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范長龍傳被查 有十九屆中委委員要懸

近日再傳出范長龍落馬的消息,唯官方尚未證實。圖為范長龍與徐才厚合照。(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氣: 426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4日訊】1月13日,剛剛卸任的原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傳被立案審查的消息在網絡上開始傳播,據稱消息來自於大陸「紅二代」的微信圈子。與此同時曝出的還有中共十九大選出的六個中央委員也在接受調查。由於此前無數先例已經證明「謠言往往是領先的預言」,同時基於中共內部政治基本是黑箱運作,對於上述傳聞,目前外界並未否認,但多以觀望態度看待。

筆者認為,在中共軍隊不斷高調要「肅清郭、徐餘毒」的背景下,關於范長龍被審查的傳聞應不是空穴來風。據報,范長龍和徐才厚都是遼寧人,范是徐一手提拔上來的鐵桿親信。范長龍在瀋陽軍區任職34年,其中在徐才厚起家的十六集團軍就工作了31年,他曾是徐才厚的直接下屬。由於軍中更為重視上下級的「忠誠」,范與徐的瓜葛應該不少。徐才厚被處理以及悲慘結局,范長龍難免會有兔死狐悲之感。如果范出問題,還是涉及軍隊肅清徐的餘毒問題,罪名大致也脫不了「行賄受賄」。

暫且不說范長龍的問題,引起筆者更大關注的是傳出的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被查的消息。記得十九大召開前,中共中組部負責人在接受官媒採訪時稱,選舉代表的標準一是「堅持把政治標準放在第一位」,即要堅持「四個意識」,與習中央保持一致;二是人選要過廉潔關,稱「對來信來訪線索具體的,均認真調查核實,對人選中黨員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進行了查核」。換言之,包括中委委員在內的2,287名代表都是中共的「優秀代表」。

當時筆者曾指出中共十八大以來一個個中共的「優秀代表」落馬,真實的打了中組部、中共的臉,而今被選出的十九屆中委委員中,有人不到三個月就面臨被調查的命運,說明了什麼已無需多言。

那麼,在204名新中委中,哪些人可能要懸呢?這些傳出被查的六人會是誰呢?可能的人選包括:盧展工、吉柄軒、劉奇葆張春賢、周強、傅政華、曹建明、李鴻忠、郭聲琨等。按照習近平肅清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等餘毒的要求以及打擊江派人馬的一貫走向看,上述中委委員都符合要求。

曾先後任福建省省長、省委書記、河南省委書記、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盧展工,曾力挺薄熙來,並貶低習近平。他曾跟多人講過,中央選紅色二代當接班人他並無異議,但應選有能力、有水平者,如薄熙來,而非習近平。有消息稱,盧展工從插隊知青到封疆大吏,得益於與江派人馬、太子黨的深厚交情。

此外,在主政河南時,他大力推行「平墳運動」,此舉被視為是對中央的挑釁。而2015年落馬的貪腐嚴重的福建省副省長徐鋼被曝也與盧展工有關聯,被視為盧的心腹。盧展工沒有接受徐的賄賂估計沒人會相信。

曾任中宣部副部長、黑龍江省委書記、現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吉炳軒早前就頻頻傳出不妙的消息,原因是因為他與令計劃走得過近,而且僅僅追隨劉雲山的文宣政策。港媒消息稱,他對令計劃的妻弟、當時在央視任職的谷源旭關照有加,後又通過周永康,將谷源旭提拔進公安部反恐局,吉炳軒赴任黑龍江省委書記後,又把谷帶到黑龍江,提拔成黑龍江公安廳副廳長。

再看原四川省委書記、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其在習近平上台後,緊跟江派大馬仔劉雲山,利用文宣系統持續攪局,與習近平在「南周事件」、「依法治國」、釣魚島、陳光誠事件、香港占中、中國夢、股市暴跌等方面或明或暗大唱反調,甚至給習近平挖坑,對其進行「高級黑」。對此,習近平早已察覺,除了採取通過新媒體與之抗衡、傳遞自己的聲音,抓捕文宣系統的貪官以及對劉雲山施以警告外,還對劉奇葆進行了敲打,劉曾三次在中央政治局做檢查,但據港媒披露,都沒有通過,這已經預示了劉奇葆失去了習的信任。其在十九大上沒有進入政治局也說明其前途不妙。

而曾獲周永康竭力推介,接替王樂泉出掌新疆的原新疆書記張春賢,不獲高層信任而被提前罷免並遭到冷遇早已人盡皆知。原因在於其任新疆一把手以來,不但追隨江、周迫害法輪功,而且採用暴力手段鎮壓少數民族,導致新疆不斷發生暴力流血事件,張也為此多次受到北京的批評。2015年兩會期間,張春賢還將新疆的高壓政策造成的民族矛盾的責任,90%歸咎於翻牆傳播境外暴力視頻的結果。2016年兩會,張春賢更是津津樂道備受外界質疑的「9•18暴恐分子」被打死之事,稱「新疆反恐形勢依然嚴峻,反恐鬥爭的複雜性依然長期存在」。

尤為蹊蹺的是,2016年兩會前,還發生了新疆自治區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有關截圖被海外轉發,造成了重大政治影響。據報,無界新聞的執行總裁歐陽洪亮之妻,與新疆一把手張春賢之妻李修平交好,讓人懷疑背後並不簡單。

同樣,有江派背景並與周永康有關聯的最高法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雖然一再表態效忠習近平,但他們顯然並沒有獲得真正的信任,因為他們曾公開與習近平唱反調,比如在法輪功問題上。如2017年1月14日,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時不僅再次詆毀法輪功,而且抨擊「憲政民主」,稱「司法獨立」是西方「錯誤思想」,表示要堅決抵制等。其言論引發各界批評,大陸法學界人士連署要求周強辭職。

時隔不久的1月25日,中國傳統新年前,最高法、最高檢突然聯手推出了關於「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並稱2月1日開始施行。這是繼2001年對「利用x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後,中共兩高再次對中共刑法三百條進行司法解釋,尤為引人注意的是,本次解釋還明確規定了刑期等。從其若干規定看,雖然沒有明確點出法輪功,但所規定的大部分內容很多都是針對遭到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內容而來。對於習近平近幾年針對江派的所為,對於兩高可以接受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命令來自哪裡,周強、曹建明應是心知肚明,他們推出的針對法輪功的最新司法解釋意欲何為呢?

至於曾效力周永康又反水的傅政華,與江澤民有關聯的李鴻忠以及背靠江澤民「大總管」的曾庆红的郭声琨,也绝不会自认自己已经是平安无忧。

在笔者看来,如果习近平已然向新当选的中委委员开刀,只能说明其所面临的政治危局以及忠诚问题并未解决,而危局和忠诚并非是靠换人就可以解决的。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14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