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中共靠監督跳出歷史周期律能行得通?

中紀委十九大報告確認了成立國家監察委的消息。(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1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4日訊1月23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刊登了題為《靠監督跳出歷史周期律》的文章。文章稱,「如何更好地以監督方式實現自我淨化,跳出歷史周期率」仍是擺在中共面前的重大課題。在剛剛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習近平再提「監督」問題,再提「要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如何監督?即「堅持黨內監督和群眾監督相統一,以黨內監督帶動其它監督,積極暢通人民群眾建言獻策和批評監督渠道,充分發揮群眾監督、輿論監督作用」。貌似合理的舉措,行得通嗎?

事實上,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王岐山先後幾次提及歷史周期律,並稱這是對中共的警示。如2012年12月,習近平和民主黨派交談時,首次提及該周期律,認為這至今都是對中共的警示。2015年3月4日,時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在民建、無黨派委員聯組會議上也表示,「人心向背是最大的政治」,他亦提到黃炎培歷史周期律。

歷史周期律,稱「黃炎培周期律」或「黃炎培周期律難題」。1945年抗戰後期,一些民主派人士前往延安,試圖說服中共未來由三方共同執政。這些人中就包括黃炎培、傅斯年等。

在延安期間,他們受到了中共的「熱情」款待。短暫的幾天,黃炎培、傅斯年得出了並不一樣的結論,傅斯年進一步認清了毛和中共的真實面目,而黃炎培則被毛和中共的假相矇騙,並在其後撰寫的《延安歸來》一書中,記錄了他與毛有關「周期律」的一段談話。

在飽讀詩書的黃炎培看來,個人、家庭、團體乃至一個國家政權都有其衰亡的規律,那就是:或是「政怠宦成」,即掌權者在治理國家上逐漸懈怠,不思進取,導致官僚主義嚴重,小人當政,禍亂政務;或是「人亡政息」,即明君或賢臣如果不在位,則所行的善政便會被廢止;或是「求榮取辱」,即動機與效果嚴重背離,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周期律。

對於黃炎培這樣的質疑,毛稱中共已經找到了新路,即民主,即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而且毛還稱中共能跳出這周期律。

令人諷刺的是,中共建政60多年了,毛的承諾依然沒有實現,以至於當今中共最高層還需一再提及,還需回答如何避免或延遲中共生命的完結的問題。而恰恰折射了中共腐敗已經如同癌症,威脅到了中共本身的生存。此時的中共面臨著隨時傾覆的危險。

對於如何跳出「歷史周期律」的問題,當今最高層先是給出的藥方是「法治」,而具體舉措就是推行對中共自身的監督,但監督者的主體還是中共,途徑是成立國家和各級監察委員會,同時也允許老百姓監督中共官員。

且不說中共既做監督者又做被監督者所導致怎樣的矛盾,且不說中共如何保證監督者做到不徇私枉法,單看被中共允許的群眾監督,就讓人疑竇叢生。可笑的是,迄今為止,中共都沒有回答「老百姓如何監督中共和中共官員」。靠舉報?靠上訪?靠所謂的橡皮圖章「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顯然,上述監督模式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早已被證明是無效的。

無疑,中共想創出的一條所謂的與西方民主社會不同的「社會主義新道路」,包括監督體制,其前提就是繼續堅持中共一黨專政,不開放黨禁、報禁,不讓人民真正監督政府和官員,而是通過尋求「自我淨化」來達到避免滅亡的命運。因為中共深知,一旦開放黨禁、報禁,中共的死期馬上就到。問題是,早已罪惡滔天的中共的這條路能走得通嗎?能夠阻止官員貪污腐化魚肉百姓,能夠解決貧富懸殊民不聊生的問題,能夠肅清冤獄解救冤民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幾年前,網上曾有人總結了政權覆亡的9大徵兆:必有貪污腐化魚肉百姓之徵兆;必有口諫禁止喉舌鼎盛之徵兆;必有貧富懸殊民不聊生之徵兆;必有刑役泛濫八月飄雪之徵兆;必有賣官鬻爵苛稅如虎之徵兆;必有橫徵暴斂民不畏死之徵兆;必有人心思變誠信俱失之徵兆;必有百業廢弛笑貧奉娼之徵兆;必有強敵臥榻蠶食瓜分之徵兆。

目前,上述徵兆已然在中國顯現,而只要一黨專制的體制不變,中共就不可能擺脫周期律的魔咒。#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8-01-24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