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兒子遇害 牡丹江88歲老人悲愴離世

圖為姜自香老人(中),左邊為二女兒、二兒子,右邊為小孫女、二女婿。(明慧網)
人氣: 2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5日訊】牡丹江市年僅45歲的法輪功學員高一喜於2016年4月19日在家中遭警察綁架,僅10天左右被迫害致死。高一喜的母親姜自香與家人一起頂著公安警察的恐嚇,為兒子申冤,近兩年無果,於2017年12月18日悲愴離世,享年88歲。

明慧網報導,姜自香生前住在牡丹江市穆稜市穆稜鎮河北村,曾患胃病、敗血症、舌癌,全家人為此愁容滿面。自從一家人修煉法輪功後,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般痊癒,大女兒高秀榮的胃癌也好了,小兒子高一喜患有導致他幾近失明的青光眼病也康復了,一家人幸福美滿。

然而,自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大女兒因堅持信仰被公安非法關押、遊街、勞教。警察三番五次來抄家,丈夫高吉瑞受驚嚇心碎而死。2016年4月19日晚,牡丹江國保撬門抄家,小兒子高一喜被綁架。10天後他離奇身亡,遺體遭強行解剖。

高一喜。(明慧網)

修煉法輪功 一家人歡聲笑語

姜自香一家人是從山東「闖關東」來到穆稜鎮的。丈夫高吉瑞曾在穆稜林業局汽車隊食堂當廚師,他待人仁義、厚道,素來少言寡語,不占不拿公家的東西。穆稜鎮上誰家結婚,他都提前幫忙炒菜。

他家種小蔥出售,有一家開飯店的來他家買蔥,五毛錢一捆的蔥,拖欠了三年共180元的帳,高吉瑞也不開口要帳,那家來買蔥時,他還照樣給人家拔蔥。兒女一輩子也沒聽父親說過誰不好。

姜自香也很善良,勤儉持家,但如果有逃荒要飯的來到家門,她會給人家吃的喝的,還給人家縫補衣裳。一次,他們家攢了一年的布票給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趕上來了個逃荒的,她就把衣服送給了那個人。

自從兒女記事起,姜自香因操勞患一身病:胃疼、偏頭疼,因敗血症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還患了舌癌。醫生告訴說:「吃點好的吧,治不了啦!」那時她才60多歲。家裡的熱炕頭是她的專屬之地,她三天兩頭住院,中藥吃了兩麻袋那麼多。

家裡的錢都給了姜自香用於治病,孩子上學的五元錢學費都交不起,窘困籠罩了這個家庭。兒女一回到家,就聽到母親咳嗽疼痛的聲音,一家人心情壓抑。

姜自香做不了飯,那時八九歲大的大女兒高秀榮要做七口人的飯。她早上起得很早,著急忙慌地做完飯就去上學,從來吃不上早飯,放學回家就得做飯做家務,從此得了胃病。

1997年,高秀榮在北京打工時,患了胃癌。為祛病她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不久身體就康復了,還吐出了一個肉瘤來。因此,父親高吉瑞和母親姜自香都修煉了法輪功,姜自香的胃病、神經衰弱、舌癌也好了,老花眼也好了,很小的字都能看見。從此,姜自香一家有了歡聲笑語。

大女兒遭迫害 丈夫被驚嚇致死

自1999年後,姜自香一家遭到慘烈的迫害。大女兒高秀榮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在北京被抓捕,後被遣送到當地派出所關押了好幾個月,被罰金2,000元人民幣,還被拉到穆稜鎮中心大街遊街,遭受侮辱(中共為恐嚇老百姓常用的手段)。

2000年,高秀榮被警察粗暴抓走,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因為她絕食反迫害身體虛弱,被送往哈爾濱勞教所時不被接受。當地政法委書記董文會(音)請勞教所的人吃飯,硬把她送進去勞教。期間她遭受了種種折磨,回來時家人都認不出她來了。

高吉瑞是當地有名的老實人,三番五次的被綁架、一有點動靜,他就心跳得難受,自言自語地說「又來啦」。有一天早上他出門掃雪,看見一個穿警察衣服的人一晃,被嚇得跑進屋裡,渾身顫抖地捂著胸口說:「快!快!又來啦!」姜自香問他怎麼啦,他說又來抄家了,喊著胸口疼。他被送到醫院,一檢查他的心已經碎了,不到三天就含冤離世。丈夫被驚嚇致死,對姜自香的打擊很大。

大女兒高秀榮於2007年再被冤判3年,2014年6月4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綁架冤判4年,現仍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受迫害。

小兒子遭綁架 10天後被迫害致死

小兒子高一喜於2012年在門上貼了一副讚揚法輪功的對聯,當地片警王學義領一幫人來他家裡抄家翻錢,他被迫流落到牡丹江。高一喜很孝順,又是家裡的老么,姜自香格外疼愛他、牽掛他。

2016年4月19日晚上10點,牡丹江國保支隊長李學軍、尹航,找來牡丹江先鋒分局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等人,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戴著白手套撬門闖入高一喜家,抄家翻錢。從晚上10點翻到早上4點,翻走二萬多元錢,並綁架了高一喜、孫鳳霞夫婦。

在兩次審訊中,高一喜對指控他的所謂罪名否認並拒絕回答提問,他說出只有「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被警察記錄在詢問筆錄中。

姜自香得知消息後,4月21日至25日,幾次領著16歲小孫女高美心從穆稜趕到牡丹江,幾經周折才找到了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呂洪峰哭著說:「我要我兒子、兒媳,他們犯什麼罪了?憑什麼抓他們?你快把他們放了吧!」呂洪峰使勁一甩,把老人甩在旁邊的椅子上,差點倒在地上。之後,他揚長而去。

4月28日上午,高美心給呂洪峰打電話說要見爸爸,呂洪峰卻說已把案子交給了國保支隊隊長李學軍和立新警務室刑偵隊副隊長于洋。

4月29日上午,高美心陪同奶奶到立新警務大隊找到了于洋,祖孫倆一直懇求,但是于洋和馬群就是不讓她們探視高一喜。

當日中午,祖孫倆來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姜自香又趕緊領著孫女邊打聽邊趕往公安醫院。

從下午1點到晚上9點,祖孫倆在公安醫院病房門外哭訴著,苦苦哀求著,警察就是不讓她們見高一喜。看守的警察蠻橫地驅趕、恐嚇她們:不離開就報110抓人,並威脅要家屬拿出5,000元醫藥費。

多日來擔驚受怕、時刻惦念小兒子安危的老人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地,警察卻無動於衷。有好心人看著她們可憐,給拿來一些吃的。

晚上,公安醫院來了很多人,有穆稜市第二中學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師、穆稜林業公安片警、社區楊姓人員、孫鳳霞單位的兩位女性和牡丹江市數名警察,軟硬兼施地將這一老一小騙回穆稜鎮。

4月30日上午,即在祖孫二人被一群人驅趕回家後的第二天早上,牡丹江公安醫院宣布高一喜「猝死」。

據明慧網報導,高一喜身體上有明顯的被繩子捆綁的痕跡,雙腕留下清晰的銬痕、兩手瘀青、雙手緊握、胸部凸起、腹腔特別癟、右腿小腿處上有三個粗大的針眼。

牡丹江公安和「610」人員繼續劫持高一喜的妻子做人質,並在家屬強烈反對的情況下強行解剖了高一喜的遺體。此後又一直阻撓家屬看遺體,多次逼迫家屬火化遺體。

遭打擊 姜自香老人悲愴離世

自小兒子被抓走後,姜自香每天都在痛哭,牽掛著小兒子、小兒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這個噩耗告訴她。

姜自香後來在《明慧週刊》上看到了關於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家人怕她傷心就說是重名的人。她不相信一直追問,家人見瞞不住就告訴了她實情。她頓時嚎啕大哭,從那以後一天吃不上一頓飯,身體日漸消瘦。

此後,只要兒孫回家晚一點,姜自香就擔心,四處找尋,害怕再有親人出什麼事;看見車也怕,天天以淚洗面,精神上恍恍惚惚。2017年12月18日晚6點,姜自香離開了人世。

親友們在對姜自香老人的悼詞中說道:

「您在世間走過了88個春秋,經歷了無數的風霜雨雪,依舊堅守『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善心助人、誠實守信、勤勞節儉、寬容忍讓。您的美德也影響著兒孫們,使他們也都成為真誠樸實而又親切善良的好人。

「我們知道,您心裡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兒子、您最疼愛的老么高一喜冤死快兩年了未得昭雪。他僅僅因為堅持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講真話,幫助人們看穿中共謊言,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10天後離奇死亡。

「我們知道,在高一喜被抓走後,您曾領著十幾歲的小孫女一次次從穆稜趕去牡丹江,找警察要求見人,懇求放人。在牡丹江的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留下了您孤苦無奈的面容,映下了您瘦弱顫抖的身影。

「我們知道,當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搶救時,您帶著小孫女跌跌撞撞地趕到牡丹江公安醫院要求探視,在病房門外苦等苦盼了8個小時卻不得見面,最後在當晚9點被『610』和警察等一大幫人恐嚇並驅離。而就在第二天一早,高一喜卻突然被警察宣告死亡,屍體被強行解剖。

「我們無法想像,這一切打擊對於您這樣善良的耄耋老人該是怎樣的肝腸寸斷、傷心欲絕!親歷警察的推搡和怒吼,您心裡會是多麼地驚恐和無助;面對兒子的慘死,您心裡該有多麼的冤屈和悲痛!

「在其後近兩年的申冤路上,面對警察一次次地騷擾、威嚇並強制火化高一喜遺體,您的眼淚早已哭乾了吧?您的心裡承受也早就到了極限吧?您真的太累了,終於沒能等到兒子的冤情真相大白就離我們遠去了……

「但請您相信,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現在迫害法輪功的高官薄熙來、周永康、王立軍等首犯已在天理報應中被查辦入獄,其他繼續行惡者也都面臨天理與法律的清算。您兒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昭雪,人們將會看到正氣善良得以伸張,一切都將真相大白!

「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幫助自己兒子討還公道,您也是在為社會驅邪扶正,弘揚正氣,為更多人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您經歷的苦難將化作無限的福德,您將享受未來的永恆美好與光明!」

2016年6月21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員對涉嫌謀殺高一喜一案調查取證,涉案責任人之一、牡丹江市「610」辦公室綜合科科長朱家濱在電話調查錄音中承認自己參與活摘法輪功器官,還自稱「屠夫」,並說將器官「賣了」賺錢,「來錢快」。

據突破中共的封鎖由明慧網報導出來的消息,有超過4,00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黑龍江省就有527人,至少80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野蠻移除、販賣或做他用。僅牡丹江地區就有崔存義、杜世良、王曉忠、徐伏芝、肖淑芬、高一喜六人,還有八一農大講師魏曉東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後,被移除器官。這些學員的平均年齡為43歲,被致死的表現形式——被腦出血、被跳樓、被自殺、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搶救等。#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1-16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