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記憶力超群的老人 懂得3個秘訣

文/Judith Graham(KHN) 柯弦編譯

良好的人際關係有助於減少認知退化、輕度認知障礙及失智的風險。(Shutterstock)

人氣: 60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103歲的伊迪絲·史密斯(Edith Smith)是個很自豪的老太太。一提起她的朋友,她就有一籮筐的話對你說。

比如101歲的瓊那塔(Johnetta),她倆相識70年了。瓊那塔患有失智症,「我每天早上給她打電話,說:『Hi,你還好嗎?』她從來不知道(我是誰),但她會回我一個『Hi』,我就這麼逗她。」史密斯說。

比如93歲的凱蒂(Katie)。史密斯在芝加哥公立學校教書的時候結識的這位朋友。「每天我們都會聊上一聊。她至今還在開車,住在她自己的房子裡,她會把知道的一些事講給我聽。」

還有90歲的瑞亞(Rhea),史密斯會定期去她那兒串門。95歲的瑪麗(Mary)已經不再出門了。「所以每個月,我會把果凍和我做的一些小點心包起來放在籃子裡,然後叫出租車給她送過去。」對於同住在老年社區裡的其他同伴,她也會在對方過生日的時候送上貼心的生日卡片和小零食。

「我是個非常和善的人。」史密斯大方地說。

這個老人在103歲的高齡,依然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可能就是「和善」的功勞吧。

超級老人的共同點:擁有溫暖的人際關係

近期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一項研究顯示,正向的人際關係和大腦健康有顯著關聯。

九年來,這隊專家一直在研究「超級老人」,也就是年紀超過80歲,記憶力卻和比他們年輕二、三十歲的人一樣好,甚至更好的長者。為了收集數據,每過幾年,他們都請參與研究的老人填寫生活調查問卷,並進行一連串的神經心理測試、腦部掃描和神經系統檢查等評估。

「研究剛開始時,我們真的不確定能否找到這些人。」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認知神經病學及阿爾茨海默症中心的副教授艾米莉·羅卡斯基(Emily Rogalski)坦言。

但他們真的找到了:31個有特殊記憶力的男性和女性長者,目前正在參與他們的調查。「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找到他們的特點——他們是誰,是怎樣的人。」羅卡斯基說。

西北大學之前就做過一項研究,該研究找到了非常誘人的線索,發現超級老人們擁有與眾不同的大腦特徵:較厚的大腦皮層(可以抵抗老化性萎縮),以及較大的左腦前扣帶皮層(對注意力及工作記憶很重要)。

當然,這些超級老人敏銳的思維並不全是靠特殊的大腦結構得來的。

於是在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員請31位超級老人和19位認知「正常」的老人填寫一份心理健康問卷。問卷的結果顯示,超級老人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他們擁有無比滿足、溫暖、信賴的人際關係。(而在其它方面,譬如人生目標或保持獨立能力,他們的回答和其他「普通」老人差不多)。

羅卡斯基認為,「社會關係」對於銀髮族維持認知能力,可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其它研究也顯示,良好的人際關係有助於減少認知退化、輕度認知障礙及失智的風險。

三位超級老人的交往秘訣

這些超級老人對於與人交往,有著獨到的方法和見解。

不抱怨,不拋棄,不厭其煩

一有新人住進來,就會努力記住他們的名字,讓他們感受到家的溫馨。(Shutterstock)

史密斯就是「超級老人」之一,她對此可有很多想法。在她住的退休社區裡,有9個比較特別的老人,他們都歡迎新居民,而且會想方設法讓新鄰居住得舒適,像在家裡一樣溫馨。史密斯就是9人中的一人。「我會對每一個人笑」,她說,「一有新人住進來,我就會努力記住他們的名字,如果碰見了,我就會說『早安,今天怎麼樣呀?』」

「很多老人,喜歡一遍又一遍地跟你講同一個故事。」她說。「有時,他們會一直說抱怨的話,並且不理你在講什麼。這樣真的不好。我們需要去聽別人想要表達什麼。」

社區管理員布萊恩·芬威克(Brian Fenwick)說史密斯是「社區的頭兒」。「她非常活躍,而且管理著大家的秩序。一旦有什麼事情發生,她就會注意到,並且敢說出來。」

15年前,史密斯成為了先生的照護者,4年前她的先生過世了。「那些年他一直病著,我卻還在做自己的事。」她回憶道,「你不可能把一切都丟下不管,卻期望著有一天你還能把它撿起來;你不能把朋友丟下,期待著你哪天準備好了,他們還在原地等你。」

她每天做的事情,用她的話講,就是「告訴別人,我在乎」。

● 男人也該學會表達感受

86歲的威廉·古爾尼克(William Gurolnick,暱稱比爾),是另一位參與研究的超級老人。在1999年從市場營銷職位上退下來後,他發現,學會表達自己的情感是很重要的。

「男人通常不太願意表達自己的感受,我也是那種喜歡把所有事情藏在心裡的人。」他說,「但我學會的事情之一,就是向別人敞開心扉。」

在古爾尼克的幫助下,一小群退休的男人們建立起一個男性社團,叫「男人享受閒暇時光(Men Enjoying Leisure)」。社團現在有將近150個成員,還在芝加哥郊區發展出四個類似的團體。每個月,成員們都會有一個兩小時的聚會,然後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探討個人問題——離婚啦,病痛啦,孩子找不到工作啦,等等等等。

「我們懂得了,當人捲入困難之中時,並不是孤單一人。」古爾尼克說,社團裡的很多男人都成了好兄弟。

「比爾是把我們凝聚在一起的人」,80歲的社團成員布迪·卡利什(Buddy Kalish)說。「他非常,非常地關心別人——他總是第一個發送感謝短訊,當誰的家裡有人過世,他也是第一個發通知給大家的。」

古爾尼克還通過參加各種不同的活動,來結識更多的人。週一,他會和十多個年紀更大的男性老者騎單車20~30英里,然後再一起吃午飯。週二,他又和另一個團體一起走路鍛鍊,然後喝咖啡。週三,他會到溫格猶太人社區中心打兩個小時的排球。週四,他又去打匹克球。

「你真的會有一種『活著』的感覺。」他說,「你會覺得不再孤單一人。」

● 和朋友保持聯絡,才不會「與世隔絕」

如果沒有從高中就相識的最好的朋友,沒有公寓樓裡的夥伴,88歲的伊芙琳·法恩根(Evelyn Finegan)可能就與世隔絕了。她也是參與研究的超級老人之一。她耳朵不太靈光,視力又模糊,但除此之外,她的身體健康得讓人驚訝。

「和朋友們保持聯繫非常重要,拿起電話打給他們」,法恩根說。她幾乎每天都會和最好的朋友葛蕾絲(Grayce)說話,並且經常和其他四個高中同學聯絡。

現在,法恩根的生活主線就是:教堂;每月的圖書俱樂部;在轉賣店做義工;和公寓樓裡的一些人來往;參加威爾士女性俱樂部;有空就去看望她的女兒、兒媳和孫子。

「和伊芙琳在一起的時間很美好。」她樓上的鄰居,朱恩·維茨爾(June Witzl)說。維茨爾今年91歲了,常常開車載著法恩根去看醫生。「她很善良,很慷慨。她會告訴你她的一些想法,所以你會感覺自己很了解她,而不會不知道她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 馬路邊的世外桃源!70歲老伯開闢草藥圃自給自足

· 昏迷中誰替你決定?了解自己的醫療處置權

· 退休後 他們開始懷念三樣東西

(本文原載於Kaiser Health News(KHN)。KHN是報導健康話題的非營利新聞組織,為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獨立編輯項目,不隸屬於Kaiser Permanente。)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