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破柙記 (82)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攝/大紀元)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歟? ……」《論語.季氏》

四十四  宗教,友誼

經過整修的大教堂不僅是最黑暗的「文革」時代無法想像的,也是自十年前當局重申「宗教自由」政策以來所難以比擬的,甚至和一個月以前也大不相同了。

環繞教堂周圍的鐵柵用黑漆重新漆過;堂前的石階乾淨的透亮;黃銅鑲裹的大紅門金色閃爍;漢白玉製做的聖水盆彷彿是牛乳凝就。

走進大廳,當先撲入鼻中的是桐油的清香。所有座椅、拜凳都被重新油過;講台是柞木雕花新製的;做為背景的尖拱形長窗,彩色玻璃攢聚而成各種聖像,顯出躍躍欲動的神態。

鐘樓上的大鐘格外洪亮。一會兒似亂石穿空的驚濤,一會兒又似潤物無聲的春雨,像千騎並行的馳騁,像脈脈含情的私語。……人們根據自己心情的不同感受著不同的回應,汴州市的半個城都浸沉在肅穆、安詳之中。鐘聲向人們宣示:一個超越生死、榮辱的天國存在著,它在招手!……

莊嚴、輝煌、溫馨而又帶一點神祕。

祁冠三五十年前就是信徒,現在又「迷途知返」了。鄧月蕙不僅在一個月之內成了年青的信眾,因為嗓子好還進了「唱詩班」。一向無拘無束的張文陸此時也是少見的莊重,加入祈禱的行列。而本為虔誠信徒的魏雲英,此時卻被公安機關勒令,限制在「幹休大院」的家中不得外出。

看起來置身事外的李麟,此時在祁家的二樓上。隔著窗戶注視教堂大門外那如臨大敵的便衣警察及翹首以待的各種記者。

「唱詩班」透過擴大系統在教堂周圍贊頌:

「歡樂平安的年華,幸福美好的時辰。

勞苦、憂愁的得到安慰,

勤勞、上進的得到溫馨。

神台歌唱,萬民歡欣,

偉大崇高無上的至尊………

阿門!……」

上午十一時,教堂再一次鐘聲大作。一輛綠頂奶黃色的「麵包」車在吉普車前導、四輛藍牌公家車追隨下,向教堂馳來。

李麟拿起電話………

「麵包」在教堂大門前停下。三男一女,藍眼卷髮的「國際人權觀察團」跨出車門。天氣寒冷,他們有的穿厚呢大衣,有的穿風雪衣,打扮倒也隨便,在教堂執事的歡迎聲中步上石階。他們先在大門旁的漢白玉水盆中以手點水劃十字,互致祝福,然後進入大廳。

「唱詩班」再一次歌唱:

「萬民齊聲歌唱,讚美聖主慈恩。

蕩滌一切污垢,聖血洗刷靈魂。

助我消滅醜惡,搭救罪人沉淪。

頌揚上帝榮耀,耶穌長駐我心。…… 」

客人們以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清新、輝煌的裝飾,在祈禱席中平靜的坐下,並以微笑向周圍信徒打招呼。顯然心情輕鬆,十分滿意。

潘牧師開始佈道,今天的內容是《約翰福音.第十四章》: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只有藉著我才能走近上帝的門坎。你們認識了我就等於認識了上帝。……』腓力對耶穌要求說:『求您將上帝的真容顯示給我們,使我們得以瞻仰。』耶穌說:『腓力呀!你和我相處很長時間了,還不認識我嗎?當你看到我的時候就是看到了上帝!你們的祈求將在我手中實現。』……

……在我們中國也有古訓:『祭神如神在』。心中有了神,上帝也就必會與你同在。……」

客人們聽不懂中文,當然也就更聽不懂雜合儒家的基督教義。但,他們從布道者慈祥、莊嚴的神態,以及信徒虔誠、肅敬的眼光中,似乎也看得出,這是一場真實並非「戲劇化」的「彌撒聖會」。他們溫和地笑著,參與共同的祈禱。以自己的語言和著「唱詩班」的歌聲:

「……在上帝庇佑下,我們離開罪衍。…

在上帝庇佑下,我們靈魂得安。……」

在一片「阿門」聲中「彌撒」結束。客人也像普通信徒一樣,排隊領受牧師代表上帝的祝福。女賓們甚至行了屈膝禮。

隨後是互致祝福的場面。信徒們可以相互交談,也開始大膽地接近這些高鼻梁、藍眼珠的教友。在沒有翻譯在場的情況下,主客之間可以不受約束的接觸。這是當局拿手的節目。語言不通,因此可以不必擔心「出軌」。

客人們最感興趣的是「唱詩班」。這全是二十歲以下的女孩子,戴方帽,穿法衣,雖然稍有拘束卻比大多數老成持重的信徒們活潑的多。她們聚在講台右角互相議論:什麼人那句唱錯,那句跑調。當然更有趣的話題是外賓鬈曲淡黃的頭髮和奇形怪狀的胸針。……

一位大約在五十歲年紀的女士向她們走來:

「Hello!」她笑容滿面的招呼。

女孩們瞠目結舌。

「Thanks for your wonderful HYM!(謝謝你們美好的唱詩)」

她希望用英語來尋求可能的知音者。女孩子們不懂話,但卻從那善意的微笑中感受到親切。她們膽子逐漸放大,敢於表示自己的情感了。也不知哪來的靈感,鄧月蕙說了句:「O.K」!其實她也不懂它的含意,只不過從中電影中得來的印象:彷彿不管是外國人或「半中國人」都離不開這個字眼。

但卻使外賓大受鼓舞。那老婦摸著月蕙的頭慈藹地問:「When did you become a Christian(你什麼時候成為一個基督徒的)?」

月蕙傻了,不知所以,只有笑。

女外賓並不洩氣,她順手從月蕙手裡拿過「唱詩」本。誰知,這唱本不僅是中文,連曲譜也是簡譜。

她隨口唱了一首聖詩:………

女孩子們漠然看著她。不僅因為這是斯堪地納維亞語,而且也因為沒學過這一曲調。

女外賓有些失望,但卻不死心。她用英語說了另一首曲名:「Let us with a glad-some mind」然後自己先唱起來:

「Let us with a glad-some mind Praise the Lord,……」

「……大家歡樂頌揚天主,祂是如此和藹可親。……」

女孩子們鬨然而起,顯然這是學過的了。

發現同伴找到知音,「觀察團員」們都聚了過來,同唱:

「……上帝深植在我心裡,萬物生靈賴祂餵養。……」

歡樂融融、親密無間,氣氛達到高潮。

張文陸隨祁冠三來到牧師面前。

「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歡樂氣氛!」祁冠三在領食聖餅之後對牧師及執事說。

牧師正向繼來者祝福,沒時間答話,執事卻興高采烈地晃動著眼鏡說:「少有的場面,少有的場面!……」

「我們年輕人見的世面少,教會原來是教人學好的地方,上帝是個慈祥,寬容的神。」張文陸也禁不住插嘴,他捧起牧師的手親吻了好幾次。

不知是誰想起了交換小紀念品和彼此簽名。月蕙從衣袍內取出一疊「汴州八景」的明信片,選出一張照有鐵塔的送給白衣老婦。後者要求她簽上名字。自己也取了一張背景為斯德哥爾摩大教堂的照片送給月蕙,同樣也簽上了名字。周圍的人相互仿傚,又是一陣歡聲笑語。

張文陸似乎熱衷於此道,他想取得每位外賓的禮品及簽名,在人群中穿來穿去。卻因毛手毛腳,一不小心把白衣老婦已經到手的明信片撞散落地。急得月蕙反覆斥責:

「不會小心點,……這麼沒禮貌!」

文陸又是敬禮又是鞠躬,嘴裡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連說:「對不起!」然後蹲在地上仔細地、一一把明信片揀起………

正在此時大門外傳來短暫的爭吵聲,接著一名頭戴鴨舌帽佩「聯防隊」臂章的年青人闖了進來。後跟的二位:一人便衣,另一人著警褲未戴警帽而警服卻提在手中。

大約是不便擴大事態吧,門外守護的便衣警察竟沒跟進來與之爭吵。

「鴨舌帽」對在場的人逐個審視。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鴨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調遣」而闖入教堂的。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鴨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調遣」而闖入教堂的。
  • 「倒也對!」牧師拭著眼角:「盼望我們能有個平平靜靜閉上眼的日子!」道盡四十年的滄桑。
  • 雲英不做聲地端詳了他半晌才點著頭說:「說良心話,你這番話最對我的脾氣!」
  • 「我看起碼對您來說就會有很大的影響!」李麟突然嚴肅地說。
  • 她隨手拿起床上的書,唸道:「《朝乾夕惕十三年》這是寫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題目就知道內容?」李麟大為佩服。
  • 魏雲英所能敘述的當然只是這防空洞歷史中她所經歷的部份,是「現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這一點上文陸比她要清楚的多。
  • 渴,十分乾渴,喉頭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說出一個「水」字卻十分費力。舌頭碰撞嘴唇的結果,連自己也聽不清。
  • 計劃初步成功,文陸向雲英做了個鬼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