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毀壞道德篇(8)

中國教育的失敗源於破壞傳統文化及灌輸黨文化

編寫:愛德華

中共對知識份子的整肅後,人人為近敵,誰也不敢說真話了,更別提對學生的解惑了,有也是黨文化的那一套了。(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2日訊】

目錄

古時教學理念——傳道 授業 解惑
中共如何教育學生
錢學森之問
中共與德國對學校的控制對比
文革打死校長教師

古時教學理念——傳道 授業 解惑

教育是傳承傳統、形成一套道德思想觀念的重要手段,韓愈的《師說》提到「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把教師的任務說得很清楚,即:

1.傳道:即傳「先王之道」,宣「聖人之教」。也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傳做人的道理及道德,這是首位,也是根本。

2.授業是教人技能,使學生能夠掌握知識。

3.解惑:解答學生在傳道,授業,成長等方面的疑惑。

為人師長者,位居君、親、師之中,享有崇高的榮譽,要傳授品德、學業,導人以善。

以上三方面不是有並行的,而以傳道為主,在《大學》中:「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即大學的道理,在於明瞭並彰顯人人先天本有的「光明德性」,去除污染而自新,並不斷進步,達到最完善的境界,成為道德高尚的人),授業與解惑是為傳道服務的。當然,只說傳道,沒有授業,道亦不存。如不解惑,則道不明。所以三者雖有主次,但又相互聯繫,缺一不可。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曾說過,教師首先是教人做人,學生首先是學習人生之道。「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他還說,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壞,縱然使你有一些學問和本領,也沒什麼用處。即要教育學生做一個有惻隱之心的人,善良的人,真實的人。

中共如何教育學生

對於最重要的傳道部分,中共把正信,傳統文化,道德倫理,宗教等一概視為「四舊」和封建迷信加以毀滅,然後植入並灌輸黨文化

1949年後,黨領導一切,包攬一切,控制一切,民間社會、士紳階層遂消亡。而在學校,黨組織層層設立,並設政治課,灌輸黨文化,有意混同黨和國家概念,沒有真正的以史為鑒的歷史教育了,都簡化成一種革命(仇恨)教育——階級鬥爭,解放全人類、愛領袖、成為共產主義接班人。

從小學開始,就不段地學習中共邪惡的鬥爭理論,對兒童心靈用暴力血腥來澆灌信仰。並加以實踐,逼別人去學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這是極其歹毒的。表面上看也講尊敬老師,尊敬家長,但當老師,家長是中共鬥爭的對象(如「地富反壞右」等)時,那就要與其劃清界線,批鬥,甚至打死,其目地是把人培養成「人性全無,黨性豐滿」的人。 當有人說幾句真話時,中共黨媒不是說其「黨性全無,人性倡狂」嗎,可見中共要培養就是毫無道德的人性全無的人。

過去大學裡,教授治校、學生自治的治校理念根深蒂固。西方教育成功的重要一點是「教育獨立」,清末,章太炎提出設想:「學校者,使人知識精明,道行堅厲,不當隸政府,惟小學與海陸軍學校屬之,其它學校皆獨立。」

「在普世文明國家中,教育是中立的,不給任何黨派以市場。中共的教育反其道而行,課堂都成了中共的宣傳陣地,必須上中共的政治課,把鬥爭及欺騙灌輸給學生洗腦。學生們特反感還得學。筆者上黨史課時,教師大罵彭德懷,過一段時間,同一教師又讚揚彭德懷(彭德懷平反了),我們的作業答案也只能隨之變,否則是零分。

再看授業部分,授業就是教會學生將來要從事某種職業所需的知識,教會學生一定的職業技能。教育就是獲得運用知識的藝術。

學校除傳授知識及技能外,還要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和學習主動性,開發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學習能力、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想像力、創造力、社會交往能力等。教育應以人為本,讓每個受教育者都得到充分自由的發展。

中共卻利用標準答案和考試的手段來扼殺獨立思考能力、想像力、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創造力。若論考試能力,中國學生絕對世界第一,這是一種大規模的長期的採用題海戰術,死記硬背的滲透式的強制教育,應試當然可以拿高分。

快樂是非常重要的。快樂地學習,探索學問,追求真理,享受生活。孔子認為,治學的最高境界是樂。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孔子說:「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而強制的高強度的題海戰術得到的不是快樂,而是厭學。應試教育只是獲得通過考試的技術,一旦通過考試就萬事大吉,再也不去考慮如何使用知識。如果知識失去運用的機能,就是塊敲門磚。

商人任志強說過:「教育的可怕在於從來不是開啟人的獨立思考能力,而是只告訴你死死記住教科書上告訴你的答案。不需要你去探索,為什麼是這個答案的結果?不需要知道原因和有其它答案的可能,並且用考分限制你只能死記這個標準答案。於是就可以用欺騙掩蓋事實的真相,甚至任意編寫歷史,顛倒黑白。讓人民生活在謊言之中。」 中共把黨文化及邪黨理念強行植入這個標準答案中,長此以往,就成了黨可以控制的沒有正邪、是非、善惡觀念的人。

再看解惑部分,人的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都很重要,而心理的健康比身體的健康更重要。

不僅學業上會有很多問題需要解答,學生在生長期,青春期,在學校和社會,必然還會有好多問題和困惑,其實身為老師,為學生解除困惑,指點迷津極為重要,人生經驗與建議,也是作為老師最大的價值,不僅在學業上要影響學生,更要在人生道路上,扮演其獨特的角色。

中共對知識份子的整肅後,人人為近敵,誰也不敢說真話了,更別提對學生的解惑了,有也是黨文化的那一套了。

中共治下的社會本來就是不正常的社會,社會問題百出,困惑更多,試想,被中共引誘去舉報自己的教授的學生,其內心必受良知的遣責而不安卻得不到解脫,若連不安的心都沒有,是否還算個真正的人呢?

如果擁有知識的人沒有健康的心智(道德良知),還不如沒有知識但憑良心行事的人。因為中共教育本來就是毀人不倦的。

錢學森之問

錢學森臨死前問了三個問題,其中一個是現在的中國教育為何不能培養出一流人才。

我們來了解一下中共的教育目的,外國(以德國為例)政府及黨派和學校的關係,不難得到答案。

中共的教育目的,就是洗腦控制青年,把你培養成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以便中共可以控制,按黨的要求做事的人,而不是要你去辯明善惡,承擔道義責任,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是不是一流的人才並不重要,關鍵是要成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精緻」是聰明,「利己」就是所有都是以自我為中心,而不管公平道義,「忠誠」地配合中共體制,善於表演,成為權力的附庸,最大限度地獲取自己的利益。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哈瑞特‧乍克曼博士在其一九七七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美國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中統計,從一九零一年設立諾貝爾獎以來,美國獲得諾貝爾獎的286位科學家中,73%的獲獎者是基督徒,19%是猶太教徒。

特別是物理獎、化學獎、生物醫學獎的人幾乎全部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美國總統布什到清華大學演講,其間有同學問他的宗教信仰。他說,美國有95%的人都有宗教信仰。

愛因斯坦是科學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對「宗教」抱有極度的虔誠。他說:「你很難在造詣較深的科學家中間找到一個沒有自己的宗教感情的人。」

中共與德國對學校的控制對比

教育經費雖由政府撥付,但經費是納稅人的錢,不是不種田不做工、高高在上的黨派所能提供的。所以政治不能干預學校事務,這是西方乃至民國時期的作法。

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後,中共領導一切,包攬一切,一個三人門市部,須有一名黨員,十人門市部,須有一個黨小組,再大一點就須有黨支部了。而在學校,黨組織層層設立,開設政治課,對世界觀尚未完全形成的學生天天灌輸中共邪惡學說。尚未步入社會即被誘導加入黨團組織。

再看德國的情況

我們看看德國的情況,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17年,德國共有一百多人獲得諾貝爾獎。如果把移民美國、加拿大的德裔算上,獲獎人數將突破200。

德國大學的確是不折不扣的諾貝爾獎搖籃,那麼,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在德國,看到城市中心最豪華的建築。你不用問,那是大學而不是政府大樓。如果有人看到最漂亮的圖書館,你也不用問,那是大學圖書館。

作為出資人的政府在公立大學裡卻一點地位都沒有,它不能決定或者影響大學內部的任何事情,包括校長和其他高級管理者的任免。校長和各學院院長由教授自己選拔,政府無權干涉,更不可能阻止自己不喜歡的人當選。他們想做什麼課題研究,不需要事先報批,也不需要任何人批准。在這裡,大學是真正的「教授學生聯合」。黨派根本不可能決定人事任免,更不可能左右大學的發展方向和科研課題。

各個黨派在大學沒有任何常設組織,也沒有校長兼書記或校長、書記各管一攤的現象。校長就是堂堂正正的校長,黨派休想把手伸進大學。教授和學生可以根據個人喜好支援或反對某個黨派,沒有任何強制性的要求,信仰本是個人的事情,至於為數不多的私立大學,政府和黨派更無法插手。他們要進入大學進行宣傳,想都別想。

文革時學生打死教師校長

中共把傳統道德的教育毀了,宣揚仇恨,對地富反壞右的仇恨,對帝國主義的仇恨,對階級敵人的仇恨,毫無善可言,給學生和老百姓灌輸狼奶,把人教成野獸,仇恨種子生根發芽,以推動血腥的階級鬥爭和階級滅絕。49年到66年,完完全全地用中共狼奶澆灌的一代已經長成,該看看成效如何了,文革也是中共狼奶教育成效的大檢閱。

1966年夏天文革開始,北京的校園殺戮從中學開始也在中學最為嚴重。許多教師,校長,校工被自己的學生打死。文革中被打死的教師和其他人不計其數。以下舉少數例子:

以中共高幹子女為主體的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當然走在前面,該校副校長和教導主任——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梅樹民和汪玉冰被批鬥被打。已經在這所中學工作了十七年的副校長卞仲耘被打死, 另一位副校長胡志濤,被打得骨折,另外三個人也被嚴重打傷。

清華大學附屬中學的校長萬邦儒和副校長韓家鼇被多次毒打,萬邦儒的腎臟被嚴重打傷。

北京師範大學附屬第二中學的學生在學校裡打死了三個教員。

在北京農業大學,昆蟲學教授陸進仁和其妻子呂靜貞被「鬥爭」後,一起在1966年9月1日自殺。

北京戲劇學校校長江楓在學校遭到「鬥爭」,被毆打和侮辱,回到家中又遭14歲的養女劃清界限、毆打、自殺。

在湖南,長沙第一中學的紅衛兵1966年8月18日在北京受到毛澤東接見歸來之後(該校一名紅衛兵代表在天安門上講了話),立即在校中掀起毆打老師以及所謂「出身不好」的同學的運動。被打得最嚴重的是一位信仰宗教的女性副校長,她的頭髮被剪掉了半邊。瀏陽第一中學的語文教員唐政被毆打和在學校「勞改」,她被用繩子綁到該校大禮堂的「鬥爭會」上,在檯子上被打死,時年47歲。她死後,她的丈夫和兒子也被捆綁起來。當晚埋葬她的屍體時,還有人往土坑裡吐痰扔髒東西。#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22 3: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