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網:恐怖影雄嘆

——調寄電影《英雄兒女》插曲《英雄讚歌》

人氣: 94
【字號】    
   標籤: tags: , ,

濃煙滾滾拍電影,

影影綽綽把人蒙。

原型當了俘虜兵,

改編犧牲扮影雄①。

紅色隊伍無英雄,

恐怖影雄來冒充②。

副歌

為什麼叫喊向我開炮的話?

給炮灰洗腦就得洗這麼傻③。

為什麼沒有英雄胡亂編造?

真相一顯邪黨鬼臉沒處扎④。

被哄被逼當了兵,

被俘又被誆回坑。

審查問罪文革斗,

一看影雄淚泉涌。

黨撤處分再利用,

盜名賺錢嘴還封⑤。

副歌

為什麼當了俘虜終身恥辱?

黨衛軍不能把自己生命顧⑥。

為什麼不許把實情實說出?

偉光正形象全依靠瞞與捂⑦。

受傷俘虜美軍醫,

回來傷殘黨不理。

老伴老房老三輪,

自縫鞋墊小生意。

八十五歲趕集賣,

時而白跑空嘆息⑧。

副歌

為什麼跟著黨窮苦一輩子?

先給點甜頭是招兵牽牛計⑨。

為什麼把人給踩的這麼低?

毀滅人類是紅魔終極目的⑩。

註:1、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6日訊,《英雄兒女》這部描寫韓戰的電影,曾影響了一代中國人。中共在影片中塑造的「英雄王成」和那句「向我開炮」可謂舉國皆知。不過,此前並無人知道,原來王成的英雄形象是假的,王的原型蔣慶泉並沒有死,他因在戰場被俘,回國後遭中共打壓,被禁止曝光。蔣慶泉在85歲高齡時,對《蘋果日報》講述了事情真相。

2013年7月,現居遼寧錦州的蔣慶泉接受香港《蘋果日報》的採訪。蔣慶泉自稱「我是戰俘不是英雄」,並透露自己因在戰場被俘,回國後遭中共打壓,封鎖消息。他飽受〝一朝為俘,終身恥辱〞的痛心之苦。

據蔣慶泉介紹,他是遼寧省錦州市松山新區大嶺村人,20歲時加入了中共軍隊。1952年入朝作戰,被分配在23軍67師201團5連。

據《蘋果日報》報導,蔣慶泉在採訪中回憶往事,他於1953年4月18日參加了石峴洞北山守衛戰,中方軍隊傷亡慘重,全連全部陣亡,只剩任步話員的他和10多個傷員,自己被美方一發炮彈震昏死過去。醒來時已躺在美軍醫院。中共戰地記者洪爐為此寫出報導,蔣因此變身為〝英雄王成〞出現在銀幕上。

2、中國大陸通行的課本中所謂的「英雄」教育篇目,在西方自由社會來看完全就是恐怖分子的培訓教材。有位作家直接指出,中共的宣傳和教育從來沒有擺脫殘忍和嗜血,在教材中學習數不清的殘酷的「英雄事蹟」:「用胸膛堵槍眼,把炸藥包托在手上引爆,趴在熊熊烈火中一動不動,直至被燒死」。

由於長期的洗腦教育和嚴密的信息封鎖,很多年輕人對真實的歷史和普世價值一無所知,中共有意地煽動起他們的民族主義狂熱,一旦當局需要,就利用他們走上街頭,反日、反美,打砸搶燒,任由「愛國精神病」和「集體腦殘」大發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下)》,大紀元2017年11月28日)

3、共產黨的目的是為了操縱人,逐漸把人改造成造反的革命暴徒。馬克思說:「物質力量必須用物質力量來打倒」,「理論一經掌握了群眾,就會化為物質力量」「全部人類歷史不是別的,就是人性的不斷改變」,「人性就是階級性」。他認為一切都沒有內在的先天的東西,都是環境的產物,都是「社會人」,反對費爾巴哈的「自然」人的提法。

列寧說:「馬克思主義不可能在工人階級中自發產生,必須從外面灌輸。」列寧費盡心思也不能誘導工人從經濟鬥爭轉上奪權的政治鬥爭。他從而寄希望於獲諾貝爾獎的巴甫洛夫「條件反射學說」,說它「對於全世界工人階級有巨大意義」。托洛斯基更妄想條件反射不僅能從心理上,而且從生理上改變人,像狗一樣一聽到午餐鈴聲就流口水,讓士兵一聽到槍響就勇往直前,為共產黨獻身。(《【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唯物主義造成了對生命的漠視。由於不承認人的精神要素,只承認肉體要素,恩格斯認為生命不過是蛋白質的存在形式。一個人死了,不過是一堆蛋白質改變了存在形式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是共產黨殺人的重要理論基礎。」(《【解體黨文化】之一: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同時,中共也極力誘騙人們輕視自己的生命,要當「革命的傻子」,「甘心情願地把一切獻給黨」,為了黨要「勇於犧牲,甘願犧牲」。

4、「中國共產黨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分子自由和民主、承諾和平,如今無一兌現。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中共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5、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6日訊,本應受嘉獎的蔣慶泉因名字出現在板門店交換戰俘名單中,按中共規矩不能被宣傳,更不能被評英雄。蔣回國後接受中共審查,每日認罪寫檢討,回家後他對誰都不敢提那段經歷,包括自己的妻子。

當蔣慶泉看到《英雄兒女》這部電影時,全身顫慄,回來路上掩面大哭。回到家在被窩裡又哭,妻子問他,但他卻不敢回答。〝我當時想,說了不就等於把自己當俘虜的事說出來了嗎?那年頭當俘虜還了得?!〞

1966年文革中,蔣慶泉的檔案被造反派翻出,蔣慶泉被說成是叛徒,經常被拉去批鬥。直到1981年,中共才宣布取消處分,但他已欲哭無淚。

2010年4月,洪爐專程趕到錦州給蔣帶來1953年4月那篇《頑強的聲音》手稿。蔣見文後老淚縱橫,說:「我不是英雄。」

隨著蔣慶泉的身分曝光後,地方政府打著他的「志願軍英雄」的美名作宣傳賺錢,卻沒給他任何好處,相反還對他不時到外邊訴說過去幾十年遭到的苦難橫加指責。

6、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6日訊,當年韓戰結束時,有二萬餘中方軍人被俘,除有一萬四千餘人不願回大陸輾轉去了台灣重獲自由外,6,000名聽信回國不迫害的戰俘一回國就被審查批鬥,開除黨籍、軍籍,遣送農場、煤礦勞改。戰俘中級別最高的是180師政委吳成德,被整得忽哭忽笑,精神失常。

此外,還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成為炮灰冤魂。聯合國軍第一任總司令麥克阿瑟的回憶錄裡說,中共軍隊損失90~100萬人。蘇聯官方文件也披露,中共軍隊死亡70萬~100萬。

7、「共產黨國家深知藝術的強大力量,因此把藝術變成了給人洗腦的工具。中共篡上神位後,也需要讓人像敬拜神一樣地敬拜它。人禮拜神佛,神佛會賜福於人;而人如果拜魔鬼,人就會被魔鬼所控制,而且魔鬼也會從人的敬拜中吸取人的能量,加強魔的力量。」(《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下),大紀元2017年12月02日)

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6日訊,幾十年來,中共官方一直宣傳戰爭起因是因為美國派兵進入朝鮮,參戰名義為所謂的「保家衛國」。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許平對此表示,所謂的「抗美援朝的歷史合法性就受到質疑」,「實際上大家越來越清楚地知道是金日成打響了第一槍,首先挑起了戰爭。」

中共派兵參戰實在是以世界為敵,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44票贊成、7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5月18日,聯合國又通過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兩項決議充分反映了國際社會對朝鮮戰爭的態度。

當年,聯合國安理會通過82號決議,裁定這是一場北朝鮮發動的侵略,其中蘇聯棄權。由美國為主力、15國家參加的聯合國軍迅速參戰,並於9月15日在仁川登陸,腰斬北朝鮮人民軍,扭轉戰局,朝鮮人民軍全線潰逃。1953年7月27日,朝鮮軍方、中共軍方為一方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一方,在朝鮮半島的板門店簽定了朝鮮戰爭的停戰協定。

8、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1月06日訊,蔣慶泉因20歲時參加韓戰,戰後一直卑微地活在俘虜和叛徒的打壓陰影中,整個人生被毀。現在蔣慶泉住的仍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著一輛生鏽的三輪車,拉著老伴去集市上賣用一針一線縫製的、一元錢一雙的鞋墊,來補貼家中的開銷。〝好的時候一集可以賣幾十雙,不好時一雙也賣不掉〞

9、「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動員人民起來鬧革命的一個基本套路,就是用所謂的甜頭把人引誘來,再灌輸仇恨讓他們去打倒共產黨的所謂敵人,然後再卸磨殺驢。」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毀滅人類(下),大紀元2017年11月23日)

10、「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大紀元2017年11月19日)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07 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