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之旅(17)探看東方正教教堂的建築

作者:行雲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 教堂。(行雲提供)

  人氣: 3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Mykonos島上除了有不少的酒吧和俱樂部之外,也有不少的教堂,只是那些絕大部分都是希臘正教的教堂

Mykonos島上的教堂。(行雲提供)
Mykonos島上的教堂。(行雲提供)

在基督教教堂的建築當中,各位比較熟悉的應該是西歐的教堂建築,這包括了羅馬公教的教堂、和新教的教堂(在新教的各教派當中,路德派和英國國教的教堂建築,其實大致上接近於羅馬公教的教堂建築。)對於東方正教(包括希臘正教)的教堂建築,相信大家比較陌生。這一次我在Mykonos島上、邂逅了一座希臘正教風味相當濃厚的教堂,所以想可以藉此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些希臘正教教堂的建築輪廓。我會用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當地人稱之為「Megali Panagia Mykonos」),和東方正教在美國舊金山兩座俄系的東方正教教堂,來做解釋的範例,特別是舊金山教區的主要教堂「Holy Virgin Cathedral」。

【希臘和俄國都是東方正教。俄國的部分是繼承希臘的。東羅馬帝國的重心位在希臘文化圈,在東羅馬帝國滅亡之際(西元1453年),俄國以東羅馬帝國的繼承者自許,不但擔負起希臘正教的延續,連政治上俄國國君都以「凱撒」自稱。「Tsar」據說就是從「Caesar」轉變來的。】

東方正教的教堂建築、和傳統西歐的教堂建築,在平面圖上就有基本的差異。西歐大部分的教堂建築,從中世紀就開始往「不等長十字形」平面圖的方向發展,信眾站、跪、和坐的區域,通常是一個狹長的長方形。而教士進行儀式的重心,則集中在教堂的另一個遠端。這樣的平面設計,被稱為「Latin Cross」。而東方正教的教堂建築的平面圖,則大致是「大約等長的十字形」,教士進行儀式的地區,比較接近教堂的中心。這樣的平面設計,被稱為「Greek Cross」。自從鋼筋被用在建築上面之後,人們開始可以建造更大的室內空間而不需要內部的牆柱,因此東方正教教堂的平面圖,也隨著從「大約等長的十字形」,進一步簡化成正方形、或是長短差異不大的長方形。

西歐教堂與東方正教教堂平面圖的比較。(行雲提供)

東方正教的教堂、和傳統西歐的教堂,在外觀上也有很大的差異:傳統西歐的教堂,從中世紀就開始發展尖頂;而東方正教的教堂,則一直使用圓頂,還經常是多重圓頂。(西歐的教堂,也有使用圓頂的例子,譬如梵諦岡的聖彼得大教堂,不過畢竟是少數。)當東方正教傳到斯拉夫地區之後,可能是為了減輕積雪的壓力,教堂原來厚重的圓頂,變成了比較輕盈的洋蔥頂、或圓錐頂。同時,外部的色彩也開始多樣化。

Mykonos島上的教堂。(行雲提供)
Mykonos島上的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不過這東方正教教堂與西歐教堂最大的差異,莫過於內部了。在基督教初創的那幾十年,猷太教中心的耶路撒冷神殿還未被羅馬摧毀。而這一座神殿裡的神壇區和信眾區之間,有一張簾幕隔開。早期基督教的教堂,也效彷這種作法。後來這張簾幕在西歐的教堂的發展中逐漸被淡化,甚至只遺留了欄階,作為象徵性的區隔。可是這張簾幕在東方正教教堂裡的發展,則正好相反;它逐漸地變成硬實的有門高牆,牆面則用來繪製耶穌、聖母和其他聖者的圖像(icon)。而這一道有門高牆,也因此被稱為「Iconostasis」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Iconostasis的結構,和其上所繪的圖像,是遵循著一些規律的。如果空間允許,它通常有三道門。中間那一道,只有教士可以進出,而旁邊兩道,則是給其他執事人員進出。中間門的兩旁,會各繪製有兩幅icon:面對進入方向右邊的第一幅,通常是耶穌像。而左邊的第一幅,通常是「聖母聖嬰像」。其它的兩幅icons,則可能是四大福音書的作者之一,或是此一教堂致獻的聖者。如果空間允許,這排icon的上方會有更多排的圖象,而那幾排圖象的內容,也遵循著一定的慣例。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除了iconostasis的牆面,東方正教的教堂內部牆柱及屋頂,也都會儘量繪滿icon。相較之下,西歐教堂的內部裝飾,就比較不那麼繁複、緊湊。再則,從文藝復興開始,西歐教堂的內部的繪畫和雕塑,就遵循著我們熟悉的美術風格。但是東方正教教堂內部的icon,則還保留了不少中世紀圖象畫的風格。所以走入一座東方正教教堂、和走入一座西歐的教堂,可能會產生出不同的情懷。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最後,東方正教教堂的軸線有固定的方向:它的聖壇區會設在教堂的東側,而入口則會設在西側。西歐教堂軸線的方向,就比較有彈性。此外,西歐教堂的信眾區域,會設有許多排的長椅和跪墊。但是東方正教的教堂信眾區域,通常並沒有排椅和跪墊,在儀式進行期間,信眾們是站立著的。不過近代也有些教堂開始設置座椅,像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就是一個例子。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東方正教和羅馬公教的分裂,發生在西元1054年,而導致各個新教脫離羅馬公教的西歐宗教改革,則開始於西元1517年。這兩樁事件,致使三方(東方正教、羅馬公教、和新教)長年不相往來。可喜的是:到了二十世的後半,三方開始有了顯著的對話。我很希望這樣的溝通能夠持續下去,讓人類社會的隔閡,逐漸消弭於無形。@#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教堂燈飾。(行雲提供)
Mykonos島上的Metropolitan Church裡的皇冠展覽品。(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舊金山的Holy Virgin Cathedral教堂。(行雲提供)

(點閱愛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它們的陶繪當中,可以看到兩種文化特色的結合:也就是 Mycenaean 的規律性、和 Minoan 的自然流暢。
  • Mycenaean文化比前面的Minoan文化要來得尚武,也比較階級化。這裡的兩付頗為知名的金質面罩,是他們貴族的陪葬物。
  • 到了西元前300年左右,作為第二波陶繪發展原動力的雅典城邦已經衰落了,因此希臘的陶繪藝術,也逐漸成了昨日黃花,僅供後人憑弔了。
  • 西元前2000年至1600年之間,Minoan文化達到了最高的藝術層次。這個時期的陶繪頗為精緻、美麗、多彩,而對畫面的運用、以及物體的形態呈現、也從早期的規律、整齊,進化到自由、流暢。
  • 希羅德.阿提庫斯劇場經常被作為表演場所。像Frank Sinatra、女高音Maria Callas、和男高音Luciano Pavarotti,都曾經在這兒表演過。
  • 厄瑞克忒翁神廟有六根廊柱採用了一個新的建築新變革,那就是用少女人形來替代典型廊柱。這樣的少女人形,被稱為Caryatids。
  • Parthenon裡面藝術價值最高的部分是雕塑,特別是神殿頂蓋東、西兩端下方的三角地帶、建築學上稱為Pediment或Tympanum的地方的雕像,以及內部房間圍牆上半部的浮雕,堪稱古典希臘最精美的雕像群。
  • 雅典得天獨厚,在距離城區只有十多公里的一座稱為Penteliko的山裡面,發現了一個高品質的大理石礦,顏色潔白無瑕,雅典衛城上面現存的古建築,都是採用來自這個礦場的大理石。
  • 希臘獨立之後,為了感念拜倫的熱血奉獻,不但把他的忌日訂為國定紀念日,還在幾個地方建立了他的雕像。
  • 在雅典的主要古劇場Theater of Dionysus,除了有戲劇創作的競賽之外,也有音樂方面的競賽。競賽之後,優勝團體的平時贊助人,常常會在去劇場的路上設立紀念碑來慶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