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素里市議員候選人周鳳棋立志改善社區安全

2018年10月市選,大溫哥華地區素里市獨立市議員候選人周鳳棋(Becky Zhou)。(余天白/大紀元)

2018年10月市選,大溫哥華地區素里市獨立市議員候選人周鳳棋(Becky Zhou)。(余天白/大紀元)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天白溫哥華報導)周鳳棋(Becky Zhou), 今秋卑詩市政選舉中,素里市獨立市議員候選人,成功地產經紀,兩個孩子的母親,也是三年前一場震驚素里的入室搶劫槍擊案的受害者遺孀。

19歲從中國廣州移民加拿大的周鳳棋,和許多移民一樣從餐館工、縫紉工做起,逐漸進入西方主流社會,最後與丈夫柯林.希爾(Colin Hill)一起在房地產市場打拼出自己成功的事業,並擁有了一雙可愛的兒女。

然而,在2015年7月12日,一聲槍響將這美滿的一切瞬間擊碎。一名案底纍纍、仍在保釋期間的持槍強盜試圖闖入周鳳棋家搶劫財物,而先生希爾為保護家人與強盜扭打,期間遭到兩次槍擊。兇徒逃跑後,年僅42歲的希爾在兒子的懷中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周鳳棋在講述這段並不遙遠的往事時,依然會紅了眼眶。但她的痛苦神情轉而變成闡述自己競選理念時那異於常人的堅毅語氣。

記者:您為甚麼決定參選素里市議員

周鳳棋:我不想其他人再有我的經歷,這是個很痛苦的經歷,看著自己的先生在槍擊下過世是一個很沉痛的經歷,我不希望其他人有這個經歷。我們一定要改善素里的治安問題,一定要改善。

我一定要增加素里市的警力。素里市的人口和溫哥華差不多,但警力比溫哥華少一半。因為人手不夠,每天都有人犯罪,所以警方對一些小事就不管了。

殺死我先生的那個人不是突然間變成殺人犯的。他之前每天都去偷東西,每天都入室搶劫,都是小事,但是他越來越變得甚麼都不怕,所以他最後就去殺人、去強姦。他強姦之後被放了出來,在保釋期的時候到我家裏搶劫。做完之後他都不害怕,又再去本拿比市另外一戶人家搶劫。他們長期養成了這個習慣,因為警方沒有嚴厲打擊他們,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是錯誤的。

警方應該把很小的事也看得很重,入室搶劫、偷車也要嚴肅處理,不可以說「他們每天都偷,不用管他」。法律規定不可以帶槍出去,對持槍人的處罰就應該嚴厲,一定要嚴,不能抓一抓就放出去,不可以這樣,一定要嚴。因為那些罪犯現在覺得做壞事太容易了。小事大事都要嚴打,從小事開始打擊。

記者:素里市是否應該放棄皇家騎警,像溫哥華一樣建立自己的警力隊伍?

周鳳棋:如果要取消現在的皇家騎警,創立一個新的警力隊伍,這個轉讓過程的經費開支是比較大的,而且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見到成效。就像重新開一個公司一樣,這個過程中的成本很高。市府應該徵求民眾的意見,讓民眾告訴我們願不願意花這個錢去改。

不是皇家騎警不好,他們也是好的,但是他們人手不夠。他們一定要多增加警察,在街上多一點巡邏的人手。

記者:您認為素里市犯罪率較高的原因是甚麼?

周鳳棋:素里的年輕家庭比較多,很多年輕家庭住不起溫哥華就搬到素里去,因為素里的房價還是比其他地區便宜很多。年輕家庭就是要工作,帶不了孩子,孩子就容易學壞。

素里犯罪的人越來越年輕,很多都是與毒品有關。一些年紀很小的罪犯會去學校慫恿那些學生販毒。所以我們一定要從學校開始打擊這些犯罪,教我們的小朋友如何拒絕那些人。如果人家給他錢,我們要教他如何說「我不要,我不做這個」。

而且,我們應該用正面的東西來教育孩子,讓社區的成功人士到學校裡來講他們的故事,帶動我們的小朋友。比如電工、牙醫,都是很年輕就能做到的職業。讓孩子們知道販毒者不是他們的榜樣,這些人才是他們的榜樣。這些故事不是半年才講一次,要每天講,讓孩子受到正面的影響。這樣從小培養,長遠來看將來的犯罪率會得到改善。

我也很支持讓社區中心對未成年人免費開放,多一點課後的活動,讓孩子們放學之後的那段時間飽滿一些,而不是學壞、去學販毒。

記者:大麻合法化後,您認為素里市應不應該允許開大麻店?

周鳳棋:大麻店如果不開,吸大麻的人會去市外買,所以還是要開。但是要控制大麻店開少一點,而且要求大麻店不可以接近學校,也不可以在學校附近做廣告。

記者:您認為素里市應該建設天車還是輕軌(LRT)?

周鳳棋:我看到了天車的好處,天車有很大的成功,已經到了列治文,到高貴林,如果能再到素里、蘭裡,其實對大溫整體發展是好的。現在交通堵塞是很大的問題,天車速度也快,不會受到交通影響。

輕軌在市內可以運行,但還是會塞車,還會有轉彎、紅綠燈,還會有障礙。但是素里地大,從北到南比較遠,所以我認為素里市區可以舖輕軌,然後往東建天車通向蘭裡,從蘭裡一直去到阿伯茨福特(Abbotsford),這樣比較好。

但是,市府應該先徵詢民意,問本地的人想要甚麼公共交通工具。但現在素里市內輕軌的錢已經到了。

記者:您為甚麼選擇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選,而不是加入某個黨派?

周鳳棋:我覺得每個黨派都有自己想要做的東西, 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很多地方不能完全代表社區。所以我想取各個黨派的好的東西,拋棄他們不好的東西。

素里市議會現在只有Surrey First這一個黨派,甚麼決議都是這個黨通過,不用開市議會就通過了,因為議會裡都是它的人,沒有外部人的參與。比如輕軌還是天車的問題,政府說輕軌就輕軌了,根本沒有徵詢外面民眾的意見。外面很多市民說喜歡天車,但是不在政府裡面就沒有說話權。所以只有一個黨派是不好的,應該多一些不同的意見,才能代表所有市民。◇

責任編輯:童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