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缺判官 找人間官員代理

整理:宋寶藍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與神同行》原著漫畫家周浩旻曾表示,他的創作概念來自韓國廟宇中的「十王圖」。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人氣: 25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唐朝信仰文化興盛,大唐子民思想也格外開放,對不同於人世的另外世界,保持著開放探索的態度。唐朝大法官唐臨所著的《冥報記》就記錄了這麼一則故事:官員柳智感穿越陰陽兩界代理判官職務。

唐朝河東地區(太行山以西黃河以東)有一人叫柳智感。貞觀初年,他擔任長舉縣令。一天夜裡,他突然「暴斃」,但第二天早晨又醒了過來。這場突如其來的際遇,使他有幸作為歷史見證人,帶回了不少地府見聞。

據他所說,一開始他被陰差追捕,後來地府使者看到他之後,說:「現在有一個官職空缺,想請您屈就上任。」

柳智感以雙親年邁為由推辭了。他自述平生重德行善,凡是有利眾人、造福他人的善事都會去做,認為自己不應該現在就死。於是閻君派使者勘察柳家情況,發現他說的都是實事,就對他說:「您確實不該現在就死,可以暫時代理判案錄事。」柳智感答應了。

一位小吏帶著柳智感進入官署,那裡有五個判官。圖為明朝繪畫《地府六曹四司判官地府都司官》。(公有領域)

一位小吏帶著他進入官署,那裡有五個判官,柳智感為第六個。官署的廳堂很寬敞,每個人坐擁三間屋室,各有各的床鋪和案几。

柳智感看到眼前的每位判官都很繁忙。他還發現西頭有一個坐位,沒有判官,小吏帶著他到那兒坐了下來。

柳智感遂即開始辦公。幾位地府的官吏將文書、帳簿都拿到他的面前,擺在他的几案上,然後退到台階下,恭敬地站好。柳智感問他們怎麼站得那麼遠?他們回稟到:「擔心身上的惡氣會沖犯您,就站在遠處回答您。」

柳君查看文案,發現和人間很像,於是提筆逐一批示判詞。不一會兒,有差吏送來飯菜,其他判官都聚在一起用膳,柳智感也想過去,那些判官說:「您只是暫時代理的,不適合吃這裡的東西。」

當太陽落山後,一名小吏就送他回家。這時他也醒了過來,發現天已經亮了。由於人間和陰間的時間正好相反。從此,每天日落之後,地府小吏都會來接柳智感去辦公,天亮之前再送他回來。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一天在地府辦公之際,柳智感要去小解。他在大堂西側看見一個女子,年齡三十歲左右,容貌端莊,穿著也很亮麗。那女子站在那兒,哀傷地哭泣著。

柳智感走上前,問她是什麼人。那女子說,她是興州司倉參軍的夫人。因為剛剛離開丈夫來到地府,所以感到悲傷。柳君詢問小吏,因為何事抓了那女子。小吏說:「地府抓她過來,是因為有件案子要問她,讓她證明她丈夫做的一些事。」

柳智感叮囑女子,如果被帶去審問,希望她能分清事實,不要牽連她無辜的丈夫,二人都死沒有好處。那名女子也不想牽連夫君,所以就答應了。

柳智感回到人間後來到興州。他先去詢問那位司倉參軍,問他的夫人是否生病了?司倉說:「我的夫人正值青春年少,一向沒有疾病。」

當許允被抓走之後,許家上下嚎啕大哭,只有妻子阮氏鎮定自若,說道:「不用擔心,不久他就會回來的。」圖為 清陳枚畫《耕織圖冊.浴蠶》局部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司倉回到家,看見妻子正在織布,什麼病症也沒有,所以不是很相信柳智感的話。」圖為 清陳枚畫《耕織圖冊.浴蠶》局部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柳智感就把在地府的見聞告訴了他,並且說出他夫人的容貌和服飾,勸他最好為妻子祈福。司倉回到家,看見妻子正在織布,什麼病症也沒有,所以不是很相信柳智感的話。沒想到十多天後,他的妻子就暴病而亡。司倉感到害怕,趕緊祭祀祝禱,懇求神明去除災禍。

另外還有一件奇異之事。舉州有兩位官員任期已滿,將進京參加考選。他們知道柳智感地府任職判官,就問他:「請問我們能入選什麼官?」

柳智感到地府後,就此事詢問小錄事,並說出那二位官員的姓名。小錄事說:「功名簿都封存在左右函中,二天後任職令才能下來。」兩天後,小錄事前來告知柳智感那兩人考取的官職。柳智感還陽後,將結果告訴了兩人。

隨後,那二位官員進京參加考選。不過,後來吏部擬出任職名單與柳君所說的不一樣。柳智感到地府後,再次詢問小錄事。小錄事查看功名冊,說:「一定會跟任職令一樣,不會有錯。」

第二天,中選的任職名單報到門下省,但被門下省退了回去。吏部只好重擬名單報呈。這回果然與地府功名簿上的官職一模一樣。於是眾人全都十分信服柳智感。

柳智感每次看到生死簿上,列著親朋好友的名字和死亡日期,就會勸誡親友要多修善德,以延長壽數。柳智感在地府做了三年判官代理。

一天,地府吏部來人對他說:「現已找到了隆州的李司戶,並正式授予他官職,由他取代於您。以後,您就可以不用來這裡了。」柳智感來到州府,將此事告知刺史李德鳳。刺史派人去隆州調查,得知李司戶已經去世了。問起死亡日期,正是陰差來人通知柳智感的那一天。

此後,柳智感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有一年,柳智感奉命押解犯人到鳳州地界。但中途有四個囚徒逃脫了。他奮力地追捕,但始終都沒有抓到逃走的囚犯。柳君憂愁不已,不知道如何向上呈報。

一天晚上,他夜宿旅舍,忽然看見地府的小吏。小吏安慰他說:「四名囚犯都已找到。一人已死,其他三人在南山西谷中,已被抓獲。希望您不要憂愁。」說罷,就告辭了。

柳智感遂即帶了一些人,前往南山西谷,找到了那四名犯人。囚犯知道在劫難逃,以死頑抗。柳智感和他們搏鬥。最終,一名犯人死亡,其他三個被抓補。結果和地府小吏說的完全相符。

光祿卿柳亨掌管皇家膳食,昔日他擔任邛州刺史時,曾經見過柳智感,並親自問過他的事蹟。後來,柳亨向大法官唐臨詳細地講述這些事。唐臨就將柳君的故事,收錄在紀實故事集《冥報記》中。@*

據《冥報記》卷下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聖綾先生說,不論是閻王或是判官,他們有事或是要休息放假時,就要找人代班,如果是找陽間的人代班,這人必定是剛毅正直的,而且配得上相應的神位。
  •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趙泰三十五歲那年,一天陡然心痛,瞬間昏死過去。因他的心口溫熱不冷,四肢也可以自如伸屈,所以家人就一直等著他醒來。就這樣過了十天,他才甦醒過來。
  • 從前有個人遇見生前的一位老朋友,現在是陰曹地府的官員。
  • 那位客人忽然殭立不動,仔細一看竟然是此廟裡一尊泥塑的判官像。
  • 回想夢中的情景著實讓我膽顫心驚。早晨起來,我聽到你們家的哭聲,我明白了,原來昨晚閻王爺派當差的來抓張大哥,因當差的疏忽,把我和張大哥名字記差了,一字之差,把我給抓走了…
  • (shown)因公到魯西南出差,遇到了一位陰司活判官東方曉(化名),他說:「我們這裡誰也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我是陰司閻王爺的活判官,告訴誰也不會相信,包括我的家人,你信嗎?」我點點頭:「我信,神人不說謊。」東方曉笑了:「我就知道你會相信的,你接觸過許多有特異功能的人,我們有共同語言,…」他說到閻王安排公務:「本府有三本人世間記事薄,作為你判案的主要依據。第一本是善事冊,也叫功德薄;…第二本是惡行榜,也叫罪惡薄;…第三本是中共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名單,在冊人員死後一律下地獄。其中用硃筆劃掉的,是退黨、退團、退隊人員,一律不再追究以前之過,按普通世人對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