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篇

鄭兢業:人吃與吃人(一 )

—— 中國大饑荒的劫因難果

1958年人民日報有關湖北麻城創出早稻畝產萬斤記錄的報導。(公有領域)

人氣: 11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5日訊】

上篇:劫因

1、狗肉湯澆「萬斤田」

依娃受訪者陝西富平縣流曲鄉李振榮:我們把畝產萬斤田咋折騰出來的?先是有個打狗隊,組織了幾個小夥子,挨家挨戶打人家的狗。幾天就把村裡的狗打完了。把狗打死,皮一剝,把狗熬成湯,等涼了澆到地裡。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先進經驗,試驗畝產萬斤田哩。把狗殺了煮了,一般人也不敢去吃狗肉。工作組前前後後跟著指導哩,誰敢動人家的狗肉?把肉熬成的湯澆到莊稼地裡了。人從地裡走一遍,都是香的,把人饞得沒辦法。當時是每個小隊都搞萬斤田,都是縣上傳下來的指示,說狗肉湯澆地莊稼長得好,必須給人家打幾個狗,澆到地裡去。你知道是荒唐事情,你也得做,沒有辦法。

2、十幾畝洋芋堆在一畝地裡造高產田

依娃受訪者甘肅武山縣鴛鴦鄉賈村棠老太太:那陣子是爭紅旗哩,我武山笑話多得很,有個地方弄個畝產六萬斤的洋芋,幾十畝地的洋芋堆到一起,說畝產高的很,吃不完。我媽那人厲害,啥都不怕,我媽是幹部是黨員哩,共產黨員,一大早就去叫人幹活,那年餓得沒辦法,有一個婆的男人就上吊了,餓得受不了了,不上吊也不行了,才四十幾歲。我媽進去,我媽個子高,踩個凳子上去,把那個繩子割斷,把人放下來,卸下一塊門板,放平了才出來叫人抬。後來他婆娘也餓死了。

3、畝產六萬斤水稻高產「衛星」的奧秘

化名勁松的先生給依娃提供了文字憶述:1958年9月5日,《人民日報》和《中國青年報》同日刊登了署名「新華社記者李智昭攝」的廣東北部山區連縣星子鄉田北社中稻大豐收的新聞照片。《人民日報》的文字說明是:「這塊稻田裡的稻穀像金色的地毯一樣,十三個人站在上面也壓不倒。」《中國青年報》的文字說明是:「請看,這張六萬斤『衛星』田照片,更穩穩當當地站著十三個青年!誰知道祖國的明天,還有多少奇跡中的奇跡出現。」

我有個女同學,名字記不清了,她家就在「水稻六萬斤特大『衛星』村。」在同學輪番追問下,她戰戰兢兢道出了「高產」內幕。地區派工作組到她的村子搞試點,成天看著別處放「衛星」,苦苦思謀著放個更大的。中稻成熟前,工作組終於想出妙計:把大片稻棵移栽到一畝地裡,稠得密不透風。太密了又怕發黴腐爛,工作組又令在地頭安放了幾台鼓風機,對著稻田白天黑夜不停吹風。

上級驗收那天,村裡鑼鼓喧天,紅旗招展,來了不少大人物和一幫帶著照相機的記者。驗收正式開始後,按預先編好的腳本演戲,讓幾十個人擔著稻穀從村頭挑進村,然後挑走,讓不同的人再從村尾擔出來重複過秤。就這樣,幾十擔稻穀走馬燈樣換人,反反復復過秤。假戲演得跟真事樣,過秤的時候有人唱出數位,有人記錄,有人打算盤,直到領導臉上放光,露出滿意地笑容,點頭稱讚的時候,就算稱完了。六萬斤的數字一出來,大家都拍手慶賀,好像一場最完美的演出到了謝幕的時候。

六萬斤的「衛星」放出後,政府的徵購量也隨之加碼。「衛星」村的女同學每次放假回到學校總是偷偷哭,關心她的人問緣由,她說心痛,村裡餓死人太多,連屍體都沒人收,自己的家人也是朝不保夕。她是住校生,每月供應23斤糧食,為省下點糧食拿回家救濟家人,她每天只吃二、三兩。她正值十五、六歲身體發育期,極度的饑餓把她折磨得面黃肌瘦,走路打晃,神情恍惚,難以正常上課。熬到身體浮腫後,不得不退學回家。一退學,23斤供應糧就停發了。回家不久就餓死了。

4、「一天吃五頓飯也行」

1958年8月11日《人民日報》報導:毛澤東4日到河北省徐水縣視察農業社。縣委書記彙報,今年全縣平均畝產麥子達到2,000斤,總產量達到12億斤。此外,還要放大衛星,山藥畝產120萬斤,一棵白菜520斤,小麥畝產12萬斤,皮棉畝產5,000斤。

毛澤東高興地問:「要收那麼多糧食呀!你們全縣31萬人口,怎麼能吃得完那麼多糧食呢?你們的糧食多了怎麼辦呢?」

「糧食多了換機器。」

又問:「換機器也用不完,又不是光你們糧食多,你換機器,人家不要你的怎麼辦?」

「那我們用山藥造酒精。」

「那每個縣都造酒精,哪裡用得了那麼多的酒精啊!」

「我們只是在考慮怎麼多打糧食。」

「也要考慮怎麼多吃糧食呢,其實糧食多了還是好。多了,國家不要,誰也不要,社員們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頓飯也行!」

5、糧食越「高產」餓殺人越多

《墓碑》記述:1958年7、8月,毛澤東曾視察過的郫縣,緊鑼密鼓地開展放衛星比賽,各公社放出了一顆比一顆更大的糧食高產衛星。1958年8月28日,《四川農民日報》報導犀浦高產水稻田畝產為45,217斤5兩8錢。9月12日,《四川日報》頭版刊出爆炸性新聞:郫縣友愛鄉畝產突破8萬斤!這是到這天為止全國最大的高產「衛星」,四川第一次在高產衛星上奪取全國冠軍。

溫江地委工作組1961年的一份調查材料記載,毛澤東親臨視察過的郫縣紅光公社,1958年有4,020人,在慶祝毛主席視察紅光社3周年的日子裡,還剩2,750人,淨減1,245人,減少了三分之一。

6、小腳老太用手帕包礦石參加大煉鋼鐵

依娃受訪者陝西省富平縣流曲鄉李中原:五八年麥收後,就開始大煉鋼鐵了。當時是行動軍事化,我是第一批上去的,叫尖刀連。我們只要發現哪個石頭是紅顏色,有鐵銹的顏色,就說那個是礦石。認為山土發紅的,也是鐵礦。到秋季以後,大批人都上去了,老漢、老婆子都上去了。六、七十歲的老人挖礦石背石頭,看著可笑得很。有個老婆子,還是小腳,拿不動,用個手帕包上一塊石頭提著走。

 7、背礦石的人放千斤「衛星」

依娃受訪者富平縣流曲鄉宋子成:那時候全民動員,說去煉鋼鐵哩,還不知道咋煉。那個陳路鎮大煉鋼鐵的人多的很!人家回來說,有人背礦石放了衛星,一人背了一千斤。我說。一千斤?人受得了?一個騾子才能馱多少?事實上是,一個人背,後面幾個人抬著,說起來就是一個人背,就放了一顆衛星。

8、水利工地雪天強迫民工光脊樑

李素立先生在《豫東事件探秘》中寫道:河南永城縣演集鎮竇樓村竇興禮說,在挖白河時,刮著西北風下著小雪,上邊都不能穿衣服,脫光脊樑。不脫衣服不行。還得喊口號,不喊口號打你,掃你暮氣。我們村竇興智,慢脫一會光脊樑,在凍地上抬著摔,摔斷脊樑,沒有死,又活了。上面一來人檢查,說上級來人了,快脫光脊樑哦,通通脫。有的上級來了,還摸光脊樑。

9、「共產主義新創舉」——「摸月經」

阿波羅網載文:湖南省平江縣在「大躍進」大饑荒中的「共產主義新創舉」——強迫婦女赤膊、「摸月經」。

平江縣「大搞婦女赤膊運動」,肇始於東方紅人民公社東安大隊。該大隊黨總支最早提出:比政治聽山歌,比勁頭看赤膊。政治工作活不活躍,就看你們的山歌唱得好不好。幹勁大怎麼才能看出來?除了白天黑夜幹以外,就是要打赤膊。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婦要打,姑娘也要打。這個創舉,我們把它搞成運動。

1958年11月6日,東安大隊搞大兵團農田基本建設。工地上千餘男女,男人們一色的赤膊、赤腳,538名婦女中,有300多人被迫脫去衣服打赤膊。一些姑娘媳婦不願脫衣,幹部和積極分子一擁而上,把她們上身的衣服扒個精光。一些被扒光上衣的女人在羞辱無助中放聲大哭。

大隊黨總支書記張炎山破口怒駡這些哭啼的女人:給臉不要臉!這是共產主義勞動的新生事物,你們再哭喪,就是破壞共產主義!

大隊副書記王某罵道:臭婊子!好事讓你們哭壞了!打個赤膊有麼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兩坨肉嗎?

張炎山拿著喇叭筒,在地頭高聲宣講婦女赤膊的「偉大意義」,小隊幹部手持棍棒和繩索,圍著赤膊的婦女們督戰。

那些姑娘媳婦的父兄丈夫們,只是在一邊低著頭默默地幹活。有幾個姑娘媳婦呼救,連聲大喊自己的父親或丈夫,要他們快來「救命啦!」卻沒有一個人敢挺身救助。

男社員劉傅興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哀求道:大姑娘就不要打赤膊了吧?當即遭到姓謝的幹部惡罵:放你娘的狗臭屁!大姑娘不打哪個打?劉傅興,你反對大躍進,反黨反社會主義,反對三面紅旗!快快給老子跪下! 一群幹部和積極分子一擁而上,把劉傅興按倒在地。劉傅興從上午一直跪到天黑。當天罰他餓飯。

東安大隊不斷搞出新花樣:在「赤膊競賽」中,用「插紅旗,拔白旗」來獎懲。哪個小隊婦女赤膊率高,哪個小隊就是「共產主義大競賽」的紅旗單位;哪個小隊婦女赤膊率低,不僅插白旗,還要追查小隊幹部的責任。在競賽高潮期,

不管天晴還是下雨,颳風還是落雪,「娘子軍」們出工都要比賽打赤膊。

三陽公社石坪大隊另有「創舉」,總支委員唐緒普規定:婦女來了月經要掛牌,並要脫褲子,經他親手摸過才准三天假。麻嶺作業組有11個適齡婦女,個個被他「檢查」。他對長得漂亮點的,經常是一上手就摸個沒完,也不管手上有血沒有血。對於他看不上眼的婦女,他經常一聽請假掉頭就走,既不檢查,也不准假。1959年冬季,洪笑英在水庫工地來了例假,幾次請假不答應,經血流到腳背上,她實在扛不住,再次找他請假。唐緒普不但不批准,還使勁抽了她兩個耳光。

燈塔公社以三陽公社為榜樣,一營二連發佈新規定:建立婦女月經登記薄,對期的准假三天,不對期的進行檢查。檢查的執行人,為該連主要負責人李玉良。一天,積極分子李月蓮的經期對不上,比上個月提前了好幾天。李按照規定詢問:你是真的還是假哦?

李月蓮回答:這個事還有得假嗎?

李玉良依然不信:那不行,你說來了月經,哪個曉得嘛。這樣吧,按照新規定,你就脫了褲子,讓我檢查檢查吧。

李月蓮雖然平時很聽黨的話,但在這事上一反常態,堅持不脫褲子,拒絕領導摸她月經真假。

李玉良對她稍稍開恩:這樣吧,照顧照顧積極份子,你不脫褲子,讓我摸一把。他一手拉住李月蓮,一手伸進她的褲襠中。果然摸到一手血,批准了她三天假。

10、「你們都死完剩我一個人也得搞社會主義」

李素立在《豫東事件探秘》中寫道:河南省虞城縣杜集陳崗叉樓支書王世德在工地公開聲稱:「100人有99人罵才算是好幹部,你們都死完剩我一個人也得搞社會主義,你們三天不吃飯也得喊大躍進!……」不許只埋頭勞動,還要與參觀人員握手。任菜園排長的梁道立,親手假活埋過3個群眾。界溝鄉王橋大隊幹部劉明然說:死十個人才值得埋,死一兩個算啥!為了表示沖天幹勁,劉明然等還強迫婦女上身赤裸。李莊、呂樓兩村80%的群眾挨過副隊長代明揚的打,他最多一次鬥爭過17人。

11、早收的莊稼在鍋裡烤乾交公糧

依娃受訪者甘肅省和政縣馬麻二里:別的地方六月、七月收糧食,我們這個地方六月、七月莊稼還長著哩。人家不管還不到收糧的季節,就催糧、催糧,這麼催著就沒有辦法。就把青的糧食割下來在鍋裡烤乾,不按莊稼的規律做。當頭頭的人被上面逼急了,也不讓人們好好打場,莊稼就糟蹋了一部分,還沒有熟,就割下來了。這麼一糟蹋,春上就沒有吃的了。

一個莊子一個食堂,食堂有一個大鍋,挖上些野菜來煮上,撒上不到一、兩斤麵,說起來是麵湯,看起來是水。水湯湯,人影子都能看見,三個大桶子,一人給一馬勺。吃食堂就把人餓死了。村裡叫趙由素夫家的娃娃多,天亮的時候一看,炕上死了一大片,他家一夜就餓死了五個人。

12、沒成熟的包穀在炕上烤乾交公糧

依娃受訪者通渭縣雞川鎮司川村司乃權:包穀長得好得很,還沒成熟就著急著徵收糧食,就在炕上烤包穀,烤乾了,給人家交上。那時通渭地方幹部對上面吹噓糧食多得很,把糧食都收拾去了,口糧都收沒有了。其實五八年是個豐收年,種子、飼料、口糧都沒有了。

13、在糧店買鍋壘灶炒乾濕糧交公糧

依娃受訪者秦安縣董灣王寶泰:好勞力都上了洮河、大煉鋼鐵、深挖地,做莊稼的是七、八十歲的老漢。我們這裡種麥子、糜子,那時候,套上牲口打場,一邊打,一邊黑夜白天的往鄉上的大糧站交糧。到糧站人家不收,糧食太濕了,就擔去草,買上大鍋,把糧食一炒,炒乾了交上。就這麼攆著攆著讓人交糧。

14、「想著過共產主義哩」

山東鄆城縣樊作運說:莊稼熟了無人收割,部分收割後運不到場院,堆在地頭發黴變質一部分,拉到場院的莊稼無人脫粒漚爛一部分,吃大鍋飯之初浪費嚴重,都想著吃完了隊裡的有國家兜底哩,過共產主義哩。結果挨餓時不僅國家不來「共產」,還搞竭澤而漁的高徵購,喪盡天良逼「陳糧」。

15、枕頭芯裡的蕎皮也被搜刮去

依娃受訪者甘肅甘谷縣大莊鄉林苗巧老太太:我那陣才十六歲,我們家庭成分是上中農,人家不給我們供應糧食。人家滿院子搜糧挖糧哩。我媽在枕頭芯裡裝了兩碗蕎麥皮,來搜騰的人把枕芯扯開,把兩碗蕎麥皮都搜出來拿走了。

16、把棉衣被褥裡的棉花扒出來上交徵棉任務

《唐河事件》記載:1959年11月,主抓農業的河南省唐河縣委書記處書記李華亭主持召開棉花徵購工作會,下邊有人請示,棉花都裝成被子、棉衣棉褲了,怎麼辦?李斷然回答:「裝上也要扒出來!」高壓之下,唐河全縣上下開始扒掉群眾的棉被、棉衣、棉褲裡邊的棉花,來充當棉花徵購任務。郭灘公社第一書記在強調完成糧棉油徵購任務的會上說:「完不成任務我非喝你們的血,吃你們的肉,砸你們的骨頭不中!」大河屯公社黨委書記薛雲瑞在會上說:「完不成任務者,給我照死處整!」城關公社黨委第一書記在理論上和行動上都無愧毛澤東的好學生:「只有馬列主義與秦始皇手段相結合,才能實行合理獨裁。心不狠不能治國,手不狠不能治事……」

17、「那是人做下的,不是天年」

依娃受訪者通渭縣璧玉鄉王仁重:不讓開煙火,人家積極分子進來,提著鐵棍子,廁所裡、酸菜缸裡都搗,不然餓不死人,那是人做下的,不是天年。偷上不敢燒火,不敢推磨子,就生吃上。我餓死了五個娃娃,三、四歲的,五、六歲的,十多歲的。

18、哄騙小孩供出藏糧餓死父親

李素立在《安徽濉溪縣河南永城縣採訪記》中寫道:張塚村王文虎告訴我:我們家藏著糧食,錢也有一些。幹部哄我妹妹,雲芝你們家有糧食沒,你說,我給你糖吃。我妹就把糧食說出來了。把糧食搜走了,我父親他們就餓死了。

19、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逼糧「報喜」

《墓碑》記述:1959年冬天,郭書志接任全國第一個人民公社——遂平縣嵖岈山人民公社第二任黨委書記。他正發愁沒糧食吃的時候,接到了信陽地委書記路憲文的逼糧電話:當前糧食問題上兩條道路的鬥爭十分激烈,你死我活。大豐收是客觀存在的,是事實,不承認是不行的。嵖岈山人民公社是聞名全國、全世界的地方,怎麼也發生鬧糧問題?私分瞞產是普遍的,這是造成糧食緊張的主要原因。不要手軟,要狠狠地鬥,把糧食挖出來。明天,你們遂平縣要組織一個挖糧報喜的高潮,向地委報喜。否則,以違犯黨的組織原則論處。

在路憲文的命令下,遂平縣委書記蔡中田急忙趕到嵖岈山公社,召開公社、大隊、小隊三級幹部會。他在會上放出狠話:我們要下決心、下狠心把糧食挖出來,不留一點死角。該鬥的鬥,該捕的捕,不能手軟,更不能姑息遷就。誰庇護他們,就連他一塊鬥。

分組討論自報藏糧時,勝橋大隊黨支部書記高德心裡一急,一頭栽倒地上,口吐白沫,人們把他抬進屋子裡,仍然渾身發抖。叫包根的小隊會計第一個被鬥,他經不住拳打腳踢,就說和生產隊長朱遂平藏了糧食500斤。朱遂平旋即被打得血流滿面,但他還不承認藏糧食。打手們又用一根細麻繩把朱捆了個結實,再把繩子搭到樹上,使勁一拉,朱遂平就被吊在空中。不到一袋煙的功夫,朱遂平開始求饒:「放了我吧,我說,我全說。」參加會議的幹部看到這勢頭,紛紛胡亂交待:這裡藏糧食多少萬斤,那裡藏豆子多少萬斤。三級幹部會大獲全勝。遂平縣委立即向信陽地委報喜:三天挖出糧食45,900多斤。會後按照大家交待的去挖糧,一兩糧食也沒有找到。

20、「寧願人民吃青草,不叫先進紅旗倒」

依娃受訪者通渭縣苟興華:糧食大部分徵走了,因大煉鋼鐵、興修水利,農村沒勞力,該收的莊稼壞在地裡一部分。上面反問基層幹部糧食去哪了,基層幹部說是社員偷了,於是開始逼糧,搜糧,酷刑伺候,打死、逼死、餓死,步步走上絕境。

甘肅省委書記張仲良的搜糧、逼糧口號是:「寧願人民吃青草,不叫先進紅旗倒。」「思想上有糧就有糧,思想上沒糧就沒糧。」下面的口號更直白血腥,大煉鋼鐵的時候,有農村幹部拿著話筒叫喊:「有鐵交鐵,沒鐵交頭!」逼交糧食時同樣恐怖:「寧欠血債,不欠糧債,完成任務就是血的鬥爭!」

饑荒期間,有大批農民逃到省會蘭州要飯求生,結果很多人餓死在火車站、大街上、小巷子裡。蘭州化工廠,蘭州煉油廠這兩個大廠子,每天都要派出五、六輛卡車進城,去收拾大街上的屍體。有的還沒有死透,也裝上屍體車,拉到蘭州郊區埋了。當地人稱拋屍場是「萬人坑」。

21、防偷莊稼,夜裡給農民門上貼封條上鎖

依娃受訪者通渭縣雞川鎮苟世安:怕社員偷莊稼,到了晚上把你門一鎖,貼上封條。如果你出去,封條就動了,人家就知道了。晚上不讓你出去,害怕你偷地裡莊稼,到晚上隊長就封門來了。天黑了,有的鎖,有的封,有的連鎖帶封。(未完待續)

--轉自《縱覽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1-25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