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房峰輝落馬(下)范長龍其人

1月9日,中共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被調查。(YOHSUKE MIZUNO/AFP/Getty Images)

人氣: 599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當局1月9日通報房峰輝(中央軍委前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落馬後,緊接著出現的,就是海外流傳的中共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落馬的消息,但此消息還沒得到中共官方的證實。

張陽房峰輝范長龍,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分別擔任總政治部主任、總參謀長和軍委副主席,一度手握大權。但這三人都和郭伯雄、徐才厚的關係密切。

接上篇:房峰輝落馬(上)三重傳聞與政變陰影

傳房峰輝落馬牽出范長龍

海外Twitter帳號@freedom9134564在1月13日貼文稱,大陸紅二代微信圈傳出消息:剛卸任的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立案審查;又稱「早先內部傳言是,范吐出贓款4,500萬元人民幣,降級退休,免予追究。現在看來,他還是難逃習近平的懲罰」。

1月14日的《星島日報》報導也指,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遭調查。

報導引用消息稱,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牽出他(范長龍)不少事」,中央決定把范長龍拿下。

中共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范長龍的「老領導們」

自2014年徐才厚落馬後,海外就傳范長龍「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鐵桿親信,兩人不僅是東北老鄉,范參軍後長期在陸軍第16集團軍服役,從士兵到班長、排長、營長、團長,其時徐是軍政治部主任、軍政委,是范的直接上司。

范曾經親自開車護送徐回老家探親,又組織士兵用軍隊物料將徐老家舊宅整修一番。徐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後,提拔范任16軍軍長,後又委以瀋陽軍區參謀長、濟南軍區司令等要職。

而瀋陽、濟南軍區正是徐才厚仕途的發跡地。

有海外媒體稱,范長龍是徐才厚「頭馬」。

2000年,徐才厚升任中共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後,舊部范長龍也扶搖直上,先後升任瀋陽軍區參謀長、總參謀長助理。「十七大」後,徐才厚升總政治部主任,全面掌握軍隊人事,范長龍於2004年獲提拔為濟南軍區司令員。2012年「十八大」,已經65歲的范長龍以「爆冷」姿態,由濟南軍區司令員破格升任中央軍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並晉身政治局。按以往慣例,軍隊幹部在擔任軍委副主席之前,都要做過軍委委員,再晉升副主席。

范長龍還有另外的「老領導」。

據悉,中共前國防部長、江派軍頭梁光烈和前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都「頗欣賞范長龍帶兵經驗」。范長龍在擔任16軍軍長時期,正值1998年大洪水爆發。江澤民趁機靠調動軍隊鞏固兵權,范長龍被任命為吉林「西線抗洪總指揮」。抗洪過後,范就連跳三級,從軍長越級升任瀋陽軍區參謀長。當時的瀋陽軍區司令員正是梁光烈。

傳范長龍與徐才厚聯手欺騙習近平

范長龍是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中央軍委改組時,獲習近平提升為軍委副主席的。其時范為濟南軍區司令且已65歲,到了正大軍區級退休年齡。外界都以為范是受習重用,殊不知其背後有陰謀,是徐才厚與范合手設的圈套,令習上當受騙。

海外媒體的報導指,習近平雖大學畢業後曾任軍委祕書,但時間短,在軍中並無人脈;「十八大」上台後要掌軍隊,軍中並無自己人,習曾派人對當時五大軍區司令進行幕後調查。因習不太相信當時軍委總部那些跟他太接近的人,欲從各大軍區物色人選。當時準備交班的徐才厚向習吹耳旁風,指五大軍區司令中,范已準備告老還鄉,不但把辦公室用品都全部打好包,甚至還買好了外國進口的釣魚竿,準備享受退休後的悠閒生活。范也對別人放風稱,這是他的「最後一站」。

報導稱,或許「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習近平聽進去了,認為范長龍「沒有野心和企圖」,正是他所需要的,於是「五馬進京」任職中央軍委同時,還刻意提拔了范當軍委副主席。

「兵諫」徐才厚事件 范長龍和房峰輝在其中的角色

在徐才厚倒台之前, 據說,軍中的總參作戰部少壯派組成的「總參倒徐鐵血團」,一直對徐才厚及郭伯雄等「軍老虎」的倒行逆施、阻撓調查「軍老虎」谷俊山很不滿。在這場倒徐過程中,范長龍和房峰輝的其中角色被指耐人尋味。

《總參少壯派兵變》一書披露,在2013年春,總參作戰部一個大校以上官員組成的政治學習小組因要扳倒徐才厚而得名「總參倒徐鐵血團」。這個團體的領頭人是習的親信、總參作戰部部長饒開勛,背後是太子黨大佬葉選寧等撐腰。

當時,「總參倒徐鐵血團」收集整理了徐才厚和郭伯雄對抗軍委命令,阻止軍紀委徹查谷俊山案件的12次違抗習近平命令的證據,他們欲將這份材料當面交給習近平。

2014年2月底在西山舉行了一次軍委內部擴大會議,「總參倒徐鐵血團」一度試圖在這次會議上將這些材料當面交給習近平。但因習突然宣布不參加會議,使得這些軍官們預定的這次行動「流產」。

2014年3月3日,習近平出席完中共政協會議後,順道前去視察總參作戰部的人防情況。中共軍隊「西山指揮所」即總參作戰部駐地,位於北京市海淀區廂紅旗董四墓村西南的金山上。

過程中,十幾個少壯派軍官趁機向習近平訴說了「老軍頭」徐才厚、郭伯雄勢力壓制軍中改革的現狀。饒開勛把「意見書」拿了出來,列數徐、郭在軍隊內部貪贓枉法、巧取豪奪的事例。

當時,習近平不小心把自己桌上的杯子搞到了地上,水濺了一地。這時,習的幾名隨身衛士迅速查看現場,但沒發現大礙後,要求大家回到座位。而匆匆進門的房峰輝看到地上的碎玻璃,一臉不快。

據當時在場的習的隨行人員說,從現場情況看,儼然就像一番「兵諫」。隨後,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回到作戰部,對饒開勛進行痛斥。

范長龍要求所有參加和習見面的人都寫檢查,並成立一個調查組調查此事。房峰輝送完習也回到現場,表示支持范長龍的決定。

房峰輝還限令饒開勛做檢查並要對整個事件負全責。後來,習近平得悉此事,急忙出面制止,還訓斥了范長龍一頓。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上述「兵諫」細節來看,這說明總參內部已有分裂, 不然那些總參將領完全可以通過房峰輝去匯報情況,軍內是誰在阻擋對徐才厚的調查呢?

李林一還認為,而且從饒開勛仕途來看,現在是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被提拔重用的痕跡明顯。如此看來,房峰輝和范長龍有阻礙調查徐才厚的嫌疑。#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8-01-16 5: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