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秋天的山裡紅

作者:心晴

(楊浩/大紀元)

    人氣: 111
【字號】    
   標籤: tags: ,

遼東秋天的山裡,山裡紅格外的惹眼。

一場場秋霜之後,山色變得愈加斑斑駁駁,絢麗而凝重。

這個季節,山外的人總喜歡來山裡看風景。這兒的一切,對他們是那麼新鮮,他們不時地在山岩旁、紅葉下留個影兒。飛鼠穿過的身影,會使他們愣神半天,三五成群的遊客,笑鬧著,使寂寞的秋山也多了幾分生氣。

穿行山間,你會不時看到一棵或連片的山裡紅樹,紅紅的果實掛滿枝頭,遠望去,像一團團火焰,蔚為壯觀。你不由得會摘下幾顆,大口地嚼食著、品嘗這經霜的甘甜,讚美起來。

忽然想起日前的事,令我沉重、鬱悶。和遠方的同修通話後,他說過幾日要來山裡看看。我說:「山裡有什麼好看的?」同修半玩笑半正經的回道:

秋天的景兒多好!」沒待我接話,同修繼續說:「看那山裡紅,像不敗的秋花兒,那麼熱烈、火爆,那麼堅韌、頑強,夏天烈日的灼曬,暴雨的抽打,蟲蛀鳥噬……並沒有影響他的成熟!」那一瞬間,我的心釋然了。心底念著:

「我就是山裡紅!我就是山裡紅……」我的淚流出來,是慈悲的師父讓同修幫助我走出心理的陰霾。瞬間,以往的沉悶一掃而空,生命重又充盈起活力。

打那起,我更加喜歡家鄉這平凡而樸實的野果,也愛常常到山裡看看他的姿容,採摘一些,在凜冽的冬日,在火爐上煮製成果汁,既清火,又開胃,我叫他「生命果」。

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對山裡紅飽含著深深的敬意與愛。想起他那枝頭燦然的一笑,心便覺暖。即使寒霜中,枝頭上,他們簇簇緊擁,熠熠生輝,絲毫不曾頹敗。

——轉載自 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是人間種,移從月裡來。廣寒香一點,吹得滿山開。」詩人楊萬里的《詠桂》,是桂花詩篇裡,最為點題的了。桂子是月宮裡的那棵樹,伴隨著廣寒宮裡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廣種人間。於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體恤、可親。桂子嗅起來,前調是一種溫溫的油氣,彷彿燒柴火的灶頭油煙,有一種溫敦的暖。而後,桂花那種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潤而來,一整個秋光裡,空氣裡都是桂子在香。
  • 水芹是中國南方獨有的一種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開天闢地就有了的罷,古早的時候,清亮的河水湯湯漫流,岸芷汀蘭,臨岸的淺水濕沼邊,生長著一叢叢水靈靈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長在沙土中,柔曼有節,莖葉在水中亭亭伸張,隨水招伏。
  • 雷州歌也稱雷歌,是廣東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島的民歌。以雷州話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來就是雷州半島地區勞動人民的精神食糧。
  • 或許,我從小就做著一個描繪世界的文字夢。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隆皇帝對油菜的讚譽最是明亮,「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卜榨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閒花野草流。」
  • 大陸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賽中,自彈自唱一首《父親寫的散文詩》,追尋父輩的記憶。其娓娓道來的演唱絲絲入扣,詮釋了父親對子女的愛與責任,以及子女在察覺歲月流逝、父親已老後的無奈,令人動容。
  • 秋風漸涼的時節,在我天天過往的路旁,總能看到一簇簇盛開的的野菊,或黃或藍或白,競相開放,好不熱鬧!令我心添喜悅,在落寞的季節,心間融入暖意與振奮,日子也不失生趣。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殘秋冷雨,我開了檯燈,坐在書桌前。見窗外的長風吹落滿樹瀟瀟落葉,綠絨絨的草坪上落滿了濕濕的黃葉,一片一片,無數的多,那麼多感傷的靈魂,自枝頭墜到滯濕的塵埃裡。若盆景似的梧桐樹,綠色的葉子先變成青色,一點一點地黃,一點一點自枝頭剝落。陰潤的天色裡,樹枝猶如滿樹繁花,有一種楮色的溫柔、平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