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笑談風雲:知恩圖報的韓信

作者:章天亮

【大紀元2018年01月20日訊】韓信是淮陰人(今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年幼時家中很窮,但筆者估計韓信祖上很有可能是一個貴族。這裡邊有四個證據可以作為旁證。

一個就是韓信這個人是有名有姓的。我們知道古時候只有貴族才有名和姓,普通百姓是沒有名字的。我們知道劉邦應該叫劉季,劉季就是劉四,劉家老四的意思,是沒有名字的。那麼韓信有名有姓,很有可能他是一個貴族。

再一個韓信佩劍。在《淮陰侯列傳》中說韓信好帶刀劍,就是韓信這人喜歡挎著劍。挎劍是古代貴族的一種身分的象徵,所以韓信很有可能是貴族身分。

還有一個,就是韓信當年年輕的時候很窮,曾經有漂母給韓信供飯,就是韓信沒飯吃的時候,有人給他飯吃。那人稱韓信為「王孫」,「王孫」就是某一個王的孫子,這都是韓信很有可能是貴族的一些證據。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韓信是讀過書的,特別是兵書。一般人讀書,在那時候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因為那時候的書不像現在是印刷的,現在印刷書很便宜,那時候都是要靠手抄,這需要有很多的錢才可以買到書,那時候書是很昂貴的東西。

韓信有書可讀、挎著劍、別人稱他為王孫、他又有名有姓,所以說他很有可能是一個貴族。

但是韓信肯定是家道中落了,在秦統治期間,韓信非常的窮,窮到什麼地步呢?韓信沒飯吃,沒飯吃就到處去蹭飯,看誰家吃飯就過去蹭飯。

有一個蹭飯的地點是下鄉亭長的家裡。下鄉是一個地方;亭長,我們知道古人十里為亭,劉邦就是泗水亭長,相當於這麼一個基層幹部,亭長就是一個小官。

韓信就到這個下鄉亭長家裡面去蹭飯,這一蹭就蹭了幾個月。天天去蹭飯,所以這個下鄉亭長的老婆就有點煩他。後來說咱們那麼辦吧,韓信不是每天來蹭飯嗎,咱們提前把飯吃了。

怎麼吃呢?咱們早上起來的時候,一大早就把飯做好,咱們先吃完飯,之後再起床。這叫做晨炊蓐食,也就是還沒起床咱們在床上就把飯吃了。

韓信到了飯點兒又去了,想吃飯,一看飯沒有了,下鄉亭長他們已經把飯吃完了。韓信就明白了:你不想讓我來吃飯,所以韓信一怒之下,從此之後就不來了。

這怎麼辦呢?吃飯問題還是沒解決,韓信就到河邊去釣魚,估計可能釣魚釣得也不多了,可能還是吃不飽。

當時這個河邊有很多老太太在漂洗棉絮就叫「漂母」。漂母在洗絮的時候,她們都是自己帶飯的。其中有一個人就看見這個韓信,年紀輕輕,個子挺高,沒飯吃,很可憐他,就把自己的飯給韓信吃。

韓信就在漂母這吃她的飯,一連幾十天。漂母每天來洗絮,每天都給韓信帶一份飯食。

後來有天這個老太太就跟韓信說,我這絮洗完了,明天不來了,你吃飯的問題就自己想辦法吧。韓信說,你請我吃了幾十天的飯,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恩德,將來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

這漂母就說:大丈夫自己吃飯都吃不上,還談什麼報答不報答!漂母就走了。

從這些事情中我們可以看到,韓信這人是有傲骨的,就是你不讓我蹭飯我還不來了。同時,韓信是有古人那種有恩必報的士之風。

從這些點來講,韓信身上確實是有古代貴族之氣或者說是傲骨,這個一般的老百姓是看不懂的,當然可能也看不慣,所以韓信很快就遇到了一個麻煩。

當時在韓信住的地方有一個屠戶,殺豬殺狗的屠戶。這戶人家有一個少年,看見韓信就很生氣,說你不好好幹活你整天挎著劍,挺大的個子,是想幹嘛?

有一天他就擋住了韓信的去路,說:「若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意思是說你這人個子挺高,帶著刀劍,但其實是一個膽小鬼。

「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絝下。」如果你要是膽子大的話,就把我殺了,如果不敢的話,就從我的胯下鑽過去。當時周圍圍了一堆看熱鬧的人。

韓信什麼反應呢?

《史記》中用三個字去描述:「孰視之。」就是瞪著眼睛看這個人,沒生氣,也沒有表情地看著長時間看著他,然後把頭一低,從他的胯下鑽過去了。結果旁邊的人哄堂大笑,大家都說韓信是一個膽小鬼。

但是從韓信實際的反應來看,其實韓信並不是一個膽小鬼。

因為通常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會暴怒的。你當眾侮辱我的人格是吧!但是,韓信沒有一點兒生氣,非常冷靜地看著這個人,心裡卻在權衡鑽過去和不鑽過去的利與弊。權衡完了之後,啪!鑽過去了。

所以韓信具有一個非常理性的特徵,這種理性的性格後來救了韓信一命。

大漢開國後,韓信衣錦還鄉,回到了他的都城,就是下邳。到了都城後,韓信做了幾件事。

一個就是找到當年曾經跟他有恩和有怨的人。那麼當時跟他有恩的人主要是那位漂母。韓信當時曾經跟漂母說過,將來有一天我韓信如果能夠出人頭地的話,一定會回來報恩的。

所以這次韓信來見漂母的時候,帶了一千斤的黃金,這就是韓信的千金報德

第二個人是下鄉亭長,韓信拿出一百錢給下鄉亭長。他說你這個人是個小人,做好事做不到底,所以就給你一百錢。那麼這兩個人畢竟是以前曾經在韓信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韓信的人。

還有一個人,就是當年讓韓信胯下受辱的人,韓信就把這個人給找到了,這人肯定是很害怕啦,韓信現在是楚王啦!

韓信就跟大家說,這個人哪,是個壯士,當年他污辱我的時候,難道我沒有機會殺了他嗎?但殺他之後又能怎麼樣?不過是出了一時的惡氣而已。但是,我心懷大志能夠忍辱,所以我才能夠有今天!

韓信將這個人封為楚國的中尉,所謂中尉就相當於楚國首都的警備司令,所以韓信這個人有一點以德報怨的意思。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十二集《國士無雙》、第十七集《大漢開國》

責任編輯: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