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失明母親:母愛將其雙手變為雙眼

澳洲母親Sarah Hocking和兒子。(Blind Intuition/Facebook)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高秀媛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來自澳洲維州班迪戈(Bendigo)的年輕母親薩拉(Sarah Hocking),在兩年半前生下大兒子九天後就雙目失明了。但是,她憑著對家人的愛和想做母親的渴望,完成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令人驚歎!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薩拉不需要眼睛就知道,10週大的二兒子格里芬(Griffin)有著和他哥哥阿切爾( Archer)一樣的小鼻子,他的手指修長,和爸爸卡梅隆(Cameron)的一樣。

她的雙手就像她的雙眼,輕輕一摸兩個孩子,就能讓她知道孩子身上的每一個線條,每一個部位。

薩拉說:「當我剛開始失明時,我以為我的身體已經廢了,我覺得自己像個累贅。」

「我覺得自己還沒開始就做不成媽媽了。可是我的身體並沒有壞掉,壞掉的只是我的眼睛,我並沒有受限制。我這樣做是為了我愛的孩子,現在也是為了我自己。我才30歲,我想要繼續生活。」

在懷孕37週的時候,薩拉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她以為是太累了造成的,卻不知她大腦中有三個良性腫瘤已經圍住了她的視神經。

阿切爾早產了。九天之後,薩拉進行了腦部手術。

最後一次去手術室的時候,她還可以看見東西,當時的景象經常浮現在她的腦海中——丈夫和媽媽在輪床的兩側,她把剛出生的兒子緊緊抱在胸前,看著走廊上方昏暗的螢光燈。

現在,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薩拉的左眼可以看到光影,她的右眼因視神經供血被切斷而只能看到一些黑點,黑點的周圍就像戴著「骯髒的太陽鏡」看到的景象一樣。

她說:「我本可能輕易地就陷入一個深淵。有幾天時間,我只是倒在地板上痛哭,感覺自己像一個負擔,尤其是對她的先生卡梅隆來說。我們結婚才六個月,而在遇到他六個月後我就中風了。可我非常想成為一名母親,我必須振作起來,我還要給孩子餵奶。」

薩拉的第一個目標是成為阿切爾的主要照顧者,並讓卡梅隆下班回到家後就能吃到她做的飯菜。

她後來的本領就更令人驚歎了。雖然看不見東西,薩拉卻能夠把衣物分類洗滌,為孩子們準備健康可口的食物,給孩子穿上配套的衣服。她希望自己能夠打破陳規,鼓舞人心。

自從有了阿切爾,她開始跑半程馬拉松。卡梅隆陪她一起跑過幾次,提醒她路前面的一些危險物。薩拉說:「我自己跑過幾次。有時想跑得更遠,因此迷路過幾次,但是Siri(蘋果智能語音助手)幫我找回了家。」

當然薩拉也獲得了一些外部幫助,比如和女友進行視頻通話(FaceTime)幫助她化妝,澳洲視障協會(Vision Australia)也幫她把廚房和洗衣房打造得更適合她獨立生活。

丈夫卡梅隆相信,美好的未來在等著他們一家人。他說:「薩拉是一個鬥士,意志堅定,這就是我愛她的原因。」

薩拉2018年的目標:

■ 6月份之前安全跑完5公里環跑,並且不能迷路。

■ 在第一學期結束前,充滿自信地獨自帶著兩個兒子游泳。

■ 年底之前,能加入明年志願者的行列,每週有一天時間去做義工,將她當小學教師時獲得的技能派上用場。

■ 一家人去夏威夷度假。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