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宏偉案令中共滲透國際組織受關注(上)

世界開始關注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有外交官稱「中共正在聯合國掌權」。圖為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安理會會議。(Don EMMERT / AFP)
人氣: 45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10月4日,中共捲入國際輿論的漩渦。當天中午,美國首都華盛頓,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發表演講,用詳盡的事例揭露了中共對美國的滲透。數小時後,萬里之外的巴黎,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的妻子報警,揭破了該組織主席「被失蹤」的醜聞。世界開始聚焦中共對國際社會、尤其是對國際組織的滲透,到底有多嚴重。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身為中共公安部副部長,一輩子都在替中共抓人。現在自己被中共騙回國後遭抓捕,也算是當今中共版的「請君入甕」(中國唐朝酷吏來俊臣審訊周興的故事,比喻整治別人的辦法最終整到自己頭上)。

而中共悍然抓捕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除了向國際社會展示中共對待法律和國際協議(規則)的真實態度之外,也激發世界對中共滲透國際組織的關注和警惕。

國際刑警組織被批替中共海外「抓人」

1923年成立的國際刑警組織,是僅次於聯合國的第二大國際組織,擁有192個成員國,主要責任為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罪案、毒品、走私軍火、偷渡、清洗黑錢、兒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貪污等大型嚴重跨國罪案,不過並無執法權力。

多年來國際刑警組織一直被質疑受到包括中共在內的,不尊重人權和法治的一些政府濫用。

在2016年孟宏偉被中共推上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位置後,這一憂慮達到頂峰。國際組織「人權觀察」去年發出公開信,質疑國際刑警組織能否在孟宏偉的領導下維持對人權的尊重和保護。

國際社會的擔心主要源自於國際刑警組織「紅通」(Red Notice)被濫用。「紅通」是國際刑警組織 「紅色通告」的簡稱。這是一個為逮捕、遣返逃犯而設的警報系統。但「紅通」並非國際通緝令。

中共一直將「紅通」引申為「紅色通緝令」,在華人世界中渲染、擴大了國際刑警組織的作用。

據美國之音報導,英國律師喬治‧伯恩(George Burn)曾指出,密集發布「紅通」的政府,主要是中國、伊朗等被認為「刑事司法系統很有問題的國家」。

中國旅美知名異見人士魏京生今年5月告訴美國之音,他曾被中共列入紅通名單,「後來我發現很多中國人都因為國際刑警組織被找麻煩」。

魏京生多年來一直批評國際刑警組織受中共操控,去年曾指責該組織每年接受中共巨額捐款。

據國際刑警組織網站顯示,其2017年會費收入中,中共認繳的份額只有3.74%。但Interpol去年0.54億歐元的會費收入,僅占當年1.42億歐元總經費的38%,也就是說國際刑警組織主要是依靠未公開的「自願捐款」來維持運作。

雖然中共自願給國際刑警組織捐款多少,是國際刑警組織未予公開的祕密。但中共從國際刑警組織獲取了多大「幫助」卻是顯而易見的。

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共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對中國媒體說,中國每年利用國際刑警組織渠道,申請發布國際刑警「紅通」兩百多份,與外國警方相互求查案件約3000起。

僅2014年中共以追捕貪官為名,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百份「紅通」。2015年國際刑警組織替中共發布423 份「紅通」。

孟宏偉2016年上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積極推動該組織配合中共海外抓人的「獵狐行動」,向眾多涉案人員發出「紅通令」。

據中共公安部稱,「獵狐行動」2015年抓獲外逃人員857人,2016年抓獲951名境外逃犯。2017年中共稱獵狐行動五年緝捕逃犯3317名。

「紅通」並非通緝令 逾半不合規

事實上,任何會員國都可以申請發布「紅通」。而且由於「紅通」是否公開是由發布國政府自行決定,所以外界難以知曉國際刑警組織到底發布過多少紅色通告。

也就是說,國際刑警組織網站上公布的「紅通」名單,只是發布國要求公開的一部分而已;不在公開名單上,並不代表沒被發「紅通」。

程序上,只要國際刑警組織祕書處認為沒有違反章程,就會依請求發布紅色通報。

國際刑警組織章程明確規定:「嚴禁本組織進行政治、軍事、宗教或種族等性質的干預或活動。」然而現實中,該組織發布的「紅通」經常被人權組織和歐美政府批評違背了其章程。

福布斯(forbes)網站在2018年9月25日的文章《國際刑警組織有多少 「紅通」 違規?》中指,根據對2016年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的「紅通」進行分析,保守估計可能有54%的「紅通」不合規。

「中共正在聯合國掌權」

與國際刑警組織一樣,全球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也正受到中共越來越大的影響。美國之音指,中共在聯合國迅速擴權,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外交官說「中國(中共)正在聯合國掌權」。

據BBC報導,中共正在部分填補美國撤出後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留下的空間。

據法新社報導,2017至2018年,中共不但在非洲事務上頗有斬獲,還成為處理兩個重大國際事務——朝鮮和緬甸問題的關鍵角色。

中共還通過加大對聯合國的贊助來增加發言權。在聯合國2019~2021年度會費預算中,中國分攤的部分將超越日本,在各成員國中位居第二,僅次於美國。在聯合國維和經費上,2013年中國僅提供3%的資助,現在中國提供的資助份額提升至10.25%。

另外,中共也會通過對在聯合國工作的中國人,施加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來達到它的目的。

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各有一個聯合國副祕書長的名額。目前代表中共的聯合國副祕書長劉振民(Liu Zhenmin),負責經濟和社會事務。

儘管理論上聯合國副祕書長不能再代表任何國家的利益,但身為中共黨員的劉振民,顯然不得不為黨說好話。例如今年1月劉振民在瑞士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稱,中共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順應世界發展潮流。

而被國際批評為輸出債務和擴張霸權的中共「一帶一路」戰略,在聯合國得到部分來自中國的專家和官員們的支持。(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0-11 5: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