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懲教署資深華裔教官榮退 將致力推廣螳螂拳

曾任懲教署警校學堂副校長 為該署110年來首位華裔教官 教授中國武術

紐約懲教署警校學堂資深教官朱超然。 (朱超然提供)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紐約懲教署警校學堂資深教官朱超然今年一月退休,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為感念他過去28年的奉獻付出,5日晚間在華埠彩福樓酒家宴請他,除了他的學員之外,更有武林、槍械協會同道和僑界人士到場致賀,在杯觥交錯中夾雜著離情與祝福,場面溫馨、熱絡。

朱超然與華裔退伍軍人會的董事長及會長,在昨晚的采青儀式上。
朱超然與華裔退伍軍人會的董事長及會長,在昨晚的采青儀式上。(蔡溶/大紀元)
朱超然(手持獎狀者)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及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的成員們合影。
朱超然(手持獎狀者)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及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的成員們合影。(蔡溶/大紀元)
朱超然(左六)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左四)及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的董事們合影。
朱超然(左六)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左四)及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的董事們合影。(蔡溶/大紀元)
朱超然與「朱超然螳螂武術學院」的學徒們合影。
朱超然與「朱超然螳螂武術學院」的學徒們合影。(蔡溶/大紀元)
朱超然(手持獎狀者)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及華裔退伍軍人會成員合影。
朱超然(手持獎狀者)與白平原市警局局長張大衛及華裔退伍軍人會成員合影。(蔡溶/大紀元)
朱超然(中)是懲教署首名華裔教官,圖為他與學堂的部分學員合影。
朱超然(中)是懲教署首名華裔教官,圖為他與學堂的部分學員合影。(朱超然提供)

朱超然是廣東省南海縣人,香港出生,1969年隨同家人從香港移民到美國,越戰期間參加美國海軍,服役駐守東南亞之第七艦隊三年,退伍後參加後備軍21年,曾於1990年服役波斯灣危機的「沙漠之盾行動(Operation Desert Shield)」。

他於1989年加入懲教署,2005年成為懲教署學堂副校長,教授中西學員包括「擒拿術」等中國武術,訓練學員的體能,成為懲教署自1895年成立以來首名華裔教官,至今服務懲教署28年。

看黃飛鴻電影 走上習武路

朱超然說,他是看了關德興的電影才走上習武這條道路的。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香港《黃飛鴻》系列電影帶起了功夫片潮流,關德興演的黃飛鴻武功高強、鋤強扶弱,激發他立志潛心學武並夢想長大後做個維護正義的人。

由此,讀初中的他開始跟著師傳學扎馬、練拳套,1969年移民美國後,在舊金山他又找到七星螳螂派名師黎達沖,這次拜師讓他學到了七星螳螂拳的實戰技巧和內外兼修、與人為善的精神境界,體能也大獲提升。

1981年9月虎爪派國術總會在紐約麥迪森花園廣場舉行的全美混合武術比賽上,朱超然與現在已成為國際影星的甄子丹同場競技,結果是甄子丹獲得拳套冠軍、兵器亞軍,而朱超然奪得拳套及兵器雙季軍。1982年朱超然在紐約開設「朱超然螳螂武術學院」授徒,36年來他在曼哈頓致力發揚傳統中國武術,中外學生徒子徒孫甚多,歷年來唐人街的武術表演會、喜慶宴會和遊行等,常見他們的身影。

用擒拿手制服行凶者

1989年朱超然加入懲教署,受訓畢業後在雷德島監獄任職六年半。他回憶在初進懲教署時發生的故事,那是在受訓後正式值班僅兩週,一名囚犯用自製武器狂刺同室囚者,他用擒拿手成功制服了行凶者,救了被害者一命,馬上被懲教署頒獎嘉許,他的功夫及工作表現因而受到上司的注意,令主流的同事對華人員工留有深刻印象。

懲教署於1993年成立緊急特種部隊,負責危急或大型事故發生時的特種防暴,朱超然通過嚴格的體能考試也加入這個挑戰勇氣及膽識的工作。工作範圍包括「暴動鎮壓 」、「武力抗暴」、「高密度囚犯押解」、「緊急搶救」 等。一年後他以成績卓越調任懲教署總局,在總局八年多中除替處長和高級上司辦事之外也擔任翻譯員和招募等工作,亦曾長期任副署長之私人保鏢。

在多年的執法生涯裡,朱超然可說是身經百戰,令他印象深刻的是1994年8月,發生在皇后區懲教署的暴動,逾100人的穆斯林教徒囚犯認為得不到尊重,要群起反抗,後來被包括朱超然在內的署方人員向囚犯表明一旦採取行動會造成的惡果,而平息了一場暴動。另一次在1996年,他與同僚闖入大牢, 在一群囚犯身上搜到一支自製手槍。

懲教署主要關押的是等待法院審判的人,他們還沒有被定罪,而且仍然稱自己無辜,但又需要關押起來。朱超然說,日日見到囚犯,有些囚犯有暴力存在,把懲教人員作為出氣筒,因此,懲教有一定的危險性,有時還要「動手腳」來處理不同的狀況。而中國功夫的防身術就很重要。

成為懲教署首名華裔教官

由於朱先生常參與公開武術表演,身手敏捷。在2005年被上司賞識邀請為學堂教官,教授中西學員包括「擒拿術」等中國武術,並訓練學員的體能,成為懲教署自1895年成立以來首名華裔教官。朱超然欣然受命,他說,這項任命對他自己的聲譽來說,當然是好事,而最重要的是中國功夫再次受到主流社會的重視。

在懲教署每期22個星期的受訓內,朱Sir要教授「刑事法律」、「徒手搏擊」、「36吋防暴警棍」等文武科超過100 項目。自任學堂教官以來,他堅持每天跟學員一起跑步,做掌上壓。親身教授每位學員自衛術和博擊,絕不假手於助教,12多年來教授超過二萬名學員。因其教學嚴謹、處事認真,有責任感,甚得懲教署上下各階層尊敬,退休前得到懲教局處長頒發「傑出服務獎」。

朱超然在懲教署亞裔玉石協會擔任會長也有多年,曾被被選為亞裔聯邦執法會會長。近年他更致力為社區和社團服務,現任紐約南海順德同鄉會主席。在僑團界,武術界和警界都有一定的成就和地位。

希望傳統武術能夠薪火相傳

當晚的歡送晚宴上,除了上司、同僚、 警界人士、亞裔聯邦調查員,還有社區團體好友上百人出席。白平原市警局的局長張大衛(David Chong)專程駕車過來,為他頒發感謝狀。

28年的服務,現在卸下擔子,朱超然笑稱,從21歲穿上制服至今數十年,退休後第一件事「是休息一會兒」。雖說在監獄這種地方工作挑戰性很大,但也讓他學到很多人情世故,懲教的意義是鼓勵及協助囚犯重新做人,不再犯罪,這無疑會令紐約更安全,他也希望未來的犯罪率更低。

談及退休後的計畫,他說,將把全部心思放在武術上,致力於螳螂拳派的發展和推廣,讓老外認識我們這些優良的傳統中國文化,希望傳統武術能夠薪火相傳。◇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