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字之七(上)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三)天蓬元帥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10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天蓬元帥犯天條,被貶下凡投豬胎,演盡貪懶食色性,求道回歸路遙迢。」前面幾篇說完了《爾雅 釋畜》記載六畜「馬、牛、羊、豬、狗、雞」的馬、牛、羊,現在就來說說這個豬了。在甲骨文中有這樣的豬字 ,十分寫實傳神,到了金文更有強調其鼓腹形狀者如。篆體仍保留了豬基本的頭、背、腳和短尾的造型 。

如果依照許慎在《說文解字序》裡的說法:「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為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豕常指的是大豬,《左傳‧莊公八年》這樣的記載:「…遂田於貝丘,見大豕。」是說齊侯到貝丘去打獵見到了大豬。那麼當豕被用於部首之後,就以本意為小豬的豬(篆體:)代替了豕,現代也都泛指豬隻而不論大小了。

要說到豬,凡是對中國文化稍有接觸的人幾乎都會聯想到《西遊記》裡的豬八戒。原來在天庭主管天河的天蓬元帥因酒醉糊塗調戲嫦娥被貶到人間投胎,可不巧的投了個豬胎,俗名喚做豬剛鬣。原來不知他是哪方人士而招其入贅的高老莊主如此說了豬剛鬣的長相和行徑:「初來時是一條黑胖漢,後來就變做一個長嘴大耳朵的獃子,腦後又有一溜鬃毛,身體粗糙怕人,頭臉就像個豬的模樣。食腸卻又甚大:一頓要吃三五斗米飯,早間點心也得百十個燒餅才夠。」

就算這老豬有個九齒釘耙,會天罡三十六變身術,但一聽到孫行者的名號卻早已自知不是對手,卻沒想到行者捉拿的緊,上天下地的就是不放過,還好豬剛鬣說出了自己「本是觀世音菩薩勸善,受了他的戒行,這裡持齋把素,教我跟隨那取經人往西天拜佛求經,將功折罪,還得正果。」就這樣按著天理的安排收了這怪,一道上西天取經去。

可就像豬剛鬣說自己:「自小生來心性拙,貪閑愛懶無休歇。不曾養性與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但幸運的遇到真仙勸他回心莫墮凡,以免「傷生造下無邊孽。有朝大限命終時,八難三途悔不喋。」聽了真仙一席話也真修行求妙訣。到了功圓行滿飛昇上界,卻沒想到酒醉意昏沉,勾起舊日凡心,鬧的是「全無上下失尊卑,扯住嫦娥要陪歇。」闖了這個該處決的禍,多虧太白李金星出面說了情,才被改刑二千鎚,遭貶出天關。這下趕上了可以從頭再修行的大好機會,有緣得正果,老豬也就痛快的成了西天取經的一員。三藏給原受了菩薩戒行,斷了五葷三厭,法名叫豬悟能的豬剛鬣起了個別名,喚為八戒。自此再度走上修行道路。而這八戒指的是甚麼?又如何過得了魔難,且看下回分曉了。@#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邵雍的梅花詩之六說的是:「漢天一白漢江秋,憔悴黃花總帶愁。吉曜半升箕斗隱,金烏起滅海山頭。」西元1911年10月10日,時值秋天,當時的漢中武昌起義,為廣大的中國人民帶來了新的希望。只是中華民國建立,民主初現仍然需要一個成熟的過程,因此也讓各種人心慾念翻起雲湧,一齣齣考驗人心的大戲就這樣搬上了神州的舞台。
  • 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 孩子學漢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這個字。「是」在現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場認定的標準去行事的意思,說得更白話一些,就是認定能維護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們可以從許多官司中看到,現代人爭的無非就是自我贏家,已經沒有是非之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