉唇邊,寶玉一氣飲乾,黛玉含笑道謝。鳳姐打趣,眾人哈哈笑。

上元宵時,賈母命戲暫停,讓小演員們趁熱吃了再唱。兩個說書的女藝人調弦弄琵琶準備要說《鳳求鸞》的故事,賈母表示「若好再說」,問了幾句,便知大概,賈母笑道:「這些書都是一個套子,左不過是些佳人才子,最沒趣兒。把人家女兒說的那樣壞,還說是佳人,編的連影兒也沒有了。開口都是書香門第,父親不是尚書就是宰相,生一個小姐必是愛如珍寶。這小姐必是通文知禮,無所不曉,竟是個絕代佳人。只一見了一個清俊的男人,不管是親是友,便想起終身大事來,父母也忘了,書禮也忘了,鬼不成鬼,賊不成賊,哪一點兒是佳人?便是滿腹文章,做出這些事來,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滿腹文章去作賊,難道那王法就說他是才子,就不入賊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編書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說是世宦書香大家小姐都知禮讀書,連夫人都知書識禮,便是告老還家,自然這樣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服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麼這些書上,凡有這樣的事,就只小姐和緊跟的一個丫鬟?你們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麼的,可是前言不答後語?」

眾人笑道,老太太這一說,是謊都批出來了。

賈母指出,編這樣書的,不是嫉妒人家富貴,就是有求不遂心,或者也想一個佳人,編出來取樂。「何嘗他知道那世宦讀書家的道理!別說書上那些世宦書禮大家,如今眼下拿我們這中等人家說起,也沒有這樣的事,別說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謅掉了下巴的話。所以我們從不許說這些書,丫頭們也不懂這些話……」李嬸和薛姨媽都笑著點頭,「這正是大家的規矩。」

這段掰謊記,不同讀者有不同的解讀,爭議較大。有人認為是賈母公開反對寶黛婚戀的信號,也有人覺得是賈母暗諷散布並攛掇金玉良緣的人。

我認為有三層意思。

一、文學評論

就事論事,首先是個資深文藝愛好者的點評。

以其高雅的藝術鑑賞力、豐富的人生閱歷,一針見血地諷刺了所謂言情小說千篇一律的俗套濫調。賈母的個性是酒令等遊戲都要有點創意新趣的,對這類「偷香竊玉,暗約私奔」 、中狀元後大團圓的媚俗舊套早已膩煩。世宦書香的大家閨秀身邊傭人環繞,庭院深深,閨房都加以重點保護,除了家人親戚,不見外男,連醫生都要隔簾號脈。像流行小說中描繪的與陌生男子一見鍾情的機率很低,再說深受禮教薰陶的貴族千金也不會那麼輕易亂了方寸、神魂顛倒。關鍵是嚴重脫離實際,胡編亂造,漏洞百出,荒謬庸俗,誤導那些心智還未成熟、涉世不深、愛幻想、好模仿的少男少女。就是三百年後的今天,三觀不正、情理不通的濫情狗血劇,對社會道德淪喪的推波助瀾、對青少年的毒害還少嗎?! 真正的經典令人感動,啟發心靈,經得起推敲,百看不厭,歷久彌新。

史太君破陳腐舊套,切中時弊,呼應了開篇第1回曹雪芹對野史雜書「風月筆墨……壞人子弟」、才子佳人小說「千部共出一套……涉於淫濫」的批評,表明《紅樓夢》不落窠臼的創作宗旨和思想內容:為閨閣昭傳,真情實錄,繁華落盡,夢醒悟空。

5702977048
《紅樓夢》繪本,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史太君論書有助於理解這部名著獨特的超越之處。脂硯齋讚:「會讀者須另具卓識,單著眼史太君一席話,將普天下不近理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一起抹倒。」 史姓,起得好,有滄桑歷史感。太君,古代官員的母親的封號尊稱。「史,記事者也,從又持中,中正也。」(《說文解字》)脂硯齋評曰:「作者用史筆也……秉刀斧之筆,撰成此書」。也可以說,賈母以其不一般的資歷和令人敬重的身分,在此代言了作者的文學理念。

二、維護家風門面

身為大家族的靈魂人物,與豪門的興衰榮辱休戚與共。賈母深知傷風敗俗的醜聞和造謠生事的流言蜚語的殺傷力,維護家風門面和大觀園女兒的清白聲譽,教導子孫,也是掰謊記的目的之一。

三、警示寶黛

眾目睽睽之下,寶黛不經意流露的親密,確實有點兒出格扎眼。在場的除了眾女眷,還有賈珍賈蓉父子、鳳姐的丈夫賈璉,金榮的姑父賈璜、賈璉之弟賈琮、李紈之子賈蘭等等。雖說是榮寧二府聯歡晚會,但薛姨媽、李嬸、李紋、李綺等都是親戚外客,當然還有成群的傭人和戲班子的演員。人多嘴雜,不避嫌疑,不拘小節,難免遭誤解非議。更何況這個銜玉而生又愛混在女孩兒堆裡的奇葩孫子,以及「女兒至上」的奇談怪論,更容易招黑引謗,但寶玉又的確非惡濁無恥之輩。

賈母平素對寶玉的訓導是,再怎麼淘氣古怪,也不能沒裡沒外,不能逾越世家大族的底線,祭宗祠,待賓客,尊卑有序,主客有別,「必是要出正經禮數來」。在多數場合,寶玉都是規矩禮儀極講究、風采俊逸的大家公子形象。

寶黛青梅竹馬,情投意合,一個是最寶貝的孫子,另一個是最疼愛的外孫女,賈母也有心撮合兩個玉兒的終身大事,從鳳姐到傭人都認為他們是天仙般的一對兒。但這兩個孩子呢,一有個風吹草動,就沉不住氣,盛傳個金玉良緣,黛玉就沒安全感。賈母樂見他們低調和睦,而不是動輒哭鬧砸玉,或當眾餵酒秀愛,增加負面印象分, 賈母曾煩惱又傷心地稱他們是「兩個不懂事的小冤家」。

賈母論書掰謊,明確表示,家裡的姑娘們絕對沒有這些不才(不正經)的事,從不讓說這些書、聽這些混話,丫頭們也不懂。意思是孫子孫女我都在管著呢!造謠污衊人家女孩兒,是自己塞自己的嘴。

賈母底氣十足,出於對家中女孩們的了解,基於對李紈帶領姑娘們讀書做女紅及淑女教育的信心。事實上,賈府「四春」都沒有看雜書的,貴為鳳藻宮尚書、賢德妃的元春省親時是位尊老愛幼、體恤下人、詩詞歌賦俱佳的長姊,沉默寡言的迎春常看道教善書《太上感應篇》,探春那麼聰慧大方的姑娘,抽到「瑤池仙品、必得貴婿」的花簽都羞紅了臉、擲在地上。畫大觀園的惜春愛跟出家修行的妙玉談心下棋。湘雲是寶玉哥們一樣的玩伴,她天真無邪,英豪闊大,霽月光風,「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行酒令時,黛玉隨口說出閨閣禁書《牡丹亭》、《西廂記》中的詞句,寶釵私下找她,坦言自己以前也看過,勸誡開導道:「男人們讀書明理,輔國治民,這才是好……至於你我,只該做些針線紡績的事才是;偏又認得幾個字。既認得了字,不過揀那正經書看也罷了,最怕見些雜書,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說得黛玉臉紅垂頭,心服口服,兩人還從情敵變成了朋友。寶釵曾進京參加過皇宮選秀,那更是訓練有素,禮儀周到,成熟得體。

Sun_Wen_Red_Chamber_14
黛玉葬花,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無論浪漫的黛玉,還是穩重的寶釵,閨閣倫理都是深入骨髓的。共讀《西廂》的寶黛並未越雷池半步,是互為知己的精神之戀,神瑛和絳珠下凡續的還是不染塵埃的仙緣。林妹妹詩意地棲居在人間,撫琴、葬花、吟詩,為愛而來,淚盡而逝。「質本潔來還潔去」,是位飄逸出塵的世外仙姝。

正統又靈敏

晚輩們靜聽賈母的長篇評議,鳳姐上來斟酒,笑語琳琅地岔開話題,畢竟是元宵節家宴,熱鬧歡快才是主調。王熙鳳詼諧爽利的口才,令眾人笑倒,連說書藝人都甘拜下風,讚其「好剛口」。她聽出弦外之音,就拿自己與賈珍舉例調侃,「我們還是論哥哥妹妹,從小兒一處淘氣淘了這麼大,這幾年因做了親,我如今立了多少規矩了!便不是從小兒兄妹,只論大伯子小嬸兒……」 她在善後打圓場,還用二十四孝「斑衣戲彩」的典故,表示引老太太一笑的心意。

三更了,賈母讓賈珍、賈璉帶著兄弟們先回去,又令三兩個桌子合併起來,姑娘媳婦擠著坐在一處,「又親熱又暖和」,還說「都別拘禮」了,叫寶琴、黛玉、湘雲緊依在自己左右坐下。

賈母點了《尋夢》和《下書》兩齣戲,要求只用蕭和笙笛,避免繁雜喧鬧,突出清幽婉轉的崑曲唱腔之美,再次表現了不落俗套的新意雅趣,眾人聽得鴉雀無聲、如痴如醉。賈母指著湘雲道,像她這麼大時,她爺爺有一個小戲班,能夠彈奏《西廂記》的《聽琴》、《玉簪記》的《琴挑》、《續琵琶》的《胡笳十八拍》,可見其音樂素養來自年少的薰陶。

《尋夢》和《下書》分別是《牡丹亭》和《西廂記》裡的折子戲,賈母剛批完陳腐舊套,又點才子佳人的戲,這不自相矛盾了嗎?原來古時禁書不禁戲,大戶人家往往都有自己的戲班子,看戲聽曲是節慶、升遷、婚嫁、祭日、生辰、宴客、交友必不可少的,大眾娛樂不可能是曲高和寡的陽春白雪,但很多戲經過反覆推敲刪改,兼顧到男女老少,還是能上得了台面,雅俗共賞。尤其風靡明清的崑曲,曲詞典雅,充滿詩情畫意,演唱細膩舒緩,美妙動聽,被譽為「百戲之祖」。

賈母點戲,仿佛在撫慰黛玉等女孩兒們,少女春心,懂的,誰沒打小時候過來呢?!那些背後嚼舌頭的也歇歇吧!情歌自古都在傳唱,戲曲欣賞就是避免人長成木頭樁子,懂人心,通情理。但藝術不等於真實生活,不要入戲太深,像杜麗娘一樣相思成疾。正如全家一起看莎翁劇,但沒有父母希望兒女做殉情的羅密歐與朱麗葉,能順利跨過青春期的坎兒,拿得起,放得下,提高鑑賞力也許是較好的辦法之一。

鳳姐與賈母默契配合,又是擊鼓傳花,又是講笑話,在歡聲笑語中,燦爛的煙花騰空綻放,炮仗劈啪震響,稟氣柔弱的黛玉驚怕地捂著耳朵,賈母便把她摟在懷中。

Sun_Wen_Red_Chamber_15
賈母八旬之慶,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品味賈母掰謊記的內容和之後的細節,我看到的是嚴辭訓誡、化解擺平、理解包容、慈愛呵護。賈母正統觀念很強,是維護儒家宗法社會和家族利益的典型大家長,同時,她又是一個敏感而有靈性的人,平素與晚輩打成一片,講究禮儀又不拘於禮,使大家得到樂趣。只要不觸及底線,她很有彈性風度。但原則問題不能遷就,該管的要管。寶黛冰雪聰明,點到為止。簡單粗暴地對待,效果差,徒增對立叛逆。

有的版本的《紅》劇把賈母論書,拍成個道貌岸然、面目可憎的批鬥會,實乃大謬,還是「反封建和階級鬥爭論」的洗腦遺毒作怪。老太太從文藝到生活,旁敲側擊,有理有據,意味深長。給人感覺好像有所指,又未必針對誰,連兜帶掛,受訓的小輩都捎帶著點兒。有讀者自行補腦,聯想到寶釵如何,丫鬟怎樣了……令人產生多種解讀,賈母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一石兩鳥,一箭三雕。史太君的太極八卦掌縱橫捭闔,巧暢連環。這也正是曹公寫作技巧的高明之處。

貴族世家的名譽聲望與內部和諧就是靠禮法和道德準則維繫的,賈母是有爵位的朝廷命婦,很重視惠及子孫的家風承傳。她有強烈的今昔對比,距鼎盛期的風範體統差之遠矣,下滑墮落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她對賈赦、賈珍、賈璉等人的淫亂敗家醜行痛心疾首。年邁的她更為元妃下旨進住大觀園的寶玉和眾女兒操心,勒令嚴查在園內賭博的人,賭博就要喝酒,尋張覓李,開門開戶,引奸引盜,後患無窮。

一波未平一波起,殘酷的現實是,無論怎樣抵禦防範,大觀園還是毀於無孔不入的外界污濁的滲透侵擾。「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盛席華筵終散場。這些花季少女死的死、嫁的嫁,各奔東西。短暫快樂的美好時光恍若夢幻,冰清玉潔的大觀園女兒只能永駐在紅樓詩篇中了。@#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春省親,清代孫溫繪。(公有領域)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 在《紅樓夢》鍾靈毓秀的少女中,釵黛可謂「雙峰對峙,二水分流」,而湘雲則是最絢麗的霞光異彩。
  • 聽曲文寶玉悟禪機,一句「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點醒夢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魯智深曠達灑脫的人生態度令寶玉心馳神往,為日後出家埋下伏筆。
  • 雍容端莊的寶釵和清雅靈秀的林妹妹(左)(網絡劇照)
    假如寶玉、黛玉、寶釵三人再相逢,寶釵一定不會再跟寶玉結婚,讓寶黛乘仙緣而去,世間願娶寶釵為妻者眾,怎麼還選不到一個配得上自己並能建功立業的男子?!
  • 電視連續劇《紅樓夢》劇照:探春(左)寶釵(右)
    《紅樓夢》第五十六回,「敏探春興利除宿弊,賢寶釵小惠全大體」。講的是鳳姐生病,受王夫人之托,探春偕李紈、寶釵共同理家的事。李紈是寡婦,溫吞心軟,不願多事。所以,當仁不讓的主角是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探春和寶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