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樂舞詩、詞、曲、賦精華賞析

樂舞文學賞析:唐詩.白紵詞三首

作者:仰岳

清朝赫達資所繪西施(局部),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人氣: 2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唐詩.白紵詞三首.李白

其一

揚清歌,發皓齒,北方佳人東鄰子。[1]
且吟《白紵》停《綠水》,長袖拂面爲君起。[2]
寒雲夜卷霜海空,胡風吹天飄塞鴻。[3]
玉顏滿堂樂未終。[4]

其二

館娃日落歌吹濛,月寒江清夜沉沉。[5]
美人一笑千黃金,垂羅舞縠揚哀音。[6]

郢中《白雪》且莫吟,《子夜吳歌》動君心。[7]
動君心,冀君賞,願作天池雙鴛鴦,一朝飛去青雲上。[8]

其三

吳刀剪綵縫舞衣,明妝麗服奪春暉。[9]
揚眉轉袖若雪飛,傾城獨立世所稀。[10]
《激楚》、《結風》醉忘歸,高堂月落燭已微,玉釵掛纓君莫違[11]

參考注釋

[1]北方佳人東鄰子:

北方佳人:漢武帝時期,音樂家李延年一日為武帝獻歌時歌詞稱:「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武帝聞得此曲,感慨嘆息道:「世間哪有你所唱的那種佳人。」之後漢武帝的姊姊平陽公主便告訴武帝,歌中的佳人就是指李延年的妹妹。李氏隨後得武帝召見,日後深得寵幸。

《漢書.孝武李夫人傳》: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愛之。每為新聲變曲,聞者莫不感動。延年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上嘆息曰:「善!世豈有此人乎?」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上乃召見之,實妙麗善舞。

東鄰子: 東家之子,意為美女。典故出自宋玉作《登徒子好色賦》

《宋玉.登徒子好色賦》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

[2]《白紵》: 樂府吳舞曲名。《綠水》: 古舞曲名。一名「淥水」。起:起舞。

《淮南子.俶真訓》:足蹀《陽阿》之舞, 手會《綠水》之趨。

[3]塞鴻: 塞外的鴻雁。西漢蘇武被拘禁於匈奴,曾借鴻雁傳書;後世便常以「塞鴻」指代信使,塞鴻秋季南來,春季北去,古人也常用以表示對遠離家鄉的親人的懷念。

[4]玉顏:形容女子佼好的容貌,也比喻美女。

[5]館娃:館娃宮,坐落於江蘇蘇州的靈岩山上,爲春秋時期,吳王夫差爲西施而興建。吳人稱呼美女為娃,館娃宮為美女所居之宮,後人借代為西施、美女。

[6]垂羅舞縠:羅:質地柔軟的絲織品,縠:縐紗類絲織品:《文選.宋玉.神女賦》:「動霧縠以徐步兮,拂墀聲之珊珊。

[7]《白雪》:楚國古樂曲名,此指高雅的歌曲。《子夜吳歌》: 即《子夜歌》,晉時期流行歌曲,為女子子夜所做,描寫女子思念情人的哀怨,後人改編為四時行樂之曲。

[8]冀:希望。天池:天上仙界之池。

[9]吳刀:吳地出產的剪刀。南朝宋鮑照《白紵歌六首》:吳刀楚制為佩褘,纖羅霧縠垂羽衣。彩:彩色的絲織品。妝:服裝。奪:勝過。

[10]傾城:指美女。三國魏阮籍《詠懷詩》:傾城迷下蔡,容好結中腸。

[11]《激楚》、《結風》:皆歌曲名。司馬相如《上林賦》:鄢郢繽紛,激楚結風。顏師古註:郭璞曰:激楚,歌曲也。結風,亦曲名也。玉釵:玉製的釵,由兩股合成,燕形。纓:男子冠帶。

西施。(柚子/大紀元)

參考語譯

其一

露出潔白的皓齒,揚聲唱起清亮的歌曲,那是一群像孝武李夫人與東鄰子一樣的絕代佳人。唱起《白紵》之歌後又跳《綠水》之舞,她們長袖翩翩拂面,為君起舞。

猶如寒雲在夜裡捲著海上飛霜,一片空濛之景;又似胡風吹天,塞外的鴻雁飄盪著向南飛去。滿堂的美女仍在歌舞歡樂,沒有終止歇息。

其二

太陽西下,館娃宮內的歌聲卻是更加熱烈,月色清寒,在沉沉夜色下照耀著江水。美人回眸一笑,價值千金,她為吳王垂羅衣舞著長袖,唱著哀婉的歌曲。郢中的《白雪》歌曲太高雅暫且不唱,還是俗樂《子夜吳歌》那樣的歌曲最能打動君王之心,冀望君主的心會被打動而得到賞賜。只願與君王一同作為天池上的鴛鴦,有朝一日能一同飛昇青雲之上。

其三

用吳地所產之剪刀縫製的彩色舞衣,明亮麗緻勝過春天的陽光。
美人穿上它揚眉轉袖如飛雪般跳舞,這樣傾城傾國的美女,是世上少有的。
高歌《激楚》、《結風》之曲,使人陶醉忘了歸去。
月落西山,高堂上燭光微微,我將玉釵纏掛在您的纓冠上,您切莫辜負我一片情意。

題解及賞析:

李白像。(公有領域)

李白(西元701-762),唐代人,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之一,有著「詩仙」、「詩俠」、「酒仙」、「謫仙人」等美譽。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白紵辭三首》是李白的組詩作品,相傳是他漫遊春秋時期吳國故地,觀當地流行樂舞《白紵舞》所作。

《白紵舞》起源於三國時期的吳國,在晉時開始流行。唐朝時更列於九部樂中的《清商樂》中,既在宮廷演出,也常在貴族士大夫家宴及民間表演。

《晉書.樂志》載:「白紵舞,按舞辭有巾袍之言。紵本是吳地所出,宜是吳舞也。」紵,是一種紵麻織的布,質地輕薄,產於吳地。吳地,指江蘇一帶。也就是說,白紵舞最初是江南的舞蹈。因為舞師穿著這種用白紵縫製的舞衣,故名《白紵舞》。該舞從晉至唐的五、六百年間,一直盛行不衰,歷代的文人墨客們有許多作品中都讚美其舞的輕盈、曼妙,李白的《白紵詞三首》便是其中的代表作。

第一首描寫著吳地的舞師在寒夜中歌舞的盛況,第一段就將舞師形容為西漢音樂家李延年所唱的《北方有佳人》及宋玉《登徒子好色賦》中的東鄰子那樣的傾國傾城之美貌,她們跳著《綠水》舞唱著《白紵》歌,從詩中看出當時已是秋冬時節,已有寒意,塞外的孤雁南飛,一片蕭瑟。然而舞師們盡興而舞,持續帶給觀眾們無限的歡樂,與四周的環境相應,體現了孤寂的美感。

第二首詩同樣描述一位舞姿優美的舞師表演歌舞的場景。「館娃」後人借代為西施、美女。作為主角舞師,她不唱《白雪》那樣的高雅歌曲,因為曲高和寡,懂得的人太少;她唱的是哀曲《子夜吳歌》,古時以哀為美。舞師希望能透過歌聲打動心上人,未來能同飛到青雲之上的天池做一對形影不離的鴛鴦。傳說中在吳王夫差兵敗自殺後,范蠡趁著夜色與西施一同離去避世太湖共度餘生,在詩中傳遞了舞師心中的這個願望。

第三首詩寫著一位美麗的舞師表達情意的過程,她穿著吳地出產的剪刀裁製成的彩色舞衣,她的美麗比春光還要燦爛照人。她跳著《白紵舞》,此舞以舞袖為主,除要求手與長袖的配合外,還很重視眼神與舞姿的配合。在詩中描述了她在揚眉轉袖之間就如同片片雪花輕盈飛舞。她唱著《激楚》、《結風》之曲,令人陶醉而忘歸。這時月亮悄然落下,屋內燭光已微。美好的時光已逐漸過去,舞師將玉釵纏掛在一位聆聽者的纓冠上,古時禮教甚嚴,男女間不可任意的肢體接觸,這個小動作已明顯的表達了情意,只希望聽者能回應她的情意。

這三首詩一氣呵成,真實自然,隱約表達了女子溫婉、含蓄的情意。

歷代名家點評

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清代王琦注《李太白全集》:按鮑照《白紵辭》:「朱唇動,素袖舉,洛陽少年邯鄲女。古稱《綠水》今《白紵》,催弦急管為君舞。窮秋九月荷葉黃,北風驅雁天雨霜。夜長酒多樂未央。」太白此篇句法,蓋全擬之。

清高宗敕編《唐宋詩醇》:蕭士贇曰:全篇句意間架,並是擬鮑明遠者,杜少陵所謂:俊逸鮑參軍者與前二詩雖出入古詞,要自情景雙美,別具丰神。@#

點閱【中國樂舞文學賞析】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最後一段則簡述伏羲氏造琴,神農氏作瑟的歷史,說明絕大部分樂器做工複雜需長時間才能精緻能用,然而笛卻是依照天然資質,不多修飾卻如此的簡單易用,正符合《周易》中所說的簡易之道。
  • 楚襄王遊覽了雲夢大澤過後,讓宋玉給他以楚懷王當年夢遇巫山神女的事情來做一篇賦。這時楚襄王對宋玉說:「我準備要宴請群臣,要準備什麼節目來娛樂大家呢?」宋玉說:「臣聽說歌曲是詠唱語言中的情感,舞蹈是用來表達心中的真意,因此論詩不如聽其歌,聽歌不如觀其舞蹈。
  • 至於那《九德》、《九韶》之類的宮中雅樂,他有如和煦的南風感化萬物,就像及時雨潤澤草木。他改變了民間風氣與習俗,融合南北天下的教化。用他來祭祀則神靈會感其誠而下凡,用他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則賓主皆樂。宮中雅樂與世俗之樂相比,哪一種樂舞好呢?
  • 《東君》一詩是應是祭祀太陽神的祭祀辭,內容生動地描述了祭典的盛況,然而內容隱約的也可體會到了作為主角的太陽神受到了人們虔誠祭祀的誠心所感動,因而擊敗天狼星,也是光明戰勝黑暗的一段故事。
  • 《楚辭.九歌.東皇太一》生動地描述了一場祭祀樂舞的盛況,極為生動細緻。詩在開頭就描述了這場祭祀典禮選在良辰吉日舉行,接著主祭者登場了,他主持祭禮時的狀態非常兢兢業業:「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隨著他的動作,配在身上的玉石也發出了聲響,體現了典禮現場是如此的莊嚴肅穆,任何一點微聲都聽得相當清楚。
  • 此詩描述著大姬優美的舞姿,開頭寫道:「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兩個「兮」字代表著對她優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師專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諷了幽公之玩樂無度,將樂舞作為享樂的工具,不知災禍時將至。也體現了觀眾對舞師心中的崇敬,雖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 樂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課,專業跳舞之人在社會上有著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認為是一個人是否成熟,是否達到任官標準的依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