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冰花男孩上學苦路 陸高官當秀場

雲南留守兒童冒風雪走一個半小時上學 到教室時頭髮都結冰 民眾痛批:中共撒錢做外交 卻讓孩子受苦

因頂著一頭冰花上學,雲南貧困地區留守兒童王福滿被稱為「冰花男孩」。(大紀元資料室)
「冰花男孩」事件引發高官關切,讓網友大呼:「太假了!」 (擷自微博)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呂適約報導)近日一張雲南留守兒童冒著風雪步行上學變成「冰花男孩」的照片,牽動了民眾的心,也吸引縣長級一眾高官家訪「關切」,讓網友大呼:「太假了!」

據希望之聲引述陸媒報導,「冰花男孩」事曝光後,雲南昭通市政府副市長8日下午趕到轉山包小學現場辦公,並且到男孩家中開展家訪。其後魯甸縣縣長、副縣長也趕到校園和男孩家中了解情況。9日,市長又主持召開全市保障民眾冬季生產生活安全視訊會議。昭通政府的行動遭網友批評:「太假了,媒體不報導就不管!」

「冰花男孩」叫王福滿,今年8歲,是雲南省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三年級學生。照片裡的他頭髮和眉毛已經被風霜凍成雪條,臉蛋通紅,身後的同學們看著他哄堂大笑。

據悉,當天早上氣溫是零下9度,王福滿走了近一個半小時的山路趕到學校參加期末考試。由於家裡沒有洗衣機,手洗的衣服沒法甩乾,加上天太冷,他的厚衣服沒有乾,只能穿兩件薄衣服出門。

他的父親常年在外打工,每月收入人民幣三千元(約新台幣一萬三千元)左右。父親表示已經接到很多電話,提出資助孩子,但他擔心熱度一過,產生的落差會影響孩子的生活,而且他說:「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讓他覺得可以不勞而獲,還是要腳踏實地。」

事實上,「冰花男孩」不過是中國千千萬萬留守兒童中的一個。即使在轉山包小學裡,每天走4.5公里上學的他都不是走路上學最遠的一個,有的孩子甚至要早上5時30分起床,步行3個小時的山路上學。

據中央社報導,中國媒體人田奇庄向美國之音表示,「冰花男孩」這張照片之所以爆紅,因為觸動了社會的痛點,中國經濟發展取得進步,卻未能讓低端、弱勢群體共享成果,不少遇到困難的人很難得到國家的溫暖、社會的救助。而官方控制的媒體總是報喜不報憂,把反映弱勢群體困難處境的報導定調為「負能量」,大家平日所見總是鶯歌燕舞、形勢大好,當一些真實情境出現在公眾視野時,就很容易引起廣泛同情與關注。

「冰花男孩」事件也在網上引發爭辯,民間出現痛批中共只會花大錢做外交,卻讓自己的孩子在深山中受苦。

橋寬五十公分 偏鄉童天天踩上學

據報導,家住陝西城固縣天明鎮瓦屋村的王天富說,他們村和隔壁的黃泥村目前67名學齡兒童,每天上學必須經過村旁的南沙河,到對岸的二里鎮黃岡小學,而他們賴以通行的交通廊道,是一長115公尺,寬僅50公分的簡易竹橋,近日又因下雪,橋面更結滿冰碴。10歲的羅集斌說,他每天獨自過竹橋上學,「就像盪秋千。」黃泥村村民黃師傅表示,每年9月1日開學前,村民會將竹橋搭好,但到了汛期,政府會要求在次年4月將竹橋拆掉。所以「有時也(需要)蹚進齊腰深的河水,背著孩子過河上學。」◇

責任編輯:昱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