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不容粉飾 巴金季羨林韋君宜痛批文革

文革圖片。(檔案圖)

文革圖片。(檔案圖)

人氣: 10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3日訊】近日,中國微信公眾號「講史堂」發布消息稱,中共教育部新編的中學歷史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將這段歷史粉飾為所謂「艱辛探索」,同時對文革的評價措辭也有所修改。過去的說法是毛澤東「錯誤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等,新版則刪去了「錯誤」二字,只留「認為」,標題中的「動亂和災難」這個表述也被刪除。

此消息一出,輿論譁然。要知道,文革帶給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只有巨大的災難,它的破壞性和造成的損失是難以估量的。然而至今,中共當局仍避談文革,讓中國的年輕一代根本不了解這個時代發生了怎樣的慘劇。或許經歷過那悲慘歲月的一些人進行的反思,可以回應中共教育部的此次修改。

巴金說文革「帳是賴不掉的」

中國知名的文學家巴金在文革期間被點名批評,並被關進「牛棚」,勞動「改造」。文革結束後,他為自己在期間做了順民感到內疚,認為談論文革是要警惕我們自己,警告不要再搞偶像崇拜和強調要說真話。在他的反思文章集結成的《隨想錄》中,巴金寫道:

——只有在經歷了接連不斷的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之後,只有在被剝奪了人權、在牛棚裡住了十年之後,我才想起自己是一個「人」,我才明白我也應當像人一樣用自己的腦子思考。

——原來我才逐漸明白,住了十載『牛棚』,我就有責任揭穿那一場驚心動魄的大騙局。不讓子孫後代再遭災受難。我邊寫、邊想、邊探索,越寫下去,越認真,也越感痛苦。

——太可怕了!十年的折磨和屈辱之後,我還不能保衛自己敘述慘痛經歷的權利。十年中間,為了宣傳騙局,推銷謊言,……使用了那麼大的力量,難道今天只要輕輕一揮手,就可以將十年『浩劫』一筆勾銷?!

——為什麼不能寫自己感受最深的事情?在『文革』的油鍋裡滾了十年,為什麼不讓寫那個煎骨熬心的大災難?……那麼回過頭來看『文革』,我們到哪裡去尋找它的遺蹟?才過去20年,就有人把這史無前例的『浩劫』,……儘量忘記乾淨。

——十年『浩劫』教會一些人習慣於沉默,但十年的血債又壓得平時沉默的人發出連聲的呼喊。我有一肚皮的話,也有一肚皮的火,還有在油鍋裡反覆煎了十年的一身骨頭。……,在心頭越積越多,我不把它們傾吐出來,……我永遠閉不了眼睛。

——帳是賴不掉的!

晚年的巴金曾提議建立文革博物館,但中共一直以沉默應對。

季羨林四個「最」概括文革

國學大師季羨林在文革期間也被關進了「牛棚」,被強迫進行勞動「改造」。文革後,他在《牛棚雜憶》中對文革的描述用了四個「最」: 「最野蠻、最殘暴、最愚昧、最荒謬」。

後來,在《季羨林散文全編》的《卷首語》中,對文革的描述又作了新的概括,將原來四個「最」字提升為六個「極端」: 「這是一場極端野蠻、極端殘酷、極端荒謬、極端愚昧、極端滅絕人性、極端違反天良的空前絕後(這僅僅是我的希望)的人類悲劇。」

韋君宜希望文革悲劇不再重演

曾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的韋君宜文革同樣遭到迫害,1966年,她被批鬥,一度精神失常。她的丈夫楊述被毒打折磨,在生死邊緣徘徊。而她那上小學五年級的兒子則被紅衛兵打傻了。此後,大人去「幹校」、蹲「牛棚」,孩子上山下鄉,一家人天各一方。

文革結束後,韋君宜在痛苦中開始反思,並寫下了《思痛錄》。她曾對女兒說,她「參加革命就準備好了犧牲一切,但是沒想到要犧牲的還有自己的良心」。她苦苦追求了一輩子,卻在眼淚全都乾涸的時候才大徹大悟。

在《思痛錄》中,韋君宜將所親歷的「左」禍,一件一件拎出來曝光。其間,涉及上百位「革命者」的遭遇,它成為中共害人的證人證言。在書中,韋君宜寫道:

——只希望這種悲劇在中國不再發生!

——這一部用血淚凝成的歷史,……只希望這種悲劇在中國不再發生。中國的可憐老百姓,太容易高呼萬歲了。

——真正使我感到痛苦的,是一生中所經歷的歷次運動給我們的黨、國家造成難以挽回的災難。同時,在『左』的思想的影響下,我既是受害者,也成了害人者。

——參加革命之後,竟使我時時面臨是否還要做一個正直的人的選擇。這使我對於『革命』的傷心遠過於為個人命運的傷心。我悲痛失望,同時下決心不這樣干,情願同罪,斷不賣友。

——所有這些老的中的少的,所受的一切委屈,都歸於『四人幫』,這夠了嗎?我看是不夠。

——人家那種殘酷的遊戲,終於迫使他(註:指楊述)對於自己這宗教式的信仰發生疑問。這點疑問是不容易發生的啊!是付了心靈中最痛苦的代價的!

文革造成的災難性後果

文革造成的災難性後果是歷朝歷代從未有過的。

一、人員傷亡方面

文革造成了驚人的人員傷亡。中共當時並沒有統計被害人數。在80年代胡耀邦任組織部長負責平反時,估計文革致死人命兩百萬。清查「五一六」只占其中5%。其它95%是在運動初期被打死和自殺的四類分子、右派、資本家、叛徒、特務、走資派和「反動學術權威」。

如文革結束後揭露出來的陳伯達下令整肅的「遼寧叛徒集團案」就致死了180人。當然很多的人命是武鬥打死的。著名的有四平武鬥、長春武鬥、江西武鬥,還有四川武鬥,內蒙的挖肅內人黨,湖南、廣西的大屠殺,雲南的萬人坑,寧夏荒野的累累白骨…… 另外還有幾百萬非正常死亡的人數。

另有文章披露,中共元帥之一的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日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中提到,文革死了兩千萬人,整了一億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

二、文化道德方面

從建黨到現在,中共對中國文化的「革命」從來都沒有停過,也確實企圖徹底「革」了中國文化的「命」。而其中最大的破壞行動就是文革。對文化道德的主要破壞體現在:

第一、對宗教場所的破壞

中共早在建政之初就開始毀寺焚經,強迫僧尼還俗,對其它宗教場所的破壞也從未手軟。到了六十年代,中國的宗教場所已經寥寥無幾。文革時「破四舊」就更是一場宗教和文化的浩劫。

舉例來說,中國第一個佛教寺院是東漢初年在洛陽城外營建的白馬寺,為中國「釋源祖庭」。「破四舊」時它自然難逃洗劫。「寺院旁邊有個白馬寺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率領農民去革命,亂砸一通,一千多年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被毀,兩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被焚。稀世之寶玉馬被砸爛。幾年後,柬埔寨流亡君主諾羅敦.西哈努克指名要朝拜白馬寺,周恩來趕緊下令將北京故宮裡的貝葉經和京郊香山碧雲寺的清代十八羅漢運到洛陽,來個冒名頂替,才解決了外交難題。」(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

1966年5月開始的「文化大革命」確實是在革中國文化的命。從當年八月份開始,「破四舊」的烈火燒遍中華大地。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作為「封、資、修」立即成為紅衛兵們的主要破壞對象。以佛像為例,北京頤和園萬壽山頂有一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經「破四舊」,竟然都五官不全,無一完好。首都如此,全國都如此,連偏遠的縣城也不能倖免,「山西代縣有個天台寺,建於一千六百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塑像、壁畫甚為珍貴。雖然地處遠離縣城的山溝,『破四舊』者不畏艱險,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

陝西周至縣境內,有兩千五百年前老子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樓觀台。……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散布著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高祖李淵為他修的、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如今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則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現在則被迫剃頭、脫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員,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山東嶗山道家聖地,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斗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等,『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吉林市文廟是全國四大孔廟之一,『破四舊』中嚴重受損。」(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

第二、對文物的破壞

對文物的破壞也是中共摧毀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在「破四舊」中,多少知識分子珍藏的孤本書和字畫都被付之一炬,或被打成紙漿。章伯鈞家藏書超過一萬冊,被紅衛兵頭頭用來烤火取暖,剩下的則送往造紙廠打成紙漿。字畫裱褙專家洪秋聲老人,人稱古字畫的「神醫」,裝裱過無數絕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蘇東坡的竹子、文徵明和唐伯虎的畫。幾十年間,經他搶救的數百件古代字畫,大多屬國家一級收藏品。他費盡心血收藏的名字畫,如今只落得「四舊」二字,被付之一炬。事後,洪老先生含著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

「江山勝跡」也在「破四舊」的狂飆驟雨中被砸碎、消失。王羲之寫下流傳千古的《蘭亭集序》的蘭亭不但被毀,連王羲之本人的墳墓也被毀掉,吳承恩的江蘇故居被砸了,吳敬梓的安徽故居被砸了,蘇東坡親筆書寫的《醉翁亭記》石碑被「革命小將」推倒,石碑上的字被颳去……

第三、在精神層面上的破壞

在中國的歷史上,儒、釋、道三家對中國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對鞏固人類道德水準,對那些想回歸天國世界的修煉者起到了重大作用。眾所周知,道家講「真」,佛家講「善」,儒家講「忠恕」、「仁義」,「外略形跡之異,內證性理之同,……無非欲人同歸於善」。而這是以「儒釋道」信仰為根的傳統文化最有價值的地方。

傳統文化中貫穿著「天、道、神、佛、命、緣、仁、義、禮、智、信、廉、恥、忠、孝、節」等等,許多人可能一生都不識字,但是對傳統戲劇和評書卻耳熟能詳,這些文化形式都是民間百姓獲得傳統價值觀的重要途徑。因此,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就是直接毀去中國的道德,也是在破壞社會安定祥和的基礎。

文革中,中共打倒了知識分子,毀壞書籍和廟宇,向人們灌輸讀書無用論的思想,讓人們放棄了對儒、釋、道三家的信仰和遵從。宗教與文化的莊嚴神聖感被破壞殆盡。這直接導致了文革後中國人道德的迅速下滑。

三、經濟方面

文革期間的混亂局面也影響到了經濟的發展。動盪最嚴重的1967年,工農業總產值比上年下降9.6%,1968年比上年又下降4.2%。普通百姓的生活也受到了暫時的影響。

四、外交方面

文革期間,中國的外交基本陷於停頓。1967年,外交部向各駐外使領館發布了一個新的「革命國際主義」的綱領。各個駐外使領館在國外也轟轟烈烈開展了造反行動。最嚴重的外交事件是8月23日焚燒英國駐京代辦處,給中國在國際上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

結語

這樣的文革怎容粉飾?反而是需要徹底的反思。那麼為何中共如此刻意迴避文革?根本原因是因為講文革講「過」了以後,就成了執政黨中共本身的問題,成了毛澤東的問題;就不是只否定毛澤東,連周恩來、鄧小平都難辭其責,最後要否定到共產黨頭上。當人們了解了真像,進行真正的反思後,中共的地位必將受到動搖。正因為如此,所以撒謊成性的中共要淡化文革。因此,還原文革真相就是要揭穿中共謊言,就是為了不再讓中共欺騙老百姓。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13 2: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