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風流】想君騎馬好儀容

作者:懿慈

唐人春郊遊騎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1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元稹在江陵任滿,被朝廷召回長安,轉而又與劉禹錫、柳宗元等人一同被外放,這次他去往荒蠻的通州為官。元稹有詩《酬樂天雨後見憶》,「雨滑危梁性命愁,差池一步一生休。黃泉便是通州郡,漸入深泥漸到州。」他對白兄哭訴道:去往通州的路就是黃泉路啊。

天雨路難,泥濘的驛道上一步一滑,道邊是亂石深淵,若是步子不得力便有墜落山崖之險。那雨水裡淒迷的煙樹亂山,泥濘愈深處、亂簇簇的市井煙火,昏昧裡多少天連個日升月落都沒有。那樣的地方,大抵是沒有詩文教化、絲竹管弦的。連書生慣懷有的田園農家的桃源之念都斷了。官衙裡的差役們,說的話在元稹聽起來如鳥語的不可解,倒是不遠的山林裡虎嘯猿啼之聲,時常入耳。這裡市上買東西以物換物,田裡農事勞作是刀耕火種那樣的原始。亂山苦水少平地,蟲虱塵埃無孔不入,園子裡菜蔬是沒有的,倒是荒草叢生。元稹有詩,如是形象據實地描寫:「入衙官吏聲疑鳥,下峽舟船腹似魚。市井無錢論尺丈,田疇付火罷耘鋤。」「沙含水弩多傷骨,田仰畲刀少用牛。」「平地才應一頃余,閣欄都大似巢居。」「哭鳥晝飛人少見,倀魂夜嘯虎行多。」「滿身沙虱無防處,獨腳山魈不奈何。甘受鬼神侵骨髓,常憂岐路處風波。」「荒蕪滿院不能鋤,甑有塵埃圃乏蔬。定覺身將囚一種,未知生共死何如。飢搖困尾喪家狗,熱暴枯鱗失水魚。」這樣的地方,連他的苦楚心情都是天書,無人可懂——「南歌未有東西分,敢唱淪浪一字歌。」

看吧,這樣的南蠻之地,多少日月之前就屈死屈原了。

他一口氣抱怨了許多,臨到末了,嘆口氣讓他的樂天老兄別惦記他了,只管自己在長安城詩酒相伴快樂度日吧。反正,他如今就多腔子裡這口氣了。「苦境萬般君莫問,自憐方寸本來虛。」

這樣的抱怨,像是走夜路的孩子,一路上伸長了脖子顫抖地唱著歌,走過星空下黑黝黝的長路。待到望見家園的窗前燈火、倚門等待的親人,突然放開嗓門,跺著腳哭起來,哭得淚雨傾盆。

積鬱之中,元稹臥病在床。遠在長安的白居易為之謀醫問藥,寄去通中散、碧腴垂雲膏。元稹得到藥,又洋洋灑灑寫了一首詩《予病瘴,樂天寄通中散、碧腴垂雲膏⋯⋯因有酬答》,末尾如是訴說——「唯有思君治不得,膏銷雪盡意還生。」表示思念白兄之苦,無藥可解,除非看見你本人,然而我們離得又這麼遠,山嶽茫茫,我這病可真是頑症。

白兄還給元稹寄去詩卷,夏天用的竹枕以及日常用度。元稹呢,則寄去了一塊衣料。白居易則寫了一首詩,描繪縫紉效果以及著裝心情——《元九以綠絲布白輕褣見寄製成衣服以詩報知》。

什麼樣的衣料呢?「綠絲文布素輕褣」這塊衣料是遠方的摯友殷切寄來的,又勞煩自家病弱的妻子親手縫製,衣衫真好看啊,裡子是秋花白,外衫則是青蔥至色,是春天的芳草如茵那樣的青,比那種青色又還要更青些、更深點。著裝效果呢?白兄又矯情上了「欲著卻休知不稱,折腰無復舊形容。」——這麼好的衣衫,我想穿又捨不得,因為感覺自己是不相稱這華衣的呀,而今腰板也折了,容顏呢,也遠不如從前了。唉,想來這位仁兄,心裡對自己的容顏,曾經相當滿意?後世的咱們讀著這句詩,瞅著他嘰嘰歪歪沒完沒了地矯情,不由地就捂著嘴嘿嘿壞笑起來。

光笑他是不夠的,看看,元稹小弟回信了,照例地,又和詩了——《酬樂天得稹所寄紵絲布白輕庸製成衣服以詩報之》「湓城萬里隔巴庸,紵薄綈輕共一封。腰帶定知今瘦小,衣衫難作遠裁縫。唯愁書到炎涼變,忽見詩來意緒濃。春草綠茸雲色白,想君騎馬好儀容。」

明仇英春遊晚歸圖 軸
明 仇英《春遊晚歸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元稹情意綿綿地擔心著寄來的衣料趕不及季節的變化,好在而今衣服做好了,天氣也是好的,天高雲輕,春日和。至於矯情的白兄,在那裡對鏡惆悵的那番容顏衰老腰背頹朽的矯情,他則應酬道:哎呀我都知道,你如今肯定是消瘦了嘛,那麼腰帶也相應的折小了。最緊要的是,在這樣的好天氣裡,應該穿上新衣裳,騎馬去郊外,踏行春色。「青草綠茸雲色白,想君騎馬好儀容」。白兄騎馬踏青的姿態,必然是極好看的,那是元稹思念的長安城,他曾經身歷過的春天。@#

(點閱大唐風流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縱觀元稹的仕途生涯,留下的可堪考據的史料,他倡導均定土地稅籍的思想,所著的關於國家財政管制的《錢貨幣議狀》,根據他做官的事蹟,都可以看得出他是一個治國良才。元稹的先祖曾經是後魏皇族,他是大漠裡打馬而來的拓跋鮮卑氏族的後裔,熱血、桀驁,是他胡人血管裡的因子。不畏強權,秉公辦事,是個無畏的挑戰者,平生最愛逆風而上。
  • 白居易為元稹寫下的那一首《贈元稹》,追溯了他們的相識相知的緣分:「自我從宦遊,七年在長安。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難。」
  • 輓妻早亡遣悲傷 他生緣會難再期 紅繩牽筏又散筏 余哀遣悲撰悼詩
  • 曾憶舊舍似陶家 籬邊臨風白菊花 花中隱士獨予菊 讚伊傲霜詩俳華
  • 元稹做禦史的時候,曾到梓潼郡勘察冤獄。當時是元和四年(809)三月二十一日,白居易正在京城與名輩們遊覽慈恩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