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保守黨候選人:澳洲不要共產主義

澳洲海軍法律官員、保守黨候選人Sophie York。(本人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澳洲墨爾本記者站採訪報導)「南海事件」、「一帶一路」、「孔子學院」……近年來,中共不斷試圖擴張自己在世界舞台的影響力,引發不少爭議。每當面對質疑時,中共習慣於把「中國」或「中國人民」跟自己捆綁起來,以扭曲外界對自己的指責。2017年,澳大利亞通過了一項新的國家安全法案,此法案本是針對中共在澳洲的間諜行為,卻被中共的喉舌媒體斥以「反中國」和「反中國人民」,這讓澳大利亞輿論著實費解了一番。

然而,正如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無論如何折騰,國際社會也不會認為他的言行是代表朝鮮人民的選擇;世界,尤其是西方,漸漸也分清了「中共」、「中國」、「中國人民」等微妙的概念。

澳洲,政治家們在面對澳中關係時,也開始將「中共」作為一個獨立的概念,去思考它的影響力擴張、對澳大利亞的滲透,以及對澳大利亞主權的影響.

澳洲新州保守黨候選人評中共

岳珂(Sophie York)是澳大利亞保守黨(Australian Conservatives Party)的新州議員候選人、前海軍少校,曾做過20餘年的律師,並作為法律官員為澳洲海軍工作了25年以上,同時她還在新南威爾士大學擔任法律講師,教授法律哲學、國際法、國際人權法。她對《大紀元時報》表示,「中共影響力」這個話題涉及的面非常廣,「你越深究,越發現它存在於每個領域」。

「這種影響是全方位的,在政治中、軍隊中、演講中、媒體中、中小學和大學裡……」岳珂說。

2018年1月,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因為無視澳洲利益、涉入中共政治捐款醜聞而被迫辭職。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在調查中發現,連高級情報機構「國家評估辦公室」(ONA)也被滲透。

2018年6月,新州華裔工黨上議員王國忠也因與中共關係緊密,失去工黨對其的連任競選支持。

在媒體方面,中共也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加緊滲透。2017年,《中國日報》開始在費爾法克斯(Fairfax) 媒體的報紙中花錢置入新聞插頁;而當天空新聞(Sky news)與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合作播出時,中方曾試圖利用審查權力阻止節目直播。此外,在中共積極推進的澳中記者交換活動中,澳洲記者也無法就節目的「審查制度」發表看法。

岳珂認為,中共對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各個國家,採取的許多行動都值得警惕。「他們總是在試圖獲得額外的絕對控制權,而且他們把這種思路帶入他們所有的社會聯繫中,」岳珂說。

人權與共產主義:天生的矛盾

岳珂還說,澳大利亞的華人社區「已經開始擔憂,因為他們中的一些人曾在共產黨統治下生活」,他們害怕失去澳洲的自由環境。

例如,早在2015年,昆士蘭科技大學(QUT)的常先生(Tony Chang)就發現,即使在澳洲,自己的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仍然受到中共的監控。中共情報機構得知他計劃參加當地悼念「六四天安門屠殺」活動後,他在瀋陽的家人就受到了三名中共特工的騷擾和警告。

「所有人都嚮往自由,這不僅僅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也是人權的本質,」岳珂說,「嚮往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人們不應因此受懲罰、不應因此被監控、不應因此被告密。」

岳珂認為,中共在自己的黨文化中,就存在這種威脅——對思想自由的監控。她說,在中國,因為擔心有人會告密,人們往往不敢談論自己的真實想法。她說,中共的這種社會管控,相當於「把武器放到每個人手裡」,並危害著社會信任。

假孔子之名,美化共產黨

岳珂強調,中國雖然是澳大利亞的主要貿易夥伴,但是中共一直「在滲透著我們的社會」。她認為,中共投資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就是一個例子。

岳珂認為中共只是在假借孔子之名來隱藏自己的真實目的——「孔子學院是在誤導學生,掩蓋共產主義的陰暗面」,而不是為了講授中國文化和儒家學說。

孔子學院在海外教授中國文化和語言課,但是授課內容由中共審查。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就揭露了孔子學院的政治宣傳、學術審查和人權歧視。例如:在多倫多的教材中曾提倡毛澤東的教導、教美國學生唱美化共產黨的歌曲、不准法輪功學員擔任教師等。《假孔子之名》獲得了美國「國際金勳章影片競賽卓越人道主義獎」等十餘個獎項。

岳珂表示,澳大利亞不要共產主義,「因為它剝奪了人們與生俱來的人權,它實際上鉗制著人們的自由」。岳珂還補充道,讓共產主義在「無競爭」和「無監督」的環境中傳播,危害性極大;把一種政治理論這樣講授給學生,會對學生造成誤導。

但是,岳珂並不想阻止澳洲學生多了解中國,而且她個人非常熱愛中國文化。「如果他們(孔子學院)教授中國文化中的美與傳統,那就太好了,」她說:「(中國文明)非常古老,非常不可思議。我去過那些輝煌的博物館,見到美妙的書法,瑰麗的藝術品,看過不同朝代留下的東西。」

「但是傳播共產主義的政治理論,這就是另一回事了,」岳珂說。

中共的「新世界秩序」?

岳珂說,很明顯,中共「把自己歸為世界超級強國」,這體現在它的對外援助、它利用亞洲發展銀行帶來的經濟增長,以及它的「一帶一路」策略。岳珂擔心,中共想通過成為「超級強國」,來獲得額外的絕對控制權。

但是,2017年開始,「一帶一路」沿途的巴基斯坦、尼泊爾、緬甸等國相繼取消了中資公司的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而此前,因為中共的大筆投資,斯里蘭卡已經背上了史無前例的債務,並需要花費約80%的政府收入進行償還。2018年,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蒂爾也取消了總價值220億美元的三個中方資助項目,呼籲公平貿易,並反對「新殖民主義」。

岳珂相信,中國作為一個國家,「有很多潛力可挖掘」,並且「有許多出色的人能共同創業」,但中共堅持使用共產主義價值觀剝奪中國公民的個人自由。岳珂解釋到,當其它國家因為中共鉗制自由而不願與其共事時,中共或者恐嚇,或者一意孤行。

目前,中共這種態度已經延伸到了澳洲。2017年澳洲廣播公司的著名政論節目《四角》(Four Corners)和費爾法克斯(Fairfax) 媒體聯合報導的專題節目《權力與影響》(Power and Influence)披露了中共對澳洲政壇的滲透、以及澳洲安全情報機構(ASIO)對此的警告。節目播出後,參與拍攝的記者卻因為公開報導此事而面臨「誹謗」罪的指控。#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