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俞曉薇:西方學者現身說法 反駁中共造假宣傳

中共去年12月初在武漢召開國際邪教問題研究學術論壇。官媒新華社在報導中篡改外國專家的講話、污蔑法輪功。與會的加拿大專家邁克爾.科洛維爾德表示對此感到不安。他在網上發佈其講稿,讓外界認清新華社捏造事實的行徑。(邁克爾.科洛維爾德提供)

人氣: 10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3日訊】近日,兩位西方學者接受了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以實際情況反駁了中共媒體的歪曲報導,並且分析了中共利用西方專家攻擊法輪功的手段。確鑿的證據令人瞠目:原來,中共媒體宣揚的在國際會議上「與會專家」的「一致」認識,就是這樣造假形成的。

加拿大專家與武漢會議

邁克爾.科洛維爾德(Michael Kropveld)是加拿大邪教信息中心執行主任及創辦人,在邪教問題上有40多年的研究經驗。去年12月,他參加了在湖北武漢舉行的「國際邪教問題研究學術論壇」。

關於此次會議,新華社2017年12月3日的報導稱:「來自中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意大利、吉爾吉斯斯坦、斯里蘭卡等國在邪教研究領域具有重要影響的近30名學者參加了論壇。」

科洛維爾德向新唐人記者介紹,當天只有4位外國專家到場,還有2位是通過skype參與的。

科洛維爾德在會上說了什麼?新華社的報導有兩小段「引述」。其一,詆毀法輪功創始人及其追隨者,稱其X教性質「表露無疑」。其二,報導稱,法輪功科洛維爾德認為,西方社會的一些人士不應該將法輪功問題作為人權問題看待,應該認清「欺騙性和危害性」,云云。

然而,科洛維爾德表示,新華社的報導和他當天在會上所講內容完全不符。他當時是按照準備好的講稿一個字一個字讀的。為了澄清事實,科洛維爾德把講稿放到了自己的網站。(全文內容。)

科洛維爾德的講稿介紹了自己進行的關於法輪功調研報告和分析,以及提出的諸多探討問題。例如:

「我的調查結果顯示,有關法輪功的要求的數量很少,大多數此類要求只是一般意義上的問題。從此調查可以得出何種結論?我們應如何看待中國(政府)對於法輪功的觀點和疑慮與此調查的受訪者的不同看法?以下問題或許有助於找到可能解釋這些差異的幾點因素。

我的調查樣本主要來自西方民主國家。如果在非西方國家,例如,遠東,東方或中東國家,調查結果還會相同嗎?即使考慮到法輪功成員創辦的媒體及其在西方的潛在影響,這又如何解釋,中心幾乎沒有收到什麼有關邪教顧慮的電話?」

最後,科洛維爾德的結論是:「以我四十年研究邪教的經驗,特別是我所做的有關法輪功的調查結果,表明:有必要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和評定團體。」

科洛維爾德說:「當你看到我的講稿的時候,就會非常明顯地看出,我絕對沒有說過任何像那篇文章中所引用的話。我的演講和我被(新華社)引用的內容一點兒都聯繫不上。」他還表示,新華社的文章對其他西方與會者的講話引述的準確性也非常糟糕。

意大利專家與鄭州會議

馬西莫.因特羅維涅(Massimo Introvigne)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辦人及主任,也是《意大利宗教百科全書》的主要作者,發表過幾十本宗教社會學專著。2012年,他被意大利外交部任命為新設立的宗教自由觀察的主席,監測世界範圍內的宗教自由問題。

2017年6月和9月,因特羅維涅先生參加了在河南鄭州和香港舉行的邪教交流會。

去年7月6日,鄭州市反邪教協會網站發表文章,談及6月24日至28日在當地舉行的活動,題為「美國、意大利專家赴鄭州進行反邪教學術交流」。

報導稱:「專家表示,通過這次調研,對中國的宗教政策和反邪教政策有了充分了解,消除了之前對中國在相關邪教問題上的誤區。同時看到了在中國宗教信仰狀況良好,基層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護。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宗教政策了解不夠,存在誤解。」

因特羅維涅介紹說,當時,他們從中方那裡收到了一些文件,在仔細研究後,他們得出的結論和中共完全不同。他說:「在邪教這個問題上,我們只能說,我們不同意你們(的看法),我們當然拒絕簽署任何聲明或新聞發布。很明顯,這些聲明是事先準備好的。」

他還表示,中共當時的一篇文章稱,西方學者來的時候帶著錯誤的觀點,但這種錯誤的觀點之後被「糾正」了。他說:「根本就沒有那種事發生。」

中共官媒的文章還說:「在開封大相國寺和教經胡同,專家們對佛教和猶太教等進行了深入調研。特別是在開封大相國寺,他們看到文物古蹟保存良好,糾正了『文革使文物毀於一旦』的偏見。」

而因特羅維涅披露,他們在中國訪問期間,只允許拜訪中共認可的教會信眾及官方地點,只聽到官方的說辭,但沒有聽到非官方或非中共控制的對中國宗教狀況的言論。

而中共在報導裡卻宣稱「(專家)同時看到了,在中國宗教信仰狀況良好,基層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因特羅維涅認為,中共的做法「已經危害到宗教自由,也違背了中國在聯合國或其它國際組織層面上所承諾的國際公約義務」。

因特羅維涅說,對於與事實不符的中共報導,他感到不安,「因為它看起來好像是在利用我們這次的訪問」。他認為,中共肯定有一個龐大的「假新聞系統」,用它來打擊法輪功及其它被定為「X教」、受迫害的團體。

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创办人及主任马西莫.因特罗维涅教授(Massimo Introvigne)于2018年1月2日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新唐人)

中共鎮壓法輪功 謊言開道

兩位西方學者的受訪,進一步揭開了中共媒體通過造假宣傳攻擊法輪功的黑幕。這也凸顯中共的虛弱和恐慌。中共迫害法輪功,諸多罪行已被曝光,受到國際正義力量的強烈譴責。中共急於漂白形象,便頻繁地假借學術交流之名,引入一些有名望的西方學者,對其欺騙加收買,企圖達到掩蓋迫害、繼續迫害的目的。

近年來,中共舉辦了多次所謂反X教交流會議,焦點都是法輪功。成立於2000年11月的中共反X教協會,在中國所有省份都設有分支,接受政法委和610辦公室的領導,其主要目的就是打擊法輪功。

中共的手段是:把自己想說的話強加在外國學者身上,晒幾張會議照片,營造中外學者一致聲討法輪功的效果。而對於良心學者的嚴謹的學術探討,以及他們拒絕簽署聲明及對中共的批評,喉舌媒體自然隻字不提。於是,歪曲事實後,「誤區」被「消除」了,「共識」也達成了。自欺欺人,此之謂也。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是在官方和民間都明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情況下,公然發動的。那麼,藉口何在?唯有製造謊言。喉舌媒體全力開動,針對法輪功創始人、法輪功修煉者,炮製了大量惡毒謊言,煽動仇恨,妖魔化法輪功。

1400例」是中共用來打擊法輪功的系列謊言。它是怎樣出爐的?官方通過收買和威逼,讓一些不煉功的人扮演煉功受害致死的角色,嫁禍法輪功。在這些事例中,許多人的親友早已證實,當事人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

例如,家住重慶永川雙石鎮雙橋街70號的龍剛,一直患有精神病,後因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中共歪曲報導此事後,龍剛的母親於2002年1月13日在「明慧網」刊文澄清事實:「兒子有沒有精神病作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兒子確實有精神病,當時是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這是誰也抹煞不了的事實,作為他的父母,我們必須說真話,不能昧著良心誣衊法輪功。」

「在我兒子死後,一位姓杜的記者來採訪我兒媳婦,叫她說自己的丈夫是煉法輪功的,把一些誣衊法輪功的話寫在紙上,叫她照著上面寫的念,並要兒媳婦配合他說法輪功不好的話。當時兒媳婦迫於壓力這樣做了。第二天還給了她200元錢。用錢收買良心。他們還教我孫子說誣衊法輪功的話,電視上的假新聞就是這樣編出來的。」

再看黑龍江農婦李淑賢一例。1999年7月,李淑賢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病重期間因生活貧困交不起住院費,醫院院長主動給家屬出主意說:「你們就說李淑賢是煉法輪功煉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並在生活上還能給予照顧。」李淑賢和家屬為了利益同意了。於是,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採訪,給李淑賢的丈夫編好台詞,讓他照著讀,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得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事後,李淑賢病情不斷加重,醫院卻沒有遵守免費為其治療的承諾,而是強制她出院。回家後沒有多久,李淑賢病故。

1400例」與反邪教學術交流的造假新聞報導一脈相承,沿襲的都是中共的說謊套路,其目的都是打壓良善、繼續罪惡。

中共造假不停 貽害四方

謊言,是中共的一大基因。中共的統治就是謊言與暴力配合的恐怖歷史。中共自建政以來,編造了數不清的謊言,毒害了國內外各界民眾。從畝產萬斤的「衛星」,到「六四」時「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到更改GDP數據,再到「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致死致殘」、天安門自焚偽案、「人權最好時期」,彼時造假,今日造假,謊言不停,貽害無窮。

在中共製造謊言的過程中,有一些人,包括喉舌筆桿子、製作人,為了利益出賣良知,配合中共造假,為中共的罪行開脫,賠上了自身的聲譽和前途。中共的邪惡便在於此:它不僅以謊言害人,而且還把更多的人拖下水,使之成為謊言的共謀。

今天,加拿大和意大利兩位專家道出真相,揭穿中共的謊言,他們的道德勇氣值得讚揚。反觀中共媒體的荒唐造勢,能夠騙得了幾人,又能騙得了多久?在謊言基礎上發動的人權迫害,難道不應該立即停止?中共殘害生命、信仰、心靈,實乃世界公害。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13 5: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