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抓捕「孟主席」 中共國際策略很受傷

人氣: 45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10月12日訊】在疑似緊急情形下,中共當局將自己費力扶上馬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請君入甕,雖是避免了翻版王立軍的出現,但也令其國際擴張策略「很受傷」。

翻看國際刑警組織2017年的會員國繳費(按歐元計),排前七名的依次是美國(10,569萬)、日本(6,562萬)、德國(4,207萬)、法國(3,194萬)、英國(3,144萬)、意大利(2,660萬)、中國(2,032萬)。

國際刑警組織的實權人物是總秘書長(五年一任,可以連任)。在二戰後,這個職位基本上就在美、德、法、英幾個「大股東」間流轉。繳費體量只有美國五分之一的中共,在總秘書長人選上難以插手,就轉而在具門面性質的主席人選上動腦筋(四年一任,不可以連任)。

藉助在國際刑警組織「自願捐款」項目上暗暗加力,並拉攏眾多「第三世界兄弟」投票,2016年11月,當時以公安部副部長兼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局長的孟宏偉,終於坐上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大位。

文革後,中共打開國門,對外觸手開始四處延伸,不斷試圖在各種國際組織安插人手。

其中包括:2005年,中共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出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執委會主席;2006年,前香港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2008年,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出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2011年,央行副行長朱民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2014年,趙厚麟出任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2015年,柳芳出任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2016年,前財政部副部長金立群出任亞投行行長等。

除了例牌的有一名中共外交部高官到聯合國擔任副秘書長,餘下由中共官員獲得要職的國際組織主要是經濟、文教、民航、電信等組織,對中共而言,含金量相對較低。相比之下,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2屆,任期10年)和孟宏偉任國際刑警主席就是北京眼中最具含金量的位置。

原因是北京2002-2003年鬧非典時刻意掩蓋疫情,加上國保國安迫害人權「名聲在外」,以這樣的斑斑劣跡,還能在世衛組織和國際刑警組織謀得要角,當然令北京當局暗自竊喜。

而事實上,唯北京馬首是瞻的陳馮富珍也確實幫主子在打壓臺灣和對中國發生的疫情「大事化小」方面出了很多力。

反觀「孟主席」,上任不到2年,雖然在海外追逃、發布紅通令方面「小有建樹」,但賽程還未過半,就黯然被自家主人關入牢籠,事前連個招呼都沒打,這讓被「半路砍頭」的國際刑警組織情何以堪?

「孟主席」的此起彼落開創了兩個第一:他既是中共歷年來擔任國際組織要角的官員中級別最高的一個(正部級,一般最多是副部級),又是這些要角中第一個被查的,而且還是最為「張揚」的任內「被失蹤」、法國報案。可謂怎麼抓眼球就怎麼來。

孟宏偉半途夭折,對此後中共在外交經濟文教之外的國際組織打楔子增加了不少難度,大家都殷鑑在前,從此對選用中共官員都會考量再三。

說到底,這又能怪誰呢?在這個沒有法治、權力之手橫行無忌的國度,孟宏偉事件再次提醒了後來者——在體制內,即使有「國際保票」也是沒有用的。只有徹底與中共體制說「拜拜」,個人的安全才能真正得到保障。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10-12 6: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