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國民眾對中共的痛恨與日俱增

關於當今中國是盛世還是亂世的觀察與思考(3)

網上的一片叫好並非是單單沖著被一隻蚊子給叮死的官員,只不過是在發洩各自對共產黨和共產黨官員的極度不滿,這足以反映共產黨今天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Shutterstock)
人氣: 34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6日訊】自古以來,「得民心者得天下」。無論什麼社會,一旦官民矛盾達到了公開化和白熱化的程度,勢必就會發生統治危機。而這種危機的一個突出標誌便是統治者失去了民眾的信任和認同,從而喪失了統治的合法性。

2012年7月31日,中共建黨91周年才過不久,隸屬官方的《長江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為《趕快收拾人心》的評論。

文中說:「對於不斷發生的群體性衝突事件,現在到了從政治和道義合法性方面來思考問題的時候了。目前許多地方政府的種種不當行為,以及『捂蓋子』、『不出事就是沒問題』、『花錢買平安』等錯誤做法,就是在回避問題,主動製造與社會的緊張與對抗,實際上就是在耗損合法性資源,與民心漸行漸遠。

「經濟發展的成就,不能等同或代替合法性資源的獲取。新的政治和道義合法性資源從哪裡來,政府將如何重新樹立公共權威性,都是重大的時代問題,關係到中國社會的前景。」

「合法性資源不是可以無限透支,修復合法性的時間也不是無限多。當務之急,是趕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這是為人民、國家和歷史負責的正確做法。」

顯而易見,「趕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的言外之意,是說今天的中共政權已「與民心漸行漸遠」,其「政治和道義合法性」已被嚴重「透支」。事實上,今天的中共政權豈止是「與民心漸行漸遠」,豈止是「政治和道義合法性」被嚴重「透支」,更準確地說,它其實已完全失去了民心,喪失了政治和道義的合法性。

不是什麼「反華勢力」、「敵對分子」,恰恰是共產黨自己的倒行逆施喚醒了越來越多曾被它矇騙的中國人,讓他們從玫瑰色的夢中徹底醒來——原來他們寄予厚望的改革開放不過是共產黨在新的名頭下榨取人民血汗的一場財富盛宴。再看在這場盛宴上躊躇滿志如魚得水的那些共產黨官員,從猥褻女童、底氣十足的「你們算個屁」的深圳海事局書記林嘉祥,到姦淫幼女近百名的河南永城市委副祕書長、優秀共產黨黨員李新功;從恐嚇他人「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局長!」的蘭州市城關區旅遊局局長張德禮,到叫囂「我上面有人,我是紀委書記,我怕誰,打不死你」的最牛紀委書記安徽桐城範崗鎮紀委書記李成富;從虛構拆遷貪污逾兩億元的北京順義小鎮鎮長李丙春、貪污10億元的四川達縣縣委書記李春刀,到在瑞典被偷走130萬克朗(相當於130萬元)之後更加瘋狂掃貨要「補回損失」的內蒙古烏海市長侯風岐等人,從貪權貪財貪色好出風頭的江澤民到為人陰險歹毒慣於玩弄權術的曾慶紅,有一個像人樣的好東西嗎?

時至今日,中共幾乎成了人人痛駡的對象,甚至連共產黨的官員背地裡也在大罵中共。共產黨就是邪惡的代名詞。

大陸民眾對中共的這種極度厭惡和切齒痛恨,在他們對網上廣為人知的那隻「最美蚊子」的稱頌中表現得可謂淋漓盡致。

事情的由來是這樣的:2012年2月下旬,包頭市委常委、東河區委書記許文生率團奔赴新幾內亞考察,這期間他被當地的蚊子咬了一口,不料歸國後竟因此引發了腦炎,醫治無效去世。許文生死後,包頭當局不但把他樹為「新時期黨員領導幹部的優秀代表」,大肆宣揚「在他的身上集中體現了當代共產黨人的精神風貌,有著鮮明的時代特色,他的事蹟生動地詮釋了新時期黨的先進性,」還發出了「全市人民向人民的好兒子、旗縣區領導的楷模——許文生同志學習」的號召。

此事見諸網上後,立即引來民眾的沸騰,大家幾乎眾口一詞地表示,這只蚊子居然一口就能咬死一個腐敗官員,功勞不可謂不小。為了對它表示感謝,有網友特地封這只蚊子為「最美蚊子」。

「——第一次這麼喜歡蚊子。

——沒想到非洲的蚊子居然這麼有正義感!

——長期吃特供沒免疫力,碰上蚊子,死了吧?

——這個蚊子可以引進到中國,對於這個只咬官不咬民的好蚊子表示敬意。在這個互相吹捧的年代,在這個相互表示敬意的社會,蚊子能保持這樣的清醒,這是難得。」有網民如此稱頌道。

「非洲的蚊子立功了,比天朝的百姓能力強。建議給該蚊子頒獎——國際反貪獎!」另一位網民這麼說。

還有人說:「非洲蚊子,你代表中國人民槍斃了一個公款出國旅遊腐敗分子。號召全國人民向蚊子學習,學習它愛恨分明的思想覺悟,學習它英勇殺敵的過硬本領。」

也有人說:「非洲蚊子火眼金睛。這樣的『最美蚊子』再多一些就好了!加油!」

顯而易見,網上的一片叫好並非是單單沖著這位被一隻蚊子給叮死的官員來的,大家只不過是在借題發揮,以此發洩各自對共產黨和共產黨官員的極度不滿——如果這種不滿沒有達到極限,人們絕不至於對一個陌生官員的意外病故如此「幸災樂禍」。這還不足以反映共產黨今天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嗎?

話說回來,當此風暴將至之際,儘管中共內部有人在苦口婆心地呼籲「趕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但這充其量不過是他們的一廂情願而已。本性邪惡的中共是絕不會照著他們的希望去做的,只會沿著原有的軌道一意孤行地繼續走下去,直至頭撞南牆。

一個大家都可以清楚感受到的事實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中國民眾對於中共的怨恨和憤怒不斷升級,比經濟增長得更快。雖然我們無法定量測算中國社會中所積累的憤怒情緒,但可以斷言,今天中國民眾中所積累的這番能量已經遠非「文革」前可比。#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0-16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