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朗爆發示威抗議 中共封殺消息為哪般

伊朗民眾反政府示威遊行現場。(STR / AFP)

人氣: 33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伊朗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多日來引全球關注。民眾積蓄已久的怒火燃起,高喊「獨裁者去死」的口號,衝擊政府大樓和警局。中共則對抗議的消息下達特急封殺令。有分析認為,大陸與伊朗類似,中共恐引發連鎖反應。

從2017年12月28日開始,伊朗爆發抗議活動。民眾對疲軟經濟的不滿迅速發酵,以驚人的速度演變為一場席捲全國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數百萬伊朗民眾走上街頭,高喊口號要求結束伊斯蘭共和國的統治。

這是伊朗自2009年總統選舉舞弊以來爆發的最大規模的抗議。美國之音引述非官方來源消息稱,已經造成至少110人死亡,1400多人被捕。

抗議者向伊朗殘暴政權大聲怒吼:「獨裁者去死」、「釋放政治犯」、「不自由毋寧死」,以及反對總統與最高領袖的口號。

在歐洲多個國家,都有人舉牌表示支持伊朗人民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前,人們手舉著「支持伊朗人民,不要獨裁政權」的牌子,並且呼籲歐洲議會和國際社會向伊朗政府施壓。

雖然伊朗當局在1月3日宣佈動盪結束,但抗議人士在社交媒體表示,抗議活動還沒有結束。1月4日,伊朗的個別城市仍出現些抗議。

中美立場對立:美力挺抗議 中共下令封殺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明確表示支持伊朗人民。他在2017年12月30日發推文說,「高壓政權無法持久,伊朗人民面臨選擇的日子將會到來。全世界都在看!」

1月2日,川普再發推文說:「伊朗人民終於行動反對殘酷、腐敗的伊朗政權。老百姓只有少量食物、高通貨膨脹率,且沒有人權。美國一直在關注!」

伊朗政府封鎖多個社交平台,指稱示威者利用這些平台組織行動。美國國務院主管公共外交事務的國務次卿古德斯丁(Steve Goldstein),1月2日譴責伊朗當局對社交媒體的封鎖,並鼓勵伊朗人民尋求其它辦法繞開當局的阻撓繼續發聲。

此外,多位美國議員也發聲表示支持伊朗人民。

聯合國祕書長古鐵雷斯1月3日發表聲明,敦促要尊重和平集會和言論自由的權利。

中共的立場則與美國大相逕庭。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稱,在中國大陸,有不少民眾為伊朗示威者「點贊」。但新華網、人民日報、央視等中共官媒的微博賬號沒有發布相關消息。中共媒體只注重報導伊朗官方立場,而不報導民眾抗議真相。

新華網1月1日刊發一篇題為《伊朗多地發生街頭示威 政府警告:不得非法集會》的文章,引述伊朗內政部長的警告說,不得使用社交媒體「串聯」示威,「不得參加非法集會」。

文章從不同的側面來醜化示威者,並且對倒在血泊中的抗議者隻字不提。文章引述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分管首都治安官員的話警告示威者說,如果繼續製造騷亂,將面臨「國家的鐵拳」。

有媒體評論說,對於這次伊朗抗議,中共如驚弓之鳥。旅美政治評論家、獨立學者和專欄作家吳祚來在推特上發帖指出,中宣部下達特急指令,即日起,全國所有媒體不得報導任何與伊朗相關的消息,更不能提及伊朗革命。

這份指令還要求網信辦立即啟動互聯網意識形態控制第一預案,對和伊朗革命有關的互聯網輿論進行高度關注並跟蹤,必要時可以採取關網禁言禁轉等強制措施。

 

 

雖然上述信息尚未得到官方證實,但一名叫Wallee的網民說:「確實如此,今天國內百度新聞,新浪新聞的國際版面僅僅都只有一條同樣的伊朗報導,只是說遊行而已。」

還有一名叫Mark Cao的網民跟帖說:「以我每天看的『網易新聞』為例,主頁上沒有。要特意搜索,也沒幾條新聞。」

安徽異見人士、前檢察官沈良慶指出,過往大陸發生的群體性事件,各地媒體都會被要求一律採取官方的報導,統一口徑。因而會讓人懷疑,這次伊朗大規模的反政府遊行事件,中共也許同樣下達禁令。

還有一位網民說:「我大安慶也在發生伊朗事件」,接著他貼了段當地幾個警察舉槍和一個村民大吼的錄像。

 

中共懼怕伊朗抗議產生連鎖反應

中國大陸維權人士於先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伊朗的示威活動給中國民眾帶來啟迪:「伊朗人這次行動應該給中國人以更好的啟迪。看到人家走上街頭了,我們的民主自由憲政應該怎麼樣去爭取?」他反問道:「難道伊朗不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權利得自己去爭取,沒有人會恩賜給你。」

河北資深媒體人朱欣欣表示,中國國內的情況與伊朗有類似之處,中共擔心媒體的跟蹤報導會引發國內的連鎖反應:「中共歷來不僅對國內自己的新聞進行瞞和騙,對國際上的新聞也十分敏感,尤其對獨裁國家人民反抗專制的新聞。」

朱欣欣稱,這次的伊朗抗議,微信圈裡面可以說到處都是這樣的討論,大家紛紛點贊,紛紛轉發,對伊朗民眾支持、羨慕。中共盡量低調,少發伊朗新聞,「很明顯地生怕國內民眾向伊朗民眾學習」。

美國之音也報導稱,伊朗近期的抗議活動在中國國內和國外的民主活動人士中引發共鳴,許多人都表示希望在中國這個被嚴密統治的國家也能出現一場類似的運動,結束當局對民權和自由的嚴控。

與此同時,中共已採取迅速行動收緊網絡審查,管控並限制有關反政府示威的討論。

中國民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胡佳認為伊朗抗議會產生漣漪效應。他說,政府施壓越高,實際上就會越快加速受壓迫人們的覺醒。伊朗民眾舉行抗議的方式以及警察對他們的抗議進行鎮壓的方式會對中國民眾和地方警察產生影響。

曾獲得「記者無國界新聞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吉耶爾莫·卡諾新聞自由獎等國際獎項的大陸知名異議記者高瑜,12月31日在推特上支持伊朗人民說:「2018年的第一天,伊朗人民將贏得勝利!」

在另一條推文中,高瑜披露,她的推特被中共封鎖,「此前當局無數次警告不讓上推特,還派網警到我家檢查手機,被我一一拒絕」。我的理由是:你們網警可以上推特,為什麽其他人就不能上?」

一名叫賈一群的網民12月31日發推文指出,中共實際上是怕歷史真相、怕公民覺醒、怕訪民維權、怕宗教信仰、怕新聞自由、怕財務公開等,做賊心虛呀!

賈一群還說:「伊朗打響了2018結束獨裁暴政的第一槍,根據羅素的六九定律,中共的獨裁暴政當在2018年終結!」

樂觀對待中國人崛起反獨裁

有些推特用戶對在中國能發生推翻中共政權的運動表示悲觀,認為無所不在的政府監督在中國是一個現實:許多人正在被洗腦……即使是在發生一場飢荒,也不會引發中國的革命。

胡佳對此置評說:「我們只能保持樂觀,做好準備採取行動。不能等待中國改變,只有付出不斷的努力和一切必要的犧牲才能發生變化。」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傅申奇對於中共封鎖伊朗抗議信息發表評論文章說,該來的終究會來,「封鎖無濟於事」。獨裁和專制終將被文明世界淘汰,「中共專制也不可能例外」,專制統治已經到了崩潰的臨界狀態,導火索早已埋好,但誰來點燃?何時點燃?誰也做不了主!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當新年來臨的時候,離中共專制制度的結束又更近了一年!離民主、自由、法治的中國又更近了一年!

一位推特名叫「自由部落」的網民說:「俄羅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仁尼琴一生專注於揭露蘇聯共產黨反人權反人類的殘暴統治,寫出《古拉格群島》和《紅輪》等世界名著,被蘇共驅逐出境。30多年前,我們讀他的小說,感覺是作家與國家的力量對比太懸殊了,作家幾乎沒有勝利的希望。然而,最後的結果居然是蘇共垮台於一夜之間,作家凱旋歸來!」

伊朗當局與中共如出一轍

美國之音1月4日刊文稱,伊朗記者、人權活動人士巴特比表示,伊朗政府會對那些被捕的人用酷刑,他們想從示威者口中得知幕後黑手是誰,誰在資助他們。然後政府會讓他們上電視認罪,悔過先前的行為,聲明支持政府。運動的領導人會被判死刑,因為當局不希望今後再有類似的事,必須要把這些人除掉。

巴特比曾經就是伊朗政府想要除掉的人之一。那年夏天,他和同學一道在街頭集會,抗議當局的審查制度和監禁改革派人士。他後來被捕,未經指控地拘押了近七個月。閉門審判時,法官只用不到3分鐘就判了他死刑。「你讓伊斯蘭共和國這個真主的國度蒙羞。你讓她在全世界面前丟臉,所以你必須死,」法官對他說。

因為外界壓力,巴特比最終被改判十年徒刑。在監獄中他遭受了無盡的酷刑,幾度瀕臨死亡。 2008年,利用保外就醫的機會,巴特比逃到伊拉克,輾轉來到美國。

有一位看過這篇文章的網民評論說,看過這篇報導感覺「那麼眼熟,原來伊朗政府的做法與中國(中共)政府同出一轍,幾乎完全一樣!看來這是專制政府慣用的伎倆。」中國也無獨立媒體,對政治犯也是幾分鐘的審判,不,差不多直接宣判。

該網民還說,中國的犯罪嫌疑人無權自己委託律師,即使委託了也不讓律師參與任何形式的辯護服務。往往,官方給委派一名律師,而這律師實際僅僅是官方的遮羞布,只代表官方利益。甚至,宣判了也不給你判決書!十足流氓政府。中國也無inter網,就是一個大局域網,百姓聽不到、看不到任何敏感事件的真相。中國(中共)的宣傳就是在自欺欺人,充滿謊話!

中共封鎖消息並非首次

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先後導致埃及的穆巴拉克和利比亞的卡扎菲等獨裁政權被推翻,震驚世界。中共當時同樣對相關消息進行了封鎖。

美國著名記者,三次普利茲獎獲獎人,也是中東問題專家的湯瑪斯•弗裡德曼(Thomas L Friedman)2011年6月4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一封題為「給中共的建議」的公開信,提醒中國當權者應該從中東革命中學點什麼。

美國中東問題專家弗裡德曼給中共寫公開信,提醒中共應當從中東革命中學習。圖為他於2013年10月在“國際紐約時報全球論壇新加坡”(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Global Forum Singapore)上發表講話。 (Suhaimi Abdullah/Getty Images for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信中還提到,新時代的政治領袖需要給予底層民眾更多的自由。阿拉伯地區的獨裁者儘管可以控制國營電視臺和電臺,但無法切斷所有的通信網絡。北京政府應該了解,在這個時代,沒有事情可以被「隱藏而不被發現」。

弗裡德曼在信中指出,引發革命的不僅僅是GDP的上升或下降,在這些國家,人們鬥爭的目標「不是生存而是尊嚴」。他說,我們總是誇大人們對GDP的要求,但低估了他們的理想。而點燃革命導火索的火星卻「恰恰總是人們對尊嚴的渴望」。

就像俄羅斯歷史學家列奧·阿隆(Leon Aron)指出的,「阿拉伯之春」看起來與1991年的俄羅斯民主運動很相似——民眾強烈渴望主導他們自己的人生。要求被當成「公民」對待。他們要求有保障的權利和義務,國家不能憑一時的心血​​來潮就進行嘉許或剝奪。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01-06 4: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