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難以負擔的高房價擾亂着悉尼的家庭生活

大量的成年人搬回家與父母同住,以便存儲購房的首付款,因此整個城市的生活壓力水平正在上升。(簡沐/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朱麗婭悉尼編譯報導)由於成年子女搬回去與父母同住的人數創歷史新高,悉尼人的家庭生活質量下降,爭鬥、爭搶衛生間、以及其它尷尬的事情,時常地出現。

據澳洲新聞網報道,大量的成年人搬回家與父母同住,以便存儲購房的首付款,因此整個城市的生活壓力水平正在上升。

新的調查顯示,這一策略被越來越多的人採用,在過去的兩年中,首次購買了住房的人中有四分之一靠與父母同住節省出了購房首付款。

但根據St George銀行的調查,超過一半的父母和成年子女描述這種安排令人尷尬。

最常見的抱怨是餐桌上經常發生的爭吵,以及有關做事的最佳方式的爭論。五分之一的成年子女也對宵禁感到沮喪,儘管許多人已近三十或四十歲。

幾乎三分之一的子女因為不得不應酬他們父母的朋友,並且面對計劃要孩子的問題而感到煩惱。

與此同時,父母們也發現這樣的生活安排令人不快,特別是當他們想看看娛樂電視節目時。近四分之一的父母表示,他們與子女坐在一起看電視或電影時有時會感到尷尬。

近四分之一的人還抱怨子女們在超市食品和健康生活上的說教,感到他們的孩子讓他們很難與伴侶度過浪漫的時光。

St George銀行總經理Ross Miller稱,父母和搬回家住的子女都在艱難應對並作出犧牲。

Miller 說:「每個人都受到影響,父母經常放棄奢侈的生活方式,放棄旅遊等來幫助子女,而且還會妨礙個人隱私。」

他補充道,儘管悉尼房產中位價高達100萬澳元,但成年子女搬回家與父母同住的數量仍然很大,顯示出房產所有權千禧一代仍然很重要。

Miller說:「現在,房產所有權使人們妥協,因此眾多的成年子女,特別是千禧一代,正在搬回去與父母同住。」

離了婚的Susanne Gervay已經和她31歲的女兒Tory一起生活了三年,認為這一安排幫助雙方節省了錢,但需要明確清晰的界限。

Gervay 說:「關鍵是雙方擁有各自的空間,我們住在房子的兩端,各自使用自己的衛浴間。」

20歲的培訓教師Zach Ramsay表示,他渴望搬出父母的家,並與相處五年的女友Mikaela Dunn住在一起,但感到高房價使之變得不可能。

Ramsay說:「在我能夠負擔租金之前,至少需要三年,可能多達五年。我寧願購房而不是租房,因此還需要多幾年時間攢錢。」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