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錢寶系張小雷自首?投資人疑警方刑訊逼供

日前大批錢寶投資者南京街頭遊行請願要求官方給條生路,遭到警方粗暴阻攔。(知情者提供)

人氣: 39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大陸錢寶系的投資人在南京街頭舉行大規模遊行請願,遭警方暴力驅趕和拘捕。隨後警方宣布已刑事拘留4人,行政拘留7人,治安警告11人。

據多位投資人向大紀元投訴,他們對警方一味打壓非常不服,他們希望北京當局就種種疑點給予合理的解釋,並妥善解決他們的問題,給百姓一條生路。

錢寶系在毫無徵兆、公司正常運作下,南京警方突然關閉平台並稱公司法人張小雷「自首」,令數百萬錢寶投資人(寶粉)陷入恐慌。他們在上訪無果情況下,22日聚集南京街頭準備向南京市政府和江蘇省政府進行大規模集體抗爭。

被中共定性為龐氏騙局的錢寶系歷經7年,此前中共官方曾為其站台、官媒給予大力宣傳,為它戴上厚厚的光環。因此寶粉們反問中共當局究竟是誰騙了他們。

錢寶系歷經7年,官員站台官媒力捧。部分官媒當時吹捧錢寶系的簡報。(知情者提供)

「傷口從何而來?」 警方稱張小雷自首遭質疑

在即將告別2017年之際,南京警方官方微博發消息稱張小雷自首,並同時關閉了錢寶網平台。

1月中旬前,在中共喉舌央視的相關報導中出現了張小雷的「認罪」鏡頭,張小雷額頭有明顯的傷口。

央視流出的張小雷鏡頭,寶粉認為額頭上有明顯傷口,嘴唇紫色瘀跡。(知情者提供)

寶粉表示,這明顯是行刑逼供留下的傷口,如果是自首的話是主動配合警方提供所有的材料,不需要警方動手。

一位女投資人還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他們圈內流傳的一段視頻——北大教授賀衛方在關於取消死刑接受記者採訪的內容,警方逼人就範其中一個辦法就是在嫌疑人頭上點燃鞭炮。

她說:「嫌犯在裡面被打得昏死過去後,用冷水澆還不醒,就在他頭上放鞭炮震醒。人有幾條命可以經得起這樣的折磨。張的嘴角還是紫色瘀傷,頭上還有傷口,這是屈打成招證據。」

她還介紹,「張小雷出事的前一天25日,錢寶還召開了慶功會。因為年底了,好多項目要慰問客戶。隨後張小雷就遭到誘騙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強行控制了。他沒有出事前,一切正常,大家也很信任他。線上提款也沒有錢拿不到的情況,錢寶網沒有欠我們任何人一分錢。」

另一名寶粉告訴記者,開始警方說他是在南京公安局江北分局自首,後來又說他是在南京公安局自首的,而且中間還出過一個強制執行,如果是自首,就不存在強制執行。他是不是自首我們都無法肯定。

「南京警方還打電話四處讓人去報案,如果他是自首,警方就沒有必要這樣做。由於錢寶系在全國各地都有投資人,南京警方還下發文件到其它個省市配合讓寶粉去報案。」

警方在媒體上公布內容與內部文件有異

目前官方央視上披露出來的自首書,有投資人認為上面的字體跟他們平時見到過的張小雷簽名的字體不太一樣,懷疑是別人模仿的,並提供對比圖。同時他們懷疑電視上出現張小雷的認罪鏡頭是拼接而成。他們也在社交媒體上公開了這些質疑。

錢寶投資人懷疑張小累的認罪書,並提供他的簽名與之對照。(知情者提供)

在法律還沒有做出任何判決前,中共央視的電視認罪一直遭到廣泛詬病。早前央視推出的維權律師「709」大抓捕案中王宇律師、「709」相關的江天勇律師等也被逼電視認罪,備受外界批評。

另外,寶粉認為,南京警方關於張小雷上公安局自首的時間和後面公安自己的文件也出現矛盾。

央視的新聞節目中明確提到2017年12月26日上午張小雷去公安局自首。警方的一份內部文件《關於做好「錢寶系」公司涉嫌非法集資犯罪接報案工作的通知》中寫道:「2017年12月26日晚,在公安局統一指揮下,江蘇省公安機關對『錢寶系』公司開展了刑事打擊工作。現已抓獲張小雷等該案主要犯罪嫌犯。」

但在本月21日,《新京報》在報導中提到,2017年12月26日中午有人還曾見過張小雷看起來神情平靜。

上述時間點和信息存在互相矛盾。從公安的內部通知披露來看,26日是南京公安局事先預謀好對錢寶系進行的統一行動。

《新京報》的報導還提到錢寶網戰略研究發展中心主任楊某跟了張小雷6年,在事發前,他沒有發現張小雷有任何自首的 徵兆。

「寶粉」強調,南京警方突然對張小雷動手,張小雷不可能有任何徵兆。

錢寶網投資者質疑警方,並將資料進行比對。(知情者提供)

法官向央視舉報南京公安局江北分局

南京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在處理錢寶案時的種種舉動也令眾多「寶粉」質疑。在目前披露出來的視頻來看,南京警方在接待他們上訪時,不僅態度惡劣,並威脅寶粉子女也會因此受到牽連。

在錢寶朋友圈內流傳一段錄音,一名從業20年的法官因自己弟弟是寶粉,從而開始關注錢寶案並發現裡面很多蹊蹺、內幕也很深。因此他舉報處理此案的江蘇省南京市公安局江北分局,並希望央視實事求是地報導。

他表示,張小雷這家民營企業歷經七年風風雨雨逐步發展壯大,當時江蘇省幾乎所有的省級媒體和央視新聞頻道、對話中國品牌等欄目都對這家公司全面的正面報導。「怎麼突然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一個涉嫌非法集資的公司。我請問江蘇省政府在這個過程之中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它對自己為錢旺集團的報導和站台是否負有無可推卸的責任?」

他要求南京警方必須要對全國人民進行正面的回答,不然只能讓老百姓對南京市政府的公信力大失所望。

第二點,公司法人如果真的有罪可以對他採取必要的、適當的措施,但是罪不及家人,更不能牽連無辜百姓。錢寶網牽連了數百萬個家庭,絕大多數人的身家性命。南京警方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情況下, 強行關停錢寶網的官方服務器,造成商家和消費者無可估量的損失,難道他們也都犯罪違法了嗎?誰來為他們的損失負責買單?

他還表示警方試圖先抓人後收集罪狀,辦案中出現「電話邀請式報案、釣魚式報案、登門服務式報案、強制性報案、張冠李戴式報案等等。」

寶粉圈中還有一種說法,張小雷曾收購跟南京高官外甥呂X名下的一塊土地,但沒想到這款土地突然變成發展中心,身價翻倍,呂X後悔要求拿回去,張小雷不同意,呂X對他糾纏不清,隨後糾紛進入法院,後法院判呂X敗訴,並賠償張小雷。

寶粉懷疑錢寶系出事更多是因為得罪南京的權貴,所以他將位於南京的總部,近年也搬到了上海。

「寶粉」損失誰應負責?

陸媒報導中,對於「寶粉」的財產損失,將官方的責任、官媒的責任一筆勾銷,只強調當事人本身承擔說:「張小雷表達歉意。但他也再三強調自己曾多次提示寶粉注意風險,『由我造成的,我承擔法律責任。由他們的貪慾造成的,那麼你也要接受。』」

大陸搜狐網去年2月18日一篇文章《如何把握「非法」事件的處理原則,這是個風向標!》其中說到:河裡死了一條魚,是魚本身有問題;河裡的魚全部死光了,肯定是這條河流出了問題。

文章披露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孟建柱的一段話,承認國家政策錯誤,「在全國範圍內爆發大規模的「非法」事件(非法集資、非法傳銷),上億家庭受害,肯定是我們的制度和管理上出了問題。」不過這段講話似乎是內部的,並沒有在其它的中共喉舌媒體上刊出。

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8-01-26 1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