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文生被控罪名改「煽顛罪」 妻遭傳喚

余文生律師近照。(余文生提供)

人氣: 199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夫人許艷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義傳喚,而余文生也從「妨害公務罪」變更為「煽動顛覆罪」被指定監視居住。律師同行籲有識之士伸出援手,並規勸涉案人員少欠一些良心債。

1月27日晚,余文生律師夫人許豔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在廣寧派出所詢問一夜。次日(28日)下午,許豔再被警方帶回到他們的住處搜查,一直到下午4點10分,才開車將她送回到余律師辦公室。

現在余文生律師的罪名也已經變更為涉嫌煽動顛覆罪名指定監視居住。

當余文生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他的律師多次申請前往石景山區看守所會見都遭拒絕。許豔給余文生存錢也被拒絕。

大陸民間發起為余文生聯署請願行動。對這個連署請願,警方相當恐慌。大紀元記者了解有一些律師遭到市級國保大隊長的警告,要求律師不得聲援、不得參與連署簽名。

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徐州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對許豔進行傳喚,法律依據不足。她只是幫她丈夫找律師要求會見、要求存錢,包括有朋友問一些情況,她進行介紹,這完全是行使公民權力,也是人之常情。

他強調:「這跟所謂的煽動顛覆沒有任何關係。用這樣的口袋罪去隨便構陷公民,這實際上跟一再聲稱要維護最廣大民眾利益的官方調子嚴重不符。」

祝聖武律師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余文生是他非常敬佩的律師,被當局冠以煽顛罪迫害並不感到意外,但他沒想到余文生的妻子許豔也會因此被中共當局扣上涉嫌同樣的罪名,他擔憂余文生會被當局加重迫害。

唐律師還對在北京發生的案件被指定到徐州警方來辦理提出質疑。他追問,法律依據是否很充分,警方有義務向公眾進行披露和說明。從北京起飛,降落其他地方的模式,成為對行使公民權力的人進行打擊報復的手段。無論是維權人士、還是其他一些積極行使公民權利的人,經常這樣被反覆折騰,造成當事人權益無法保障,其親友、代理律師相關工作受到有形無形的阻力,不勝其煩。

唐吉田律師還表示,「指定監視居住是從雙規演化而來的,說穿了就是一種強迫失蹤、任意羈押、非法拘禁。這可以長達六個月讓一個公民沒有任何音訊和相關的人身權利活著,其他訴訟權利無法得到有效保障。很多人經歷過後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他擔憂表示,各方親友、律師無法施以援手,提供必要的救助的情況下,一個人的命運完整掌握在辦案人員手裡,余文生遭遇酷刑就可想而知。

「所以刑事訴訟法有監視居住這樣的內容是對侵犯人權的一種公開鼓勵。可以說與文明世界完全對立的做法,所以對余律師在裡面景況深表擔憂。」

余文生律師2014年曾經因為聲援香港佔中的系列活動被關押近百天。唐吉田律師認為,那畢竟是在通常的羈押場所——看守所,還是有一點微弱的制約因素,一旦「監視居住」,那就很難想像將發生什麼。

最後他希望,更多的有識之士為此案能提及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幫助,「也希望徐州警方乃至他們的指揮者、決策者能夠從少給自己背歷史包袱、少欠一些良心債,能夠從保障人權思路出發,對自己和他人都是好的一種選擇。」

1月15日,余文生被註銷律師執照,隨後他去辦理護照事宜,被告知限制出境。就在被抓的前一天18日,余文生還公開發表一份建議書呼籲修改憲法。1月20日,余文生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羈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目前余文生被監視居住。

近年來余文生律師代理了大量法輪功案件。2016年3月28日,他在天津為法輪功學員李文辯護時說:「江澤民本人在憲法法律層面沒有甚麼特殊的,只要內容屬實,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他。」並當庭正告:「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刑法》300條不適用於法輪功。」

「所謂依法打壓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條,枉法強加罪名,陷害法輪功(學員)。這是整個政法系統非法打壓的核心罪錯和犯罪性質。對法輪功無罪辯護十多年後的今天,誰合法誰犯罪早已分明。」#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01-29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